A5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嬌醫難當 > 第294章 青衣白鹿

第294章 青衣白鹿

推薦閱讀:戲精穿進爽文劇全家都是穿來的,就我土著愛你有幾分袖中美人當男主愛上鐵憨憨![快穿]爭霸文里當贅婿嬌嗔焚城八零肥妞逆襲記[穿書]至尊特工

    “趙兒,要不,今天我們去綏城買糖吧?”沈芩心血來潮地提議,原因無他,錢記藥鋪庫房里的糖,做碳酸飲料的時候都用光了。

    說到做到,立刻取了雙肩包背上。

    “現在?”趙箭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沈芩嬌滴滴的身體,坐馬車嫌太累,騎馬嫌顛得厲害,采買的事情向來都是他任勞任怨。

    “對啊。”沈芩想到一出是一出,說著就去馬廄牽了一匹出來。

    “叫上陳娘一起坐馬車吧,累了還可以躺會兒,”趙箭考慮周到,“哎,哎!!!”

    沈芩坐在馬上:“我今天就想騎馬,反正天氣也熱了,騎馬涼快。”

    陳娘立刻取了一頂帷帽過來:“錢公子,戴上,可別曬著了。”

    沈芩戴上帽子,喊了一聲:“駕!”連人帶馬沖了出去。

    趙箭急忙跟上,今天也太突然啦!

    兩刻鐘以后,趙箭才追上沈芩,更讓人驚訝的是,白鹿也跟著。

    “錢公子,小白進綏城太危險啦!”趙箭大喊。

    沈芩這才回頭,看到大鹿角嚇了一跳:“小白,我們要跑很遠啊!你快回去!”

    白鹿執著地跟,完全不聽勸。

    “算啦,跟就跟吧,”沈芩也不糾結了,“等它跑不動,自然會回去。”

    夏天騎馬確實很熱,臨近中午時,沈芩已經開始冒汗了,好在騎馬的速度比馬車快得多,已經能遠遠看到供獵人和采藥人暫住的樹屋了。

    “錢公子,進去休息一下,喝點水。”趙箭生怕沈芩累著。

    “行,”沈芩翻身下馬,系好韁繩,又無奈地拍了拍鹿頭,“你竟然能跟這么久?你是鹿,不是馬啊!”

    兩人進了樹屋,取了水囊喝水,然后拿出陳娘準備的日常干糧來吃。

    趙箭一氣喝了半水囊的水才停下:“錢公子,你今天這算是怎么回事?”

    沈芩其實也不是很清楚,就是莫名其妙地想騎馬,想一路狂奔到樹屋:“買糖嘛,沒糖了。”

    趙箭樂了:“行,錢公子說什么就是什么,快些吃完,在屋子里躺會兒,避開正午最毒的日頭,然后再趕路。”

    “我們騎的都是良駒,天黑之前肯定能到綏城,放心。”

    “嗯。”沈芩斯文地吃完干糧,又喝了不少水,出了樹屋,陪小白找了可以吃草喝水的地方,才放心地回樹屋躺著。

    趙箭躺下沒多久,就開始打呼。

    沈芩躺在旅行袋里,明明身體很累,卻了無睡意,心里腦海有種莫名的興奮感,好像有什么大事要發生,卻實在想不出能有什么事?

    ……

    烈日當空,鐘云疏和陳虎騎著快馬,在通往無當山官道盡頭的路面,揚起濃重的塵土。出發時的六匹馬,只剩下兩匹。

    自從出發就在馬背上的鐘云疏,臉頰和下巴重新長出了絡腮胡子,不管近看還是遠觀都個落魄又邋遢的中年男子。

    陳虎本就膀大腰圓,一路狂奔而來,還數次遇險,整個人風塵仆仆的,堪比山賊:“大人,方才我們經過了綏城的界碑,按照地圖所示,再往前就是錢記藥鋪。”

    “嗯。”鐘云疏早就把地圖上的內容記在心里,不看也知道,而還知道,地圖看著很近,騎馬卻還要不少時間。

    “一會兒看看,附近有沒有可以歇腳的地方。”

    “是,鐘大人。”

    兩人又騎行了一個時辰的路,從官道的盡頭開始,繼續向前。

    “鐘大人,那里有個屋子建在樹上,應該是專供獵人和采藥人臨時休息用的。”陳虎據實以告。

    “就去那兒歇息。”鐘云疏不假思索地回答。

    “是,大人!”陳虎早就騎得腰酸背痛了,大腿內側的皮都不知道磨掉了幾層,現在一聽能歇息,立刻睜大眼睛盯著樹屋。

    騎著騎著,陳虎突然發現:“鐘大人,樹屋下面有兩匹馬!還有一頭白鹿!”

    “無當山附近的百姓還養鹿啊?”

    鐘云疏眼看著樹屋越來越近,搖頭:“樹屋看起來不大,也不知道我們能不能擠進去。”

    正在這時,樹屋外的藤枝梯上,下來一名戴著帷帽的青裳男子不斷地撫摸白鹿,似乎在和鹿說話。

    白鹿仿佛能聽懂他的話,不停地蹭他的手,仿佛不是一頭鹿,而是一只哈巴狗。

    鐘云疏騎的大宛馬“墨玉”突然打了個響鼻,連續地大跳起來。

    青裳男子循聲看過來,撫摸白鹿的手突然停住,不可思議地瞪大了眼睛,立刻提起長袍的一側,一路狂奔。

    然后,很討厭帷帽遮臉似的,一把將帽子扔了,歡天喜地地奔過來,白鹿緊跟在后面,發出聲聲鹿鳴。

    鐘云疏看清來人時,不由分說翻身下馬,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大步向前。

    三秒后,鐘云疏張開雙臂,緊緊抱住飛撲過來的青色身影。

    陳虎這才看清楚,青色身影不是別人,正是女扮男裝的沈芩,想到之前的約定,立刻拿出最大的嗓門:“錢公子!”

    “趙賤人!”

    趙箭本就睡得迷迷糊糊的,突然聽到熟悉的嗓音和熟悉的叫法,一個激靈起身,看樹屋里沒了沈芩,趕緊滑下藤梯。

    就看到兩個熟悉至極的身影,緊緊地抱在一起。

    趙箭驚掉了下巴,隨即捂了臉:“鐘大人?!”

    “死胖子?!”

    沈芩緊緊地抱著鐘云疏,仰頭望著他半臉大胡子,激動地好半晌說不出話來。

    兩人抱得很緊,靠得很近,幾乎到了額頭頂額頭的地步,能感受到彼此鮮活的心跳、灼熱的呼吸,還能從對方眼里,看到小小的自己。

    鐘云疏整個人都僵住了,自從父母殉國以后,再也沒人見到他會撲過來,再也沒人熱情地迎接過他,可是沈芩卻做了,如此自然。

    對他來說,這是太久違的快樂和深埋心底的期待了。

    沈芩眨著眼睛,有很多話想說要說,卻不知道說什么,忽然好想哭。

    鐘云疏摸著沈芩的頭頂,極緩慢地綻出一個微笑,異瞳色的眼睛充滿了溫度,比夏日驕陽更熾熱。

    趙箭幾次放下捂臉的手,又擋上,真是狗眼都要瞎了,這大庭廣眾之下,真是的。

本文網址:http://www.ceqank.tw/xs/56/56866/19430243.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m.a5xs.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99真人娱乐城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