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5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我全家都是穿來的 > 第三百五十三章 七更(為盟主笑曉打賞+5)

第三百五十三章 七更(為盟主笑曉打賞+5)

推薦閱讀:名偵探柯南之惡魔守護初箋本能喜歡灼寒撩遍全門派的小師妹偏執浪漫傻白甜注定上位炮灰替身重生了直播天后五歲半作精女配覺醒了[快穿]

    其實紅點應該是點朱莎的。

    因為古人講究,用朱砂開智。

    講究在學生的眉心處,點上像“痣”一樣的紅點,痣與智是諧音,取意“望你們能一點就通”的意思。

    但是,朱砂不還得花錢買嗎?整那個景干啥,買朱砂的錢買斤肉吃它不香嗎?

    所以,就用了豬血替代。

    這撥小子們雙膝跪地,在三叩首時,出現個小插曲。

    先是宋福生,受學生們一拜。

    然后武術指導先生四壯,受學生們一拜。

    接著算盤先生牛掌柜,受學生們一拜。

    小插曲就出現在四壯的身上。

    四壯不會說話,卻很忙碌地表達自個的想法。他一會兒站起身受學生們一拜,一會兒噗通跪地,沖宋福生和牛掌柜行禮。

    所以說,作為老師的四壯,等他出會議室時,他的腦門上也有豬血印。

    這批“大孩子”行禮完,才輪到小娃子們。

    家長們偏心眼啊。

    先頭大兒子、大孫子跪地,一個個在旁邊瞧著也沒有眼冒精光。

    但是當小兒子、小孫子們,從最大的二郎、金寶打頭開始,一個個乖乖上前跪地時,會議室就差響起掌聲了。

    氣氛都變得不一樣。

    有好幾個漢子情不自禁地搓起了手,感覺這一幕,讓他們渾身有使不完的力氣。

    其實,就連宋福生也帶著偏心眼,表情都不一樣。

    比起對待那些半大小青年,他要嚴肅得多。

    因為,這些小娃子們,將要學的是四書五經。

    他們小,他們的未來有無限可能。

    米壽跟著一眾娃子們一起跪地,向自己的姑父,自己的第一任啟蒙先生,認認真真地磕頭行禮。

    多少年后,米壽都記得他五歲這一年發生的所有事。

    而在那些事中,一定不會少了今天。

    就是在這個簡易的屋子里,和城里的學堂完全不一樣的屋子里,姑父宋福生,開啟了他們讀書的征程,讓他們的未來有了不一樣的人生。

    姑父宋福生,用干活變粗了的大手掌,摸過他們每一個小娃的頭,認認真真地給他們點上、豬血。

    “好好讀書。”

    ……

    “大拇指撥下珠上梁,中拇指撥動上珠靠梁,中拇指撥上珠離梁,二拇指撥下珠離梁……”

    “一上一,二上二,三上三,四上四……”

    牛掌柜教小娃子們可認真了,可比教大郎和鐵頭虎子他們耐心十足,先教指法。

    要知道,指法一旦要是錯了,開頭錯,一錯可能就是一輩子。

    教完指法,教最簡單的撥珠子。

    娃子們小,牛掌柜不怕教不會他們,也不著急一口讓他們吃成個胖子。

    可在算數課上,有一個孩子她著急吃成胖子,學完指法就向牛掌柜認真請教其他。

    她已經自動略過什么一上一,二上二之類的,上來就打那種“一下五去四,四下五去一”算盤。

    宋茯苓尋思,在現代,咱也沒認真學過打算盤,直接就乘法口訣了,正好借著這機會好好跟著學一遍。

    不止算盤,她想這回來了古代,來都來了,那就不能白來。

    那么,將來有機會,就一定要好好的向這里的人,討教學習咱們現代人不太會的,像書法、禪詩、騎射,反正就是關于六禮這方面,包括陰陽五行生克制化、包括四書五經等等,她都想學,這些都想研究研究。

    不得不說,學習在宋茯苓眼中,有時候是相等于玩,是她的娛樂項目。

    給牛掌柜震驚的呀,只點撥一二,小小姐就能說出三四,他家小小姐是有多聰慧。

    “看前方,別瞅我,前面成一線沒有?拉弓,拉住,手別抖。”

    “師父,舉不動了。”小蔫巴哆嗦著兩條小細胳膊說道。

    比起“武功”課,小蔫巴更喜歡打算盤。

    田喜發皺眉,沖運石頭才回來的宋富貴喊道:“富貴,該給你家娃弄些骨頭湯喝了。”

    “喝啦,回回喝湯,他都喝不少,也日日喝奶,但是打娘胎里帶的身子骨弱。”

    這是最弱的,還有最強的。

    田喜發又皺眉:“金寶,松開些手勁兒,你給拉折了。”

    “姑父,不是,師父,我也沒怎的用勁兒啊?”

    小娃子們不同于半大小青年們,小青年們是和四壯早起練習拳法,練基礎下蹲,練出拳。

    小娃子們的“武功師父”是田喜發,他是在上午陽光出來后,教導孩子們射箭。

    宋茯苓又在這個隊伍里出現了。

    其實,宋茯苓更想去打拳那個隊伍。

    打拳多好啊,近身格斗,最好能學會四壯在松樹間跳躍那一套。

    將來,誰敢惹她,她就能一把揪住對方的脖領子,幾下就能給對方制服,制服就用弩射他,想想就好帥。

    可是,四壯見她就抿嘴,不開課。人家不會說話,表情卻表現的很到位,一臉:“你走,我沒法教你”的樣子。

    沒辦法,宋茯苓就只能退而求其次,來到了小孩子們中間。

    小孩子們有小弓箭,統一生產、統一配發,沒有她的,沒想到她會來。

    她的弓箭正在趕制中。

    宋茯苓此時只能用一根樹枝子比劃。

    田喜發走過來指導宋茯苓,也挨說了:“胖丫,你這只手一定要用力,不要擺花架子。”

    “好的,姑父,不是,師父。”

    ……

    下午,拾掇完辣椒,干完活、處理完各種雜事的宋福生,終于出現在“會議室”里。

    語文課開始了。

    宋福生一邊踱步一邊教著:

    “人之初,性本善。

    性相近,習相遠。

    茍不教,性乃遷。

    教之道,貴以專……”

    他讀一句,小娃子們就齊聲跟著讀一句。

    《三字經》、《千字文》、《百家姓》,包括后期會用到的各種書籍,陸畔其實在上回贈與時,都有,都給帶著了。

    但是此時,宋福生手里卻沒拿書。

    開玩笑,他的靈魂深處,別說正常背這些書了,他懷疑自個都能將字倒著背。

    真的,他都能表演真正的“倒背如流”。

    而且關于教這些孩子們,宋福生也打算采用記憶里的一些方式方法。

    那就是,不會逐字逐句先去解釋是什么意思。

    因為記憶里,有句話叫:書讀百遍,其意自見。

    先給他熟讀,然后背下來,再解釋。

    畢竟小孩子的理解能力差,但是記憶能力強,這叫由易漸難。

本文網址:http://www.ceqank.tw/xs/55/55977/19430262.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m.a5xs.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99真人娱乐城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