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5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掌歡 > 第342章 落空

第342章 落空

推薦閱讀:我給萬物加個點被我踹掉的男神瘋狂倒追我耳朵說它想認識你掐住他的小心尖我在名著世界優雅老去逆光[重生]心有猛虎拱薔薇是月亮與黑暗神交換身體后[互穿]嫁給失心瘋王爺沖喜

    衙門里的事駱大都督并不打算對兒女多提,特別是有些事尚未浮出水面,就更不好事無巨細說明白了。

    駱晴無法接受這個事實,等到宴席散了獨自留下來,不死心問道:“父親,您是不是誤會大哥了?”

    駱大都督只以為次女與平栗兄妹情深,板著臉道:“沒有誤會。晴兒,為父知道你從小與平栗走得近,一時無法接受。但你要記住,他是要害你爹的人。”

    駱晴腦海中轟隆作響,電閃雷鳴,只回蕩著一句話:他是要害你爹的人……

    怎么會呢?大哥明明是父親最器重的義子,為何會害父親?

    淚水順著眼角淌下,劃過少女蒼白的面頰。

    駱大都督看在眼里,嘆了口氣:“回屋歇著吧。”

    駱晴立著沒有動:“父親,我,我想見見大哥……”

    駱大都督眉頭一皺:“見他干什么?他現在被關在錦麟衛詔獄里,你一個女孩子過去不合適。聽話,回房吧。”

    駱晴撲通跪倒在駱大都督面前,哭求道:“父親,女兒求您了,您就讓我見大哥一面吧。”

    駱大都督眉頭越皺越緊,突然回過味來:“晴兒,你對平栗——”

    駱晴哭聲一滯,心一橫道:“很早之前,女兒就把大哥放在心上了……”

    駱大都督勃然變色。

    平栗那個畜生竟在他眼皮子底下引誘了他二女兒?

    這究竟是什么時候的事,是這一二年,還是更早?

    只要一想到那頭白眼狼很可能在次女還小的時候就心懷不軌,駱大都督就怒不可遏。

    這可真是千防萬防,家賊難防!

    也不對,若是女兒們到了嫁娶之齡有人欣賞,他還是很欣慰的,可這不代表他能容忍一個男人早早覬覦女兒。

    “這個畜生,我這就去宰了他!”駱大都督鐵青著臉往外走。

    駱晴撲過去抱住駱大都督的腿:“父親,若是因為這個您就要大哥的命,女兒只有一死了……”

    駱大都督停下來看著哭倒在腳邊的女兒,臉色越來越難看。

    許久后,他嘆口氣:“罷了,等明日讓你五哥領著你去見那個畜生一面。下不為例,以后不許胡思亂想。”

    “多謝父親。”

    駱大都督擺擺手,示意駱晴離開。

    駱晴擦擦眼淚爬起來,默默退了下去。

    一時安靜下來,駱大都督揉了揉眉心,頭疼無比。

    男婚女嫁上,女兒們怎么就這么艱難呢?

    這一日,注定有人歡喜有人愁。

    衛羌接到消息后直接跌坐到椅子上,久久沒有反應。

    盤算落空的失望,可能暴露的恐懼,如一塊塊巨石壓得他緩不過神來。

    許久后,他啞著嗓子問:“流清縣令被帶走了?”

    屬官應是。

    “平栗那邊呢?”

    “那邊傳來消息,平栗已經被駱大都督控制起來。”

    衛羌沉默半晌,神情變得冰冷:“那就棄卒保車吧。”

    屬官會意點頭,悄悄退下。

    衛羌枯坐許久,緩緩走出了議事殿。

    殿外寒風刺骨,吹得人透心涼。

    他駐足,視線投向某個方向。

    越過重重宮門,那是青杏街所在。

    他以為很快就能心想事成,沒想到卻功虧一簣……

    只要駱馳不倒,他就不可能與駱姑娘扯上聯系。

    難道只有坐上那個位子才能隨心所欲?

    想到龍馬精神的永安帝,衛羌眼底一片深沉。

    他要等多久?

    一年兩年,三年五載,還是十年八年?

    甚至等不到呢——

    他等太久了,等待的每一刻都是難熬。

    “殿下,外頭冷。”竇仁輕聲提醒道。

    衛羌突然看向竇仁。

    “殿下?”

    “我記得你說過,覺得駱姑娘那個廚娘有些像……洛兒的侍女秀月?”提到放在心底的那個人,衛羌只覺連舌尖都是苦澀的。

    那些不甘,那些煎熬,都是從十二年前的那一晚而起。

    竇仁低聲道:“奴婢是有這種感覺。”

    衛羌微微瞇起眼睛,望著青杏街的方向輕聲道:“等這段風聲過了,常去有間酒肆走走,找機會確定一下到底是不是她。”

    如果那個廚娘就是秀月,錦麟衛指揮使的掌上明珠收留鎮南王府余孽,不知父皇會如何看呢?

    這一次駱大都督能從鎮南王府這個泥潭中脫身,若是再一次與鎮南王府扯上關系,以父皇的多疑難道還放心駱大都督在錦麟衛指揮使這個位子上?

    一個失去皇上信任的錦麟衛指揮使,下場如何不言而喻。

    迎著衛羌期待的目光,竇仁低低應了一聲是。

    他是陪著殿下長大的,幾乎每一次殿下與清陽郡主的見面都有他在。

    倘若有間酒肆的廚娘秀姑就是清陽郡主的婢女秀月,他有信心把她認出來。

    衛羌無聲笑了笑,抬腳往后殿走去。

    翌日又下起了雪。

    天空灰蒙蒙的,鵝毛般的雪花簌簌而落,讓許多人失去了出門的勇氣。

    陶少卿卻不得不頂著風雪走出家門,把昨日寫好的辭呈遞上去。

    駱大都督舒舒服服過完這個年定會拿他開刀,他還是帶著家人早早離開京城這個是非之地。

    面對官員請辭,按理說一國之君該數次客氣挽留,永安帝卻直接點了頭。

    朝廷上下登時炸了鍋,對于駱大都督的翻身有了更明確的認識。

    昨晚撲了空,看來今晚還得去有間酒肆啊。

    冒著風雪出門的還有一頂青呢小轎,轎中坐著的是二姑娘駱晴。

    走在轎子旁的是云動。

    轎子悄悄從錦麟衛衙門后門進去,一直到了關押平栗之處才停下。

    “二姑娘,到了。”云動說了一聲。

    轎簾挑開,駱晴彎腰走出來。

    只過了一晚,少女看起來卻憔悴許多,臉色比飄落的雪還要白。

    “二姑娘跟我來。”

    她沒有接話,只是垂眸走在云動身后。

    走進陰暗的地牢,寒氣更甚。

    駱晴下意識攏緊斗篷,雙腿仿佛灌了鉛,有些邁不動腳。

    “五爺。”

    “打開。”

    門開了,云動面無表情提醒道:“二姑娘進去吧,在里邊不要待太久。”

    駱晴微微點頭,走了進去。

    她才進去不久,駱笙就停在了云動面前。

    “我二姐進去了?”

本文網址:http://www.ceqank.tw/xs/55/55421/19430247.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m.a5xs.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99真人娱乐城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