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第 44 章

推薦閱讀:九零農媳有點甜逆世仙梟重生之最好時代修真世界的老虎木葉的奇妙冒險巨星從創造營開始小妖不成神皇旗末世無限吞噬借你三分氣運

    虞笙把晏未嵐給自己買的小食全都消滅, 晚上撐得睡不著覺,抱著肚子躺在床上發愣。

    秋念拿來一疊山楂片,“少爺, 你吃點山楂消消食吧。”

    虞笙拿起一塊, 邊吃邊問:“秋念啊, 我記得你今天是二十一歲?”

    秋念笑道:“已經二十二了。”

    “那冬冬呢?”

    “六歲。”秋念說,“二少爺怎么突然問起這個了?”

    虞笙瞪大眼睛, 山楂片都忘了吃, “那你豈不是十六歲就生了冬冬?你不覺得太早了嗎!”

    秋念不解道:“這、這不早啊!哥兒初次熱潮一般都在十四十五歲, 很多哥兒都是在第一次熱潮就有了身孕,我這已經算晚的了。”

    “……”秋念說的也沒錯,這畢竟是提倡早婚早孕的古代,多的是十四五歲嫁人的哥兒和姑娘, 相比之下他這個年紀獻出初吻根本不算早戀。這么一想, 虞笙的心里好受多了。只是, 他既然和晏未嵐確定了戀愛關系, 自己是哥兒的事實就不能瞞著他。可他該怎么開口呢?明明前陣子他還向晏未嵐保證過再也不會騙他,現在去坦白不是自己打自己臉么。

    算了, 反正晏未嵐馬上就要遠行, 等他回來再說也不遲。

    七夕當夜, 皇帝同后宮嬪妃登乞巧樓摘星賞月。嬪妃們每人一幅美人圖,眾美人深感皇恩, 各個笑顏如花。皇帝龍心大悅, 賞下來不少東西, 作為畫作的畫師,虞笙得的賞賜最多,他把這些東西分給了家人,自己只留下了些吃的。

    幾日后晏未嵐就要出發前往潯陽。潯陽和京城一個在南,一個在北,就是快馬加鞭也要五六日的路程。而且一路南下,受災的情況越嚴重,災民也越來越多。不少災民無家可歸,衣不覆體,食不果腹,為了活下去有些災民淪為流寇,一開始還只是搶奪他人錢糧,后來演變成了殺人放火,□□□□擄掠,無惡不作。

    整個南方已經亂成了一片,大皇子不久前去潯陽也是為了鎮壓暴民叛亂和主持賑災事宜。晏未嵐這個時候南下,虞笙忍不住操起了老媽子的心,特意在晏未嵐出發前一日,把人約到了覺緣寺,說要給他求一個護身符。

    晏未嵐雖然不信這些,但還是由著虞笙折騰。虞笙也不信,他這么做只是為了求一個心里安慰罷了。

    兩人約好在覺緣寺山下見面。天公不作美,一大早就下起了夏日常見的陣雨。虞笙冒雨到的時候,晏未嵐已經來了,兩人視線隔著雨簾相接的片刻,虞笙感覺自己的大腦猝不及防地就停機了。他臉皮發燙,四肢僵硬,走向晏未嵐笑得像半邊面癱,好像還順拐了。

    相比他,晏未嵐的表現就自然許多,在傘下對他抿唇一笑,“虞笙。”

    虞笙也對他回以笑容,“未嵐。”

    這撲面而來的尷尬是怎么回事!明明前不久他們還可以和對方談笑自若,現在親了一下反而變得束手束腳。按照虞笙的想法,好不容易談個熱愛還是要膩歪一點的。不過他摸不準晏未嵐的想法,萬一他就喜歡君子之交淡如水的模式呢?

    虞笙想起了七夕夜的那個吻——神他媽的淡如水!

    虞笙不再糾結,頭頂冒著熱氣來到晏未嵐身旁,收好自己的傘,紅著臉鉆到了晏未嵐的傘下,“我們一起走吧。”

    晏未嵐把傘朝虞笙的方向挪了挪,“好。”

    由于下雨,覺緣寺的人并不多。兩人肩并肩走在被雨水打濕的石板路上,長衫的底端被浸濕,他們貼得很近,偶爾擺動手臂時還能觸碰到對方的手背。

    虞笙在一旁絮絮叨叨:“未嵐,你到了潯陽要照顧好自己。我聽說那邊亂得很,你盡量走官道,最好再雇幾個保鏢一路護送。你到了那邊之后,要注意勞逸結合,別累著自己,祖墳晚幾天修好也沒什么。還有,你你記得要想我。你別忘了我啊。”半年的時間實在太久,就算在現代兩個人都不一定能堅持得住,更何況是在這個寫封信都要十天半月才能送達的年代。萬一晏未嵐在外面被別的小妖精迷了眼睛,他哭都沒地方哭去。這不能怪他胡思亂想,主要是他的男朋友長得實在是太讓人沒安全感了。

    少年的聲音比雨打在石板路上的聲音還要悅耳。晏未嵐彎起唇角,“嗯。”

    兩人來到正殿,虞笙求了一個平安符,又找大師開了光,親手把平安符交給了晏未嵐。“明日我要上學,就不去送你了。”虞笙期期艾艾道,“未嵐,你多保重。”

    晏未嵐輕一頷首,道:“別被人欺負了,照顧好自己。”他想了想,又補充了一句:“離舒王遠一點。”

    虞笙一一應下,左右看了看,見四周沒人,抬眸看向晏未嵐,緊張又期待地問:“要不要親一下?”

    晏未嵐道:“這是在佛門圣地。”

    “哦,”虞笙耷拉著腦袋,一臉失落,“那算了。”

    晏未嵐輕笑一聲,攬住虞笙的腰將其擁入懷中,“就讓佛祖看著罷。”說完,他便低下了頭,深深吻住了少年的唇。

    晏未嵐走的那天,天終于放晴了。虞笙坐在書房里,夫子手執一本書,搖頭晃腦地讀著;虞麓坐在他身旁,一絲不茍地做著批注。窗外的陽光在桌案上跳躍,虞笙握著筆,在宣紙上一筆一畫地描繪出心上人的模樣。他盯著晏未嵐那雙秋水般的雙眸,忍不住嘆息:糟了,現在就有點想他了,還要半年他得怎么熬啊。

    一個月后,虞笙收到了晏未嵐從潯陽寄來的一封信,信上除了報平安只有一句話:在想你。

    虞笙看了之后牙酸心更酸,照例回了幅畫給他。畫上,小虞笙在院子里種下了一株梅花樹,每日澆水,施肥,悉心照料著。他對小樹說:“等你開花了,晏未嵐就該回來了。”

    之后,皇帝偶爾還會讓虞笙進宮作畫。虞笙的水平相比宮廷畫師還是有些差距,但他勝在畫風寫實,無論讓他畫什么,他都能畫得□□分像。因此一旦宮里有什么祭典儀式,或是皇帝看到了什么宮中美景,蕭貴妃化了一個新妝容,小公主滿月了需要幅滿月照,虞笙都要立馬進宮。

    虞笙覺得自己就像是沒有編制的公務員,每天累死累活的,還只是個零時工,一點保障都沒有。唯一讓他感到欣慰的是給皇家打工錢還是很到位的。

    明年開春,虞麓和虞笙將參加他們人生中的第一次科考。虞麓將學霸的人設進行到底,每日除了吃飯睡覺都在用功。虞笙知道自己能考上的概率很小,他更多的精力是放在作畫上。等科考一結束,他就要去參加翰林圖畫院的考試。

    在此期間,虞笙又發作過一次熱潮。不知是不是情竇初開的緣故,這次熱潮比他初次要猛烈一些,他在抵抗情/欲的時候,腦海中總會浮現出晏未嵐的容顏。好不容易睡過去了,又做些奇奇怪怪,令人羞恥的夢。

    秋念一個人忙不過來,虞麓也過來幫他。虞笙的熱潮整整發作了一天,屋子里全是他散發出來的情香,尋常男子即使再有定力聞多了也會難以自持。

    等他終于發作完,整個人都虛脫了,連抬起手指的力氣都沒有。他現在都這么難熬,那那些有過經驗的哥兒來熱潮的時候無人疏解豈不是要人命?

    他忍不住問秋念:“你的熱潮都是怎么熬過來的啊。”

    秋念有些哀傷地笑著:“每一次都像死了一樣,可最后還是能熬過去的。可是二少爺,只要有人替您度過熱潮期,您就不會受苦了……”

    那倒是,這樣的話受苦的不是哥兒,就是幫哥兒的那個人了,畢竟不是每人男人都有一夜七次的天賦。

    虞麓聽著兩人的對話,沉默許久,道:“我的熱潮還沒有來過,萬一剛好撞上了考試的時候”

    “別亂說。”虞笙道,“你不會那么倒霉的。”

    虞麓嘆了口氣,“如果有抑制熱潮的藥就好了。”

    熱潮對尋常男子來說是助興的良藥,對長輩來說是生育的時機,可對一些哥兒來說,熱潮就是他們痛苦的根源。

    虞笙想起了深宮里的林后,他那樣一個清冷禁欲的美人,來熱潮的時候是否也會和他一樣如斯饑渴?

    夏去冬來,院子里的梅花開了,晏未嵐還是沒有回來。

    洪澇之后緊跟著饑荒和瘟疫,南方的情況越來越糟糕,稍微富裕的人家都拖家帶口來了北方,也有不少難民徒步來到了京城。難民的數量越來越多,影響到了京城本地人士,后來皇帝下令關閉城門,只出不進,將千辛萬苦來到京城的難民全部拒之城外。

    無論外頭是什么情況,京中高門貴族的生活還是一如往昔。虞笙真切地體會到了什么叫“朱門酒肉臭,路有凍死骨”。

    自從入了冬,虞笙就和晏未嵐失去了聯系。臨近年關,大雪封路,外頭形勢又那么復雜,與一個人失去聯系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可虞笙心情還是很差,天天愁眉苦臉的,人也跟著消瘦了不少。讓他奇怪的是,虞策的情緒也不怎么樣,往日瀟灑不羈的風采不再,成日板著一張臉,飯桌上姜畫梅多催了幾次婚,他竟然直接放下筷子走人,最后被虞孟青叫住狠狠地責罵了一頓。

    冬至那日,皇帝在宮中設家宴,尚在京城的宗室全部出席。虞笙作為人形相機,再次入宮,用他的畫筆記錄下這闔家團圓的一幕。

    他坐在角落里,看著高高在上皇帝和林后相敬如賓的樣子,總覺得異常的假。無論帝后之間有多少矛盾,在這種大場合還是得演一出夫妻恩愛的戲碼,也是不容易。

    一頓飯的時間根本不夠虞笙畫出一副皇室夜宴圖。他看得比畫得多,把夜宴的細節一一記下,回頭再補充細節。

    他正畫著,一個小太監端著一杯酒走了過來,道:“虞小公子,這是舒王送您的。”

    虞笙下意識地看向李欒,對方也正看他,舉杯向他點頭示意。虞笙移開目光,對太監道:“有勞公公,放這罷。”

    虞笙餓了一晚上,現在需要的不是酒。就算要,也不能要李欒的——他要是爬墻肯定會被晏未嵐打斷腿。

    沒多久,又有一個太監端著一碗水餃來了。虞笙問:“這又是舒王送的?”

    “回虞小公子,這是皇后命奴才送來的。”

本文網址:http://www.ceqank.tw/xs/55/55222/18050780.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m.a5xs.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99真人娱乐城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