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5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女配一心脫貧 > 第64章一朝回到解放前64

第64章一朝回到解放前64

推薦閱讀:五行御天無限獵場九零農媳有點甜逆世仙梟重生之最好時代修真世界的老虎木葉的奇妙冒險巨星從創造營開始小妖不成神皇旗

    錢寶丫是在去東華大學的路上碰到李芝眉的。

    對方穿著一件貼身的紅色旗袍, 將好身材勾勒的淋漓盡致, 無論是打卷的髻發還是說話的神態,一舉一動中都散發著女人成熟的魅力。

    錢寶丫恍然發覺, 她和對方或許早就見過了。

    還記得剛開始賣玫瑰花時, 有位令她印象深刻的玫瑰女士, 仔細想想不正是這一位嗎。

    原來她和小說女主在一開始就有過一面之緣啊,只不過兩人直到現在仍舊互不相識。

    當然,這種情況是錢寶丫樂意見到的。

    雖說對方當初買了她的玫瑰花, 還給了她一枚銀圓的賞錢,但總體來說,她仍然想遠離這位主角。

    錢寶丫如此想著,忍不住又朝那道紅色的身影看了眼。

    李芝眉就在街對面身姿搖曳地走在前面, 身旁陪同卻不是徐佑森,而是一位身穿西裝的陌生男子,兩人有說有笑地進了這條街上唯一一家高檔的煙館。

    煙館, 進里面的盡是大煙鬼,平時錢寶丫都讓家里人繞著那里走, 沾都不讓沾的。

    那里頭的煙土據說高級又奢靡,是被租界的那些上層人士所追捧的存在, 進去吸一口都時髦的很。

    但是錢寶丫覺得大煙就是大煙, 不管多么美化,那都是容易讓人上癮墮落的東西, 一旦沾上就擺脫不掉, 萬萬不能碰。

    而且她大概知道為什么以徐佑森的能力卻擔負不起新婚妻子的花銷了。

    因為光是吸大煙這一項就是一個無底洞, 日常花銷不菲,更別提李芝眉追求的還是上等貨的享受,徐大才子光憑他自己怎么可能供得起。

    不過這都是男主角的甜蜜煩惱了,人家自己樂意,旁人也管不著。

    錢寶丫腹誹了一番,甩甩頭不再多想,只是沒想到她和女主猿糞不淺,下課回來的路上又恰巧碰到了。

    對方應該剛從大煙館出來,兩人皆是臉上帶著微醺之色,飄飄然地走在路上有說有笑,姿態親昵。

    錢寶丫加快步子越過他們,順便聽了一耳朵。

    那兩人正在討論接下來是去百樂門跳舞,還是到西餐廳喝紅酒吃牛排,完全一副醉生夢死及時行樂的樣子。

    錢寶丫暗自感嘆對方在如此時候還能這般樂逍遙,卻直覺不好,估摸著要出事。

    畢竟,小說最后可是以悲劇結尾,男女主分開的劇情點可能要來了。

    錢寶丫意識到這一情況之后,等了沒多久,果然一些娛樂小報上說大才子和妻子情變鬧翻的八卦,消息傳開后,各大報紙也開始爭相報道這件事,鬧的堪比兩位主角當初定情那會兒。

    只是沒等大眾看到那兩位的離婚啟事,反而先被突然傳來的戰事情況轉移走了注意力。

    北方那邊已經打的差不多了,戰勢有往南邊轉移的趨勢,且勢不可擋,必有一戰。

    形勢愈加嚴峻,錢寶丫看過戰地報道后,心頭頓生巨大的危機感。

    亂世將起,現在滬市看似安穩,卻只是暴風雨來臨前的寧靜,不一定哪一天等他們從床上醒來,或許戰爭已經打到了家門口。

    都說生于憂患死于安樂,錢寶丫心生危機之后覺得自己做的還不夠。

    起碼為了應對接下來的亂局,她的存款可能還不足以支撐一大家子渡過難關。

    緊迫之下,她做了決定,打算學校的課先不上了,請假回家全力寫稿,盡量在暴風雨降臨前多賺些稿酬,多攢點積蓄備用。

    老教授知道后很不贊同,干脆讓她幫他翻譯一些文稿,他給她發酬勞。

    衛斯年得知情況,一面勸她不要舍本逐末意氣用事,一面給她介紹翻譯文獻的活,以便讓她不用請假休學也能達成所愿。

    錢寶丫感激不已,深深覺得自己來到這個世界以來最幸運的事之一,就是遇到了這兩位。

    就在她緊鑼密鼓分身乏術地忙碌著的時候,報上突然刊登了徐佑森意外去世的新聞。

    錢寶丫看到那條消息,聽著周圍眾人的議論紛紛,心中卻有種靴子終于落地的感覺。

    劇情中講到,男主徐佑森逝世后不久,戰爭就打到了滬市,全國各地基本都開始動亂,幾乎無一幸免。

    “世道不太平啊,生意都不好做了。”錢小孟某天搖著頭感嘆道。

    他剛從成衣店回來,一天的時間店里都沒怎么開張,街上行人寥寥,更別提買衣裳的顧客了。

    就這樣的情形,如果持續個十天半月的,掙的錢還不夠付店租的,真是劃不來。

    錢六聽著倒是有些慶幸自己做的是包月,無論外面怎么亂,只要主顧家還雇他,那他就有薪水拿,不擔心被影響了生意掙不來錢。

    不過這話當然是不能在女婿面前說的,他得安慰安慰這小子。

    “放心吧,就這隔三差五傳來打仗戰亂什么的,咱小老百姓都習慣了,緊張也就緊張兩三天,過后照樣該干嘛就干嘛,到時生意自然就好起來了。”

    錢六是依據切身經驗說的,看上次不也是傳打仗傳的漫天遍地,最后還不是恢復平靜了,都多久了還沒打過來,這回估計也是這樣的。

    錢小孟也知道那情況,雖然不確定這次會不會還是虛張聲勢一場,但老爹能夠用心安慰他,那也挺讓人高興的。

    翁婿兩個正說著話,大門突然被人敲響。

    錢六讓小孟去開門,把來人帶進來一看,竟然是王貴子,身后還跟著他那個據說在富戶家做傭人的閨女王嬌。

    “你們來我家干啥?”錢六虎著臉問,明擺著對他們不是多歡迎。

    錢小孟聞弦歌而知雅意,見老爹的反應不對,自己迎客的態度也跟著冷了下來。

    一年多的時間沒見,王貴子看起來比以前更瘦更邋遢了,渾身臟兮兮的還佝僂著腰背,面對穿著體面又風光的錢六時,他臉上堆滿了獻媚的笑,內心里卻嫉妒的要發狂。

    “六子哥,你看咱們許久不見,不如坐下來弄兩個小菜再上點水酒,咱哥倆好好嘮嘮?”王貴子點頭哈腰地迂回提要求。

    要說不愧是酒鬼嗎,都到這求人的份上了,還不忘借機蹭一頓好酒好菜。

    錢六怎么會不知道這人的德性,頓時翻了個白眼。

    他抬起下巴指著王貴子以及躲在他身后東張西望個不停的王嬌,對這父女倆直白道,“你們到底是來干嘛的?不說就出去吧,你看地板上都讓你們踩臟了,待會兒還得拖洗干凈,真是的。”

    王貴子和王嬌的臉色齊齊變了變,自認為是被羞辱了,不禁面皮紅脹面露難堪。

    隨后,王嬌先反應過來,眼珠子盯著小樓內的布置,還有錢六身邊俊俏的后生,趕快在親爹亂發脾氣之前扯了扯他的袖子,示意他別忘了正事。

    王貴子當即厚著臉皮道明來意,說是如今世道不好混,他家眼看著都要活不下去了,錢六這個鄰居既然過的這么風光,不如接濟他們一下。

    比如讓他女兒王嬌在家里當個傭人幫忙干點活啥的,至于工錢嘛,多的也不要,每月給二十塊錢就行,畢竟他女兒之前伺候人家大少爺就是這個價。

    說完后,那父女倆一副又是理所當然又是便宜了錢家的模樣,看得簡直讓人作嘔。

    錢六“…………”

    錢小孟“…………”

    好無恥的一對父女,老的不要臉皮還獅子大開口,小的眼珠子亂躥明顯心里頭不安分。

    這樣的人,別說錢六了,錢小孟就果斷拒絕他們進家門。

    別講什么鄰里情分的,都搬家多長時間了,現在才來提鄰里情分,早干嘛去了,可笑。

    錢六憋了憋自己的暴脾氣,問他們王嬌不是在大戶人家當傭人的嗎,怎么想起來要到他們家幫工了。

    然后王貴子就說,那大戶人家少爺倒霉催的出了意外,王嬌被主母趕出來了,這不沒地兒去嗎,養的嬌了別的活計做不了,只好過來找你錢六收留了。

    錢六對此表示同情,但關鍵是他們家不需要傭人啊,干嘛非得花錢買罪受,白養一個外人。

    而且對方看著還不懷好意,讓這樣的人進家來攪和,吃飽了撐的?

    “我家也過的緊巴巴,不需要請傭人,你們去別的家問問吧,租界里貴人那么多,總有收女傭的大戶,不比我家強?”錢六得知前因后果后就懶得應付他們了,擺擺手讓他們走。

    這番話,王貴子父女倆明顯不信,還想耍渾賴著不走。

    錢六終于忍不住暴脾氣,和女婿一起把人推搡著趕出去,關緊大門再不理會。

    錢寶丫從學校回來時就看到有兩個人蹲在他們家門口,走近了才看出其中一個是王嬌,另一個人沒認出來,不過看樣子應該是王貴子。

    這倆人出現家門口肯定沒好事,錢寶丫只當沒看到他們,目不斜視地敲門進院,對王嬌跑上來套近乎的行為一概不見。

    等到后半晌,王家父女倆還在他們大門外賴著不走,錢寶丫讓姐夫小孟出去一趟。

    不到一會兒功夫,街邊的巡警被錢小孟花上一點茶水費請來了。

    王家父女被連嚇帶唬地教訓一場,然后被攆得遠遠的,不讓再進租界。

    錢寶丫事后不禁疑惑對方是怎么知道他們新家地址的,當初他們搬家時錢六雖然說了要搬去租界住,但他可沒提具體搬去哪里。

    錢六也在想這個問題,最終皺著眉頭說。

    “咱們這邊肯定沒泄露,趕明兒我找羅鍋兒問問是啥情況吧。”

    可別真是他透露出去的,不然錢六可要和孟大姐好好說道說道。

本文網址:http://www.ceqank.tw/xs/55/55116/18050782.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m.a5xs.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99真人娱乐城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