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推薦閱讀:華娛特效大亨砍鬼就強化紫陽帝尊不朽道魂王牌自由人校園修仙武神武修為帝最強棄兵夜虎萬武天尊

    聽到霍峻這個問題, 秦可才想起來放下手機看了一眼時間。

    已經快晚上十點了。

    哀嘆了一聲自己的生物鐘, 秦可無奈地趴進床內。

    “下午錄節目, 晚上慶功宴。我剛剛才從浴室里出來。”

    “慶功宴?”霍峻皺眉,“你們才錄制第一期, 怎么會有慶功宴?”

    “……”

    暗嘆了一聲霍峻的敏銳,秦可在要不要告訴霍峻宋清卓這個存在的問題上遲疑了下。

    在想到前世宋清卓直接被霍峻弄斷了一條腿的下場后, 秦可還是把已經快要出口的話咽了回去——而且她也并不想自己成為節目組里第二個疑似齊甜的話柄。

    “沒什么。就是第一期比較辛苦,節目組里犒勞一下嘉賓吧。”

    “……”

    電話對面安靜下來。

    而且安靜得叫秦可有點不安。

    正在她想試探一下霍峻是不是聽出自己隱瞞了什么的時候,她又聽到手機擴音器里的聲音恢復了常態的準線:

    “今天下午,我賬戶上收到一筆匯款, 剛好兩萬。”

    “……”秦可一默, 過了兩秒自己招了, “是我匯的。既然家教的事情停了,那之前給玲玲家教的那筆錢我更不能收了。節目組的預付款已經到賬,所以我現在才把錢還你。”

    電話對面又一次沉默下來。

    不知過去了多久,秦可才聽到對面似乎很無奈地低笑了聲。

    “好,我懂了。”

    “?”秦可, “你懂什么了?”

    霍峻:“懂以后的家庭分工了。你來養家就是了。”

    秦可:“…………”

    秦可鬧了個紅臉, “誰跟你家庭分工了?”

    聽出女孩兒的羞惱, 霍峻笑得愈發愉悅。

    “雖然我現在還不家務, 不過為了以后分工和諧, 會開始學的。”

    秦可:“…………”呸。

    以前只覺得這人瘋,越是親近以后,越是發現這人不但瘋, 在她面前還總……沒臉沒皮的。

    秦可越想,臉頰越莫名地發燙。

    她轉了一圈滾進被窩里,咕噥了聲:“明天上午再錄一期就回去了……有事我們回去再聊吧。”

    說完,像是生怕霍峻又說什么過分的話,女孩兒迫不及待地把電話掛斷了。

    電話另一邊。

    直到結束通話的手機屏幕完全暗下,霍峻面上的笑色才慢慢淡了。

    他把手機放到桌上,同時一直垂在身側的右手抬起來——卻見他的手掌間赫然握著一只固定電話的話筒。

    “你剛剛說……”霍峻輕乜起眼,眸里那點和女孩兒交談時的柔和情緒散開淡去,最后在眼底凝成冰一樣的冷冽,“查她個人信息的那個人是誰?”

    “宋家二少,宋清卓。”

    “他為什么會查她?”

    “這個我不確定,但我剛確定了一個消息。”

    “?”

    “秦可參與錄制的《學霸秀》,投資人就是宋清卓。”

    “……”

    霍峻眼里一冷。

    幾秒后,他輕嗤了聲,“慶、功、宴……有些人的爪子可真賤啊,都伸到我的地盤來了。”

    說完,霍峻掛斷了電話。

    他幾步走到門旁,驀地推開了書房正門——

    “顧琴。”

    “少爺。”

    一樓傳來中年管家的應聲。

    “給我訂機票,去省城。”

    “好的,少爺。不過您是要去做什么,要不要我提前讓人準備一下?”

    撐著木質圍欄,霍峻俯眼,笑得恣肆,眼神嚇人。

    “不用,我自己去。”

    “去剁了那只伸到我地盤上的爪子。”

    *

    第二天早上五點半,比定好的錄制出發時間早了一個半小時,秦可就被節目組的電話從睡夢里叫醒了。

    秦可前一天剛混亂了自己生物鐘,晚上又因為換了環境沒睡好,秦可在手機的震動聲里睜開眼,看著陌生的酒店房間天花板,幾乎有一種不知今夕是何夕的迷茫感。

    等理智稍稍清醒,秦可摸過手機,聲音微微喑啞地接起電話。

    “……喂?”

    “抱歉啊小可,節目組這邊導演說今天天氣很好合適,所以要提前開拍,麻煩你盡快到酒店大堂集合,好嗎?”

    “……”

    畢竟算是工作上的事情,秦可只能壓抑著內心的暴躁,擰出一聲,“好,我盡快下去。”

    半小時后,快速洗漱過的秦可下了樓,到達酒店大堂。

    其他四個嘉賓也陸續到了。

    前一天晚上他們離開慶功宴的時間比秦可還晚,所以此刻的臉色哪個也好不到哪兒去。

    尤其是帶著這低氣壓,走到門口,看到樓外格外黑沉的天空,凌霜的表情看起來像個要進屠宰場的屠夫——

    “這就是很好很適合的天氣??”

    對著那一個字一個字往外擠話的凌霜的臉,今天負責的導演組小哥慫慫地往旁邊一縮。

    July抬頭看著天空,也笑不出來了,一臉氣虛:

    “我有一種不好的預感。”

    秦可:“……”

    巧了,我也是。

    一個小時后,《學霸秀》全員站在了郊區一棟貌似廢棄的大樓前,面無表情。

    導演組今天新換上來的主持人十分熱情——

    “歡迎各位嘉賓來到這期節目的現場。接下來的整期節目中,我們的活動都將是在這棟暫時停用的醫院大樓內進行的。”

    小哥一頓,“那么,我們這期仍舊是有一個活動主題科目的,它就是——”

    “鬧鬼嗎。”

    一個幽幽的聲音從旁邊傳過來。

    幾位嘉賓表情頓時發生了微妙的變化。

    目光聚焦,開口的正是面無表情的凌霜。

    導演組的主持人回過神,尷尬地笑笑:“哎呀,凌霜不要這么悲觀嗎?而且我們是《學霸秀》,完全并且只信仰科學。”

    July小聲拆臺:“上期節目的簽子和簽筒表示有話要說。”

    主持人:“…………”

    主持人強顏歡笑:“嗨呀,大家放松一點。我們這期的主題很科學!科目就叫生活中的物理。”

    “…………”

    五個嘉賓一齊看了眼這陰森森的天氣下格外陰森森的廢舊醫院大樓,對導演組小哥這話深表懷疑。

    導演組的主持人嘴角抽了抽,最終放棄辯解,向人示意將他們帶了進去。

    “至少這一次不是蒙著眼進來的……”July走在最前,小聲自我安慰。

    跟在第二的凌霜冷笑了聲。

    “說不定是怕嘉賓突發心臟病,被直接送往——”

    顧云城突然接話:“這里就是醫院。”

    “……”

    五個嘉賓默契地沉默兩秒后,一個幽幽的聲音從隊伍最后方傳來——

    “樓下就有停尸間哦~~~”

    “!!!!”

    走在隊伍最首的July跟讓人點了穴似的僵住了。

    其余人也沒好到哪兒去。

    五個人僵著脖子回頭,看清開口的人。

    幾秒后,震怒的齊聲咆哮響徹整個醫院大樓——

    “導!!演!!組!!”

    如果嘉賓們的內心安了臟話消聲器,那可以料定此時全大樓里還會回蕩著此起彼伏的尖銳“嗶——”聲。

    經歷了這樣一番“心肺鍛煉”后,嘉賓們總算有驚無險地到達了錄制樓層。

    幾乎是走在最后一個的秦可剛踏上最后一級階梯的瞬間,大樓內響起了一段低沉的播報——類似他們在念的是哀悼詞那樣的低沉。

    【這是小鎮上一所存建多年的精神病院,傳聞里,它是建立在一座亂葬崗上。小鎮上的人們從來都不相信這個傳聞,直到……】

    凌霜:“日。”

    July哭唧唧:“我要罷錄了!真的!”

    齊甜臉色發白,想說點什么,但還是沒敢開口,只回頭看了一眼身后的攝像小哥來找尋“這只是在錄節目”的虛無安慰。

    顧云城和秦可倒是一致的沒什么表情,認真聽著那段陰氣沉沉的播報說完了最后一句話——

    【直到有一天,這里發生了一宗離奇的死亡案件。】

    播報聲到此戛然而止。

    留下表情難看的幾個嘉賓面面相覷。

    July:“……完了嗎?”

    顧云城:“嗯。”

    凌霜:“所以他們要我們做什么?”

    齊甜:“攝像大哥,你們……你們知道嗎?”

    在攝像大哥的搖頭下,幾人失望地轉回頭,然后就聽站在最前面的凌霜驚呼了聲:“秦可,你要去哪兒!?”

    被喊住的秦可此時已經走過他們幾人的聚集點五六米的位置了,正站在一扇內里漆黑陰森的房門前,神色無辜。

    她伸手指了指房門。

    “既然送我們到這層了,應該就是要我們進去看看吧?”

    其余四人:“………………”

    話雖然是這么說……

    July和顧云城咬咬牙——還錄著節目呢,總不能連個女孩子的膽量都不如吧?

    見他們兩人也慢慢挪上前,不甘在秦可面前示弱的齊甜也狠狠心跟了上去。

    凌霜倒是一點面子都不在乎、也沒什么偶像包袱——但她是真的怕鬼。

    更怕這種環境下獨自一個人。

    所以很快,五個人就在第一間病房門外集合了。

    “誰先開門?”July咽了口口水,小心翼翼地問。

    凌霜繃著臉,認真地說:“剪子包袱錘決定吧?”

    秦可:“?”

    凌霜:“咳,就是剪刀石頭布……剛剛那是方言。”

    秦可:“……”這可憐的,方言都嚇出來了。

    顧云城:“嗯。”

    聽見顧云城都鄭重其事地表示贊同,秦可差點笑出來。

    “我來吧。”

    July撓了撓頭,“這、這不好吧?”

    顧云城深吸了一口氣,大有一副風蕭蕭兮易水寒的壯烈感,“我……來。”

    “……”

    秦可這次是真沒忍住笑。

    然后她連忙正色,“公平點,一人一扇——這么多門呢。”

    “……”

    幾人對視一眼。

    他們心里自然都知道,這如果會發生什么嚇人的事情,那肯定第一扇門遇到的可能性最大——后面多少會有點心理準備。

    所以秦可現在是挺身而出,還給他們找了臺階。

    幾人沒再推辭,給秦可讓出了位置。

    秦可上前,壓下門把手便直接進去了——后面四個那一聲驚呼生生憋在了嗓子口,愣是沒來得及喊出來。

    也不用他們喊出來。

    秦可已經“啪”地一下打開了房間里就在門旁墻壁上的燈光開關。

    整個房間里瞬間猶如白晝。

    而窗外——冬天的早上天還亮得很晚,再加上陰沉天氣,更是一副黑云壓樓的架勢。

    秦可的目光掃過一圈,迅速落在空蕩的病房里唯一的病床上。

    床上躺著一個人。

    準確說……

    是攤著一個人,手和腳還有脖子腦袋,都用束帶綁在床上。

    其余人也同時看見了,齊甜驚叫了聲,July縮在秦可身后,聲音哆嗦得十分真實——

    “秦秦秦可……他他他他……死的活的……”

    秦可哭笑不得。

    “是群演。”

    凌霜:“那他演的是、是人是鬼?”

    床上的群演:“………………”

    看包括顧云城在內的四個人都臉色發白的樣子,秦可難得起了玩心。

    她摸了摸下巴,笑得煞有介事。

    “那就不知道、要好好問問了。”

    凌霜:“…………”

    顧云城慢慢回神,神智稍定,聲音平靜無瀾地說了一句:“July要嚇哭了。”

    “……”

    秦可回頭一看:還真是。

    她有點忍俊不禁,“逗你玩的——肯定是演的活人嘛,不然干嗎要用束帶鎖在床上,這顯然是用來困精神病防止突然發作的。”

    秦可說著轉回頭往前走。

    “快過來吧,讓群演大哥演完就能撤了——捆這么結實,不知道等我們多久了。”

    床上被捆成了個粽子、脖子都動不了一下的群演十分感動。

    總算來了個明白人啊。

    五個人一起上前。

    剛走到病房旁,沒等秦可開口詢問,對方就突然主動說話了:

    “有……有人……”

    秦可一愣。

    “我們?”

    群演大哥很敬業,看都不看她一眼,虛著焦點氣若游絲:“有……有鬼……”

    剛緩了一口氣就再次突然僵住的四個嘉賓:“…………”

    秦可倒是不意外。

    她又問:“什么鬼?哪里有?”

    群燕大哥繼續氣若游絲:

    “有鬼……有鬼在盯著我看……”

    秦可:“?”

    秦可直起身,目光在完全空蕩蕩的病房里轉過一圈。

    什么都沒發現地落回來的時候,她才注意到——身后某四位,已經快要不計前嫌、不避性別地抱成一團了。

    秦可莞爾失笑。

    “你們真信啊?”

    “……”

    July咽了口唾沫,敬佩地看向床上的群演:

    “大哥好演技,我以后能向你拜師學藝嗎?”

    然而敬業的大哥絲毫不理會他,仍在那兒重復最后一句話:

    “有鬼在盯著我看。”

    再拿不到任何信息的秦可站在原地思考。

    病房里空曠,冷清,死寂,陰森。

    窗外漆黑。

    再加上床上“精神病”的低喃。

    秦可聽見,July已經在自己身后默念:“我信仰科學我是堅定的無神論者我信仰科學我是堅定的無神論者……”

    秦可無奈地笑。

    “你們看一下病床下面有沒有什么東西?我去洗手間看一眼。”

    “……!”

    秦可話聲剛落,就收到了四束驚悚的目光。

    秦可忍住笑:“我不是那個意思,我是說有沒有切實看得到的痕跡或者別的什么。”

    凌霜語速飛快地打斷了她:“不不不你別解釋了越解釋越可怕。”

    秦可點頭。

    她剛要去房間里唯一的洗手間,就聽顧云城說:“他們三個檢查這里,我和你一起吧。”

    “好。”

    秦可沒多想,點頭答應了。

    兩人于是一齊進了洗手間。

    然而這里的干凈整潔程度,跟外面那個空蕩蕩的房間幾乎有一拼了——目之所及,除了一方洗手臺、一個浴缸、一面鏡子、一座馬桶以外,什么都沒有。

    秦可和顧云城查了一整圈也沒查到什么,只得重新回到房間。

    “你們有發現嗎?”

    “沒……”

    “唔,那看來這個房間里是沒什么線索了,我們繼續看別的吧。”秦可說。

    幾人自然贊同。

    于是五個人又離開了這第一個房間,走向了下一個……

    長廊上一共有6個房間。

    五人走完了前5個,發現的病人都和第一個房間完全一樣的狀況。而在其他房間里,他們同樣也一無所獲。

    而輪完五次后,顯然第六個房間又一次輪到秦可來開了。

    這次開門之前,秦可明顯地遲疑了下。

    她轉頭看向另外四人:“如果不是我們之前錯過了什么的話,那最可能發生變數的就是這剩下的最后一個房間了。”

    “……”

    四人臉色集體一凝。

    秦可:“那我開門了?”

    凌霜的聲音都僵得有點視死如歸了:“……開吧。”

    秦可開門、進房間、開燈,一氣呵成。

    燈光亮起的剎那,不知道誰低低地抽了一口冷氣。

    ——

    房間里什么都沒有。

    不同于之前每個房間一個群演,這最后一個房間里,病床上除了解開的束帶以外,空無一物。

    “果、果然不一樣了……”

    July哆嗦了下。

    秦可皺起眉,目光在房間里掃過一圈,最后停在了一個地方。

    “洗手間的門。”

    “……什、什么?”凌霜聽見了自己牙齒打顫的聲音。

    秦可:“之前每一個房間里,洗手間的門都是關著的——這一個不一樣。”

    隨著秦可的話聲,另外四人屏息看過去。

    果然,門開了一條縫。

    內里漆黑。

    而在五人不約而同地安靜下來的這一刻,他們終于聽見,那條門縫里傳來了某種聲音:

    “滴答……滴答……”

    是水聲。

    在這陰森死寂的房間里,在屋里的白光與窗外的陰黑交織的凄冷中,那詭異的水聲聽得幾個人頭皮發麻。

    秦可最先回神。

    她拿出手機,打開里面自帶的手電筒程序——

    “我們過去看看吧。”

    凌霜:“我能拒……拒絕嗎?”

    秦可:“可以。但是異常隨時有可能發生,不一定是在哪一邊哦。”

    凌霜:“…………”

    凌霜:“我去。”

    五人步伐一致地挪了過去。

    還是秦可和顧云城并肩走在最前面。

    兩人推開了門,用手電筒照了一下門口,沒什么異常。

    秦可伸手打開了洗手間的燈開關。

    眾人視線一掃。

    “好像沒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齊甜突然就跳到了凌霜的身上。

    除了秦可和顧云城之外的三位嘉賓開始放聲尖叫,愣是奏出了一章高音三重唱。

    秦可這會兒還真有點笑不出來了。

    ——

    方才他們目光所及的最后一處,就是洗手間最里面的大浴缸。

    乍一看沒什么,但再往里落,就能看到一個人佝僂著身體臥倒在浴缸里。

    半張臉都浸在浴缸底部的薄薄一層水里,姿勢十分詭異,怎么看怎么不像活人。

    秦可都忍不住瞳孔微縮。

    幾秒后,她卻驀地松了口氣,哭笑不得地開口:“……假的。”

    “——嘎?”

    尖叫到一半的三人停住。

    秦可指過去,“雖然確實是模擬死者,但是本質上是個仿真度極高的假人。”

    凌霜看了一眼,死死地扭回頭:“這點并沒有安慰到我。”

    秦可還要再說什么,就聽大樓里的播報聲再次響起。

    只是不知道是導演組良心發現,還是實在怕了剛剛那道尖叫三重唱,導演組這次播報用的聲音和語氣正常多了——

    【恭喜嘉賓發現命|案|現|場。】

    凌霜眼神兇狠:“誰恭喜的、這是值得恭喜的事情嗎?到底是誰設計的這個劇本啊?大晚上的在家里寫的時候不害怕嗎!?”

    播報聲充耳未聞,一本正經:

    【經法醫初步鑒定,現場為第一|犯|罪|現|場,死者為溺死,死前有過痛苦掙扎、但沒有外力強迫痕跡。】

    【鄉鎮上的居民得知后,紛紛傳言為鬼魂作案。請各位嘉賓確定死亡手法、還原真相,安撫民心。】

    播報結束好幾秒,房間里都仍舊是一片死寂。

    最后July長長地嘆出一口氣,捂著心口幽幽道:

    “民心已經嚇裂了,安撫不了了。”

    秦可回頭看了一眼,除了自己和顧云城以外,三人儼然都是臉色蒼白,眼神惶惶。別說是做出精準發現和判斷,恐怕現在問“一加一等于幾”,他們都得反應半天。

    秦可無奈地轉回來,看向顧云城。

    “我們檢查一下?”

    “嗯。”

    從確定只是個假人后,顧云城就沒什么大的情緒波動了。此時他點了點頭,便跟秦可一齊走上前。

    假人做得委實逼真,皮膚摸起來十分有彈性,身上連被病床上的束帶捆過的痕跡都有。

    還好分量上十分的“假”,顧云城沒用秦可幫忙,就獨力把淹死在浴缸里的假人翻了起來。

    身后時不時抑揚頓挫地低呼兩聲。

    秦可為了調節氣氛,玩笑道:“我們這算不算是破壞現場?”

    顧云城:“我覺得我們的身份應該是專|案|組之類的,所以不算。”

    秦可想了想,笑道。

    “也對。”

    搬出來假人之后,顧云城就開始對著浴缸里研究起來,一邊研究一邊開口:“既然是第一犯|罪|現|場,那也就是說,它就是淹死在這個浴缸里的。”

    秦可點頭。“嗯。”

    顧云城皺起了眉。

    他伸手去試了一下浴缸底部,“底部的塞子是死的,也就是說沒有淹死人后放出一部分水的可能……”

    顧云城皺眉看向假人。

    “它在深度不超過十厘米的水里……淹死了?”

    站在門外的三個人里,凌霜緊張地提醒了一句:“而且,播報說,身上看不出外力強迫的痕跡……”

    July哆嗦了下:“難、難道真是……鬼、鬼把它淹死的?”

    齊甜臉色刷白。

    顧云城則轉過去,難得說了一句玩笑。

    “你不是無神論者嗎?”

    July欲哭無淚。

    凌霜也緊張得目光游移:“秦可,你怎么……不說話了?”

    秦可仍舊沉默。

    又過了幾十秒后,她眼睛終于亮了起來。

    “找到了。”

本文網址:http://www.ceqank.tw/xs/55/55013/18050786.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m.a5xs.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99真人娱乐城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