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79 章

推薦閱讀:華娛特效大亨砍鬼就強化紫陽帝尊不朽道魂王牌自由人校園修仙武神武修為帝最強棄兵夜虎萬武天尊

    察覺到郁文騫的僵硬, 方茴蹙眉, “你怎么了?”

    見他不說話,她伸手觸著他的額頭, 遲意片刻又道:“是不是哪里不舒服?”但郁文騫實在不是一個會把身體不舒服表現出來的男人,方茴疑惑地端詳他片刻, 卻見今天的郁文騫似乎有些不一樣,他身上多了幾分戾氣, 從前眼底深處蘊藏的暖意消失不見,神情中似乎還有些許驚訝。

    方茴疑惑道:“你到底怎么了?該不會還在生氣吧?我說了我跟郁陽沒什么,昨天我只是跟他聊聊, 我們已經聊開了, 他對我也已經放下了, 再說我們一起經歷過這么多事,難道你還不相信我是愛你的?”

    聽她說愛,郁文騫心里的疑惑更深了, 驚訝狐疑俱在心頭, 他懷疑自己還在夢中, 可她真實的觸感無法作假, 而郁陽早已被他打斷了骨頭成了廢人,對他根本造不成威脅,他也很多年沒聽別人提起過這個名字。他胡亂應著,想糊弄過去,方茴竟伸著纖細手指指著他的額頭,嬌聲說:“你再胡思亂想, 小心我生氣了。”

    “嗯。”

    “老公,你今天好像有點不對勁。”

    “可能……太累了。”郁文騫還不習慣和她對視,哪怕眼前的人是他思念多年,求而不得的。

    方茴瞇著眼威脅道:“給你一點時間調整一下,再生氣,我也要生氣了。”

    她進了浴室,水聲傳來郁文騫才猛地松了口氣,他走向鏡子前,當鏡子中映出一張年輕的臉時,他才意識到自己的猜測是真的,這張臉皮膚緊繃,下巴弧度清晰,頭發烏黑,可他分明記得自己兩鬢斑白。手機屏幕上顯示的時間是十多年前,他似乎穿回來了,可說穿回來也不確切,因在他的世界里,他和方茴從來沒有這樣親密過。

    可這個世界的他,沒有昏迷兩年,沒有失去她,也沒有和她針鋒相對,這個世界的他早早就和方茴坦露心意,而后倆人發生關系,做了真正的夫妻,到后來,甚至有了孩子?而且還是龍鳳胎?

    接收到腦子里的信息時,郁文騫忽而涌出一種說不出的嫉妒,他所有求而不得的事,這個世界的他都做到了,對方跟方茴是一對真正恩愛的夫妻,二人心里只有彼此,雖然也會有吃醋的情況發生,可他們對彼此的愛從未動搖過,不像他,在他的世界里,孤零零一人,心里有許多無法排解的情緒,卻連個說話的人都沒有。

    他已經獨自生活了十多年,身邊沒有女人,也沒有孩子,后來郁氏已經是他的了,他把一切都攥在了自己手里,他做事從來沒人敢說個不字,他也從不給別人這樣的機會,可那樣又如何?他從來不曾真正開心過。

    當年方茴去世,他收拾了所有可疑的人,后來又收拾了真正的幕后兇手,但他做的再多也無法救回她的性命,他回憶他這一生,他和她一直在錯過,后來他不止一次后悔,如果當年他對她坦露心跡,如果他對她溫柔一些,如果他和她好好溝通,那么他們是不是不會走到那個地步,可他還是讓世界向著最糟糕的方向發展,甚至連她的死都和他有關。

    等方茴出來時,就見自己的男人正坐在床上,他身上的白襯衫松垮,露出他清晰的鎖骨,他正手撐著額頭不知在想什么,從她這個角度看,他背影孤獨,似乎有許多想說卻說不出的話,這樣的他她已經很久沒見過了,方茴莫名心疼,便從后面摟著他,親了親他耳朵,溫聲問:

    “你是不是腿又疼了?我幫你按按?”

    她的手被郁文騫握在手里,他不讓她動。

    郁文騫清冽的聲音傳來:“方茴,你幸福嗎?”

    方茴更覺得他奇怪,這種怪異讓她心里總覺得有一個點是她沒有抓住的。

    “你說我幸不幸福?你對我這么好,我怎么可能不幸福?”

    郁文騫似乎嘆了口氣,“那就好……”

    方茴盯著他片刻,蹙眉道:“你到底怎么了?”

    “沒事。”

    方茴想了片刻,郁文騫確實不是個會無理取鬧的人,他若是生氣也絕不會表現出來,而是會把她做的求爺爺告奶奶,做的下不來床,那才是他的風格,況且他雖然喜歡吃醋,對她有很強的占有欲,可真說起來,他并非不相信她,他內心深處相信她愛的是他,所以眼前的郁文騫絕不是因為昨天的事生氣。

    助理敲門問他們是否起床了,今天方茴要參加演講比賽,她親了親他的臉頰,笑了:“快換衣服,不想看看你的學生今天表現如何?”

    郁文騫回憶片刻才想起來方茴是來參加演講比賽的,國際演講比賽,并不算大的賽事,可對于英語專業的她來說,確實是一次不錯的歷練機會,而她的英語口語基本上都師承于他,想到這一點,郁文騫又是苦笑,他未免太幸福了點。

    郁文騫出門時,鐘鳴對他匯報工作,這些工作和他記憶中有不少出入,但是細枝末節的差異并不算多,大部分工作內容是一樣的,郁氏的合作商,他的盟友幾乎只有那么幾個,郁文騫是從十多年后來的,這些工作并不被他放在眼里,他隨意指點幾句,鐘鳴站在那姿態更拘謹了,顯然是覺得今天的郁文騫氣場比平常還要大,隨便幾句話已經有極強的震懾力。

    “方茴,”郁熏走過來,她笑著摟著方茴的胳膊,“我陪你進場。”

    “好啊。”

    “緊張不?”

    方茴笑著搖頭,她不緊張,活了這么久什么大風大浪沒見過,唯一緊張的就是怕在自己老公面前表現不好,怕自己的手勢姿態不到位,上臺被拍下來時會不太好看。“謝謝你陪我,其實你要是忙的話,可以先回去的。”

    “我沒事,我現在正打算找工作,要么三叔,我去郁氏工作行嗎?”郁熏笑看郁文騫。

    郁文騫沉默片刻,方茴拉了拉他的胳膊,笑道:“怎么了?”

    “沒事,我只是覺得郁熏跟以前長得不一樣了。”

    “有嗎?”郁熏摸向自己的臉,笑起來,“三叔,你是不是穿越了?我一直都長這樣啊,不過我小時候比較胖,三叔已經很多年沒看到我了,難免會有這樣的想法。”

    郁文騫點頭,現場的人很多,郁文騫的座位在最前面一排,雖然有來自全球的參賽者,可方茴的氣質氣勢在這么多人里,依舊是拔尖的,她們一進場就有人拿手機對他們拍照,方茴知道阻攔也沒用,再說她又不丑,拍就拍唄。

    等方茴去了工作組抽簽時,鐘鳴走過來問:“郁總,婚禮策劃想跟您溝通一下。”

    郁文騫猛地看向他,“婚禮?”

    鐘鳴疑惑片刻,“是啊,您不是一直在秘密籌備婚禮嗎?”雖然方茴也知道,卻不知道婚禮在哪舉行,不知道婚禮辦成什么樣,不知道自己的禮服款式,這一切都是郁文騫操辦的,他說要給方茴一個特別的體驗,同時也怕她籌備婚禮會累著。

    郁文騫蹙眉,拿過鐘鳴手里的平板,翻看著策劃圖,果真是他的風格,曾經他一直在想,如果他舉辦婚禮的話,他一定會給她一個海島婚禮,藍天碧海,純白花簇,花瓣鋪就的紅毯,一切如在夢中,而他把他夢中的婚禮變為現實,那個他和方茴即將舉辦自己的婚禮。

    時間就在這次比賽后。

    那個他讓他嫉妒的地方不止這點,尤其是在郁文騫把他的記憶理了一遍后,發現他和方茴在床上格外和諧,那個他甚至每夜都抱著她入眠,倆人幾乎不曾分開過,這樣的生活是他想都不敢想的,郁文騫深吸一口氣,吩咐了幾句,“就這樣辦,還有她的朋友聯系好了么?”

    前世孟心露死后,方茴十分傷心,陶小雅后來過得也不開心,雖然他一直在偷偷救濟她,可陶小雅因為青梅竹馬的朋友荀遠坐牢,一輩子都活在自責中,這是他無力改變的,他能做的就是疏通關系替荀遠減刑,既然是她的朋友,他肯定會好好照顧。而這一世,她的朋友們暫時無礙,也不知哪個環節出問題,方茴竟然還開了娛樂公司成了女強人,把孟心露召到自己旗下,而陶小雅現在正在郁氏工作,那個他打算把陶小雅和樂雨欣轉正,算是照顧她的朋友。

    “方總的朋友都偷偷聯系好了,機票酒店已經安排好。”

    “好。”他做事周全,該考慮的都考慮好了,郁文騫沉默許久又忽而道:“婚禮那天,加強安保,多安排一下保鏢伏在暗處,不要讓人看出來。”

    “是。”

    “蜜月……安排好了嗎?”

    “按照您要求的,包下了一處私人海島,但是太太好像想把泡泡和格格也帶去。”

    雖然沒有明說,可月嫂曾經透露,方茴說以后不管去哪旅游都把孩子們給帶上。

    郁文騫蹙眉,“把他們丟給保姆。”

    鐘鳴噎了一下,他就知道,郁文騫的耐性都用在了方茴身上。“好。”

    交代完,演講比賽已經開始了,幾個選手走出來開始演講,這次演講比賽規定每個人演講時間不超過10分鐘,也就是說10分鐘以內要把自己該說的說清楚,要和觀眾良好互動,說起來不算簡單。

    但他相信方茴可以做到,郁文騫坐在會場,目光一直落在方茴身上,多少次夢中,她都像現在這樣,穿著漂亮的紅裙,眼前的方茴比印象中的更為自信,身材也更好,凹凸有致,雙腿緊繃,郁文騫只是想到,下面已經疼得厲害,他這輩子從未和她有過親密,他甚至沒有看過她的身體,她現在的好身材是否又是那個他滋養出來的?聽說女人有了房事后會前凸后翹。

    很快,那個鐘以秋上場了,鐘以秋很有實力,是典型的中國學霸,戴著眼鏡,頭發不長,說話鏗鏘有力,說著典型的美語,她的演講題目是“bully”,從校園暴力開始聊起,聊到惡霸與自我,最后再聊到心里的bully,她認為每個人都會不自信,而一旦懷疑的苗頭冒出來,就意味著這個bully占據上風,它囂張、它可惡、它霸道、它專/制,它讓你的信心被壓制,當我們面對我們心里的bully時,我們應該怎樣面對它?

    鐘以秋的演講稿很有深度,很好地引起了大家的反思,互動性也強,從郁文騫的角度來說,這樣的演講無疑是優秀的,他轉頭紛紛鐘鳴,“聯系鐘以秋,務必把她招攬到郁氏來。”

    鐘鳴略顯訝異,卻還是點頭,“好!我會聯系她。”

    各個國家選手的演講稿都很精彩,有的選手很放得開,明顯是有專門俱樂部培訓過。

    方茴到了下午才上臺,她環視下面,昏暗的燈光下,一張張臉都在看著她,方茴不禁想到第二世她養的人參精,每次她喝醉酒發酒瘋時,它們都是這副表情,方茴這樣想著,心情更為放松了。

    她演講的標題是《道》,這個標題聽起來有些空翻,好在方茴是從道與自我的角度出發,講述了現在社會對人的束縛,人們總認為,我們年紀輕輕進入大學,大學畢業后找到不錯的工作,而后結婚生孩子買房子,人到中年,生活就會定型,我們的人生被局限在了現在的框架了。

    難道這就是我們的全部嗎?

    方茴話鋒一轉,笑著說:“大家認為,真是這樣嗎?”

    她給了觀眾思考的時間,也給了大家跟她互動的機會,方茴又抿唇笑道,“你16歲時想當演員,但是30歲時你找到了新的生活目標;你25歲大學畢業工作幾年,到了30歲忽然不想過這樣的生活,辭職從頭再來;你結婚了可又不想要孩子;你有了孩子但你并不想結婚;你40歲了你50歲了,但你認為人生還可以更多彩,你60歲拿起畫筆,你70歲學做瑜伽,你80歲開始健身……你的人生有自己的節奏,道法自然,我們唯有把我內心,掌控自我,才能覓得心中的道。”

    演講結束,方茴沖著臺下的郁文騫,笑了笑。

    到她下臺,臺下才爆發出一陣陣掌聲。

    但她不知道,她的演講內容被發到了國外的視頻網站上,并在短時間內得到了瘋傳,外國網友一開始只是驚嘆于她的發音,作為非母語國家的人,能有這樣的發音實在是難得,可方茴的發音卻是正宗的牛津音,實在難得,而后大家開始注意到她的服裝,有懂設計的人都在琢磨,方茴身上這件看似普通的西裝裙,是不是像某知名設計師的手筆?這知名設計師一般只給人做高定,只有非常牛的客戶才能讓他出手給做常服,而且收費還不低,通常常服也會收不低于高定的價格。

    “我敢肯定,這是CZ的設計,去年我朋友找他設計過衣服,可他閉門不見,并且認為我朋友的格調不夠穿他做的衣服,說我朋友穿他衣服是一種資源的浪費,并且是對他設計才華的侮辱,把我朋友給氣壞了,沒想到,她竟然入了CZ的眼,而且穿得很低調,一般人根本認不出來這衣服有多貴,這西裝裙看似普通,實則每顆紐扣的布局都很講究,一排紐扣下來,下面是短裙,整個西裝連衣裙顯得人身材特別好,正式卻又有變幻。”

    “這美女是哪來的?真的太美了。”

    “我天哪,真正的學霸小姐姐,這是哪個國家的?華國的嗎?這好像是華國選手最引人注意的一次。”

    “華國從沒得過國際演講比賽的冠軍,這一次不知道小姐姐有沒有希望。”

    “雖然我很希望我們國家的選手奪冠,但不得不承認,這個小姐姐的演講比賽特別好,我聽的過程一直在沉默想著我自己的人生,她的演講聽得很舒服,屬于不去灌輸你觀念,語氣淡淡的,沒有太夸張的表情和肢體語言,可你聽完就是覺得,她說的很有道理,會忍不住沉默許久,我覺得這就是很好的演講了。”

    “我喜歡這個漂亮小姐姐,這顏值都能當演員了,華國的學霸顏值都這么高嗎?”-

    而國內卻是靜悄悄的,主要是國內對這類比賽的關注度不高,本來就是小眾的比賽,沒有明星沒有炒作,自然沒多少人關注,只一些英語系的人一直在跟,誰知方茴在國外網上火起來后,在國外留學的學生把這事發到了微博上。

    @今天天氣好嗎:沒人關注最近的國際英語比賽嗎?不知道這個比賽為什么在國內關注度那么低,可能是我們菲國承辦的原因吧,我身邊的人都在議論,然后你們口中的少奶奶也參加了這次比賽,演講的視頻還在這邊火了起來,聽說YT點擊率特別高,很多國家的人都在議論她,果然發光體到哪都是發光體,人長得漂亮就是好,到哪都有人關注,另外少奶奶的演講稿寫的真好,我聽得想哭,太有代入感了。

    —我天,終于有人議論這次演講比賽了,坦白講這事網上關注度這么低實在不科學,這位可是堪比明星的流量人物,雖然是圈外的可話題度比圈內人還高,沒有天天走紅毯曬奢侈品曬鉆石,可經常空降熱搜,不知道為什么演講比賽沒人關注。

    —少奶奶也參加了?我去,我都不知道這件事,不然一定要去現場應援啊,我們回鍋肉都是少年奶的死忠粉。

    —樓上要笑死我嗎?人家粉絲叫星星,花蜜,可愛多啥的,聽聽這名字多可愛啊,你家叫回鍋肉?

    —樓上的,回鍋肉很可愛有木有?我們少奶奶這么高逼格的人物就該有接地氣的名字,不然難不成叫回音?回天膠?茴香豆?茴香?

    —本來少奶奶的粉絲就在回鍋肉和茴香這兩個名字之間徘徊,后來好像定下來茴香了,但有些粉絲覺得回鍋肉很可愛,總之,都是少奶奶的粉絲啦。

    —為少奶奶瘋狂打call啊!!我少奶奶太優秀了有木有!左手奶娃右手總裁,左手娛樂公司右手演講比賽,嘖嘖!!!

    —我好像看到郁總了,在1分20秒時,鏡頭對準郁總了,所以國外網友肯定不知道這是少奶奶的老公,但是國內粉真的忍不住啊啊啊啊啊,這也太甜了吧?老婆演講比賽老公深沉注視,怎么這么蘇哦?而且郁總眼里自始至終沒有別人,他的目光好深情。

    —郁總真的人設不能崩,現在娛樂圈都崩差不多了,富二代圈也崩完了,就剩郁總還在挺著了。

    很多粉絲一開始根本不知道方茴參加了這次比賽,發現方茴低調比賽后,大家借著從國外傳回來的視頻,擼了方茴的演講稿,這才發現方茴的演講稿寫的很不錯,她也是一開始就沖著冠軍去的。

    公眾號又把這演講視頻發到網上,起名為——迄今聽過的最好的演講,直擊你的內心。

    評委笑著看向眾人,他揚了揚手里的評分表,笑起來:“我一直認為演講比賽的意義就在于不同國家的人在一起可以有一些思想上的碰撞,這次比賽我感受非常深刻,也很高興地向大家宣布,本次演講比賽的冠軍是來自華國的選手——Hui Fang,她演講中關于道的闡述讓我對中國的道派很感興趣,以后有機會希望我能去中國走一走,更好地了解中國文化,可以說,在傳播文化,闡述觀點方面,她做的十分完美,讓我們祝賀她……”

    方茴笑著站起來,雖然她經常參加類似的場合,也經常上熱搜,可那些華而不實的名氣跟演講比賽奪冠比,根本不算什么,她可以不把名氣放在眼里,可這種憑著自己努力得獎的感覺,她真的很喜歡。

    方茴拿著獎杯,笑著做感謝詞:“我一直很熱愛中國傳統文化,尤其是道家文化,我有一個習慣,每天早上起床都會打坐,打坐讓我的內心安定下來,我享受這種寧靜,它讓我能更好地認識自我,我想把道家文化介紹給其他國家的人,所以就有了這次的演講。當然,我最想感謝的人是我的丈夫,他一直陪我練習演講,糾正我的英語發音,在我心里,他一直讓我仰視,謝謝你,我會永遠愛你。”

    現場爆發了熱烈的掌聲,大家順著方茴的目光看過去,這才發現——原來她老公就坐在觀眾臺上,原來她是有家屬陪伴來演講的,原來她老公不是一般的帥,等等,她老公為什么看著有些眼熟,很像經常上財經新聞,去世界知名大學演講的郁氏老總?

    而郁文騫自始至終回望著她,感受她眼底的閃爍,感受她的動情。

    哪怕他知道她這話并不是完全說給他聽的,她愛的是那個他,那個陪她度過大學生涯,陪她進產房,陪她度假,陪她參加演講比賽的男人。

    郁文騫說不出的嫉妒,卻又在這一刻從心底生出一種愛意,不管他和他怎么分你我,但是他們對方茴的愛是一樣的,聽到方茴在全世界面前的表白,他心里涌動的除了愛意還有感恩。

    方茴的演講傳得很快,等她回國時,她已經上了熱搜,并且占據了2個熱搜關鍵詞,網友對她的評價特別高,還要求她開通視頻直播,給大家講講該怎么學習英語。

    當她奪冠的消息傳來時,她的粉絲又炸鍋了,方茴也成為歷史上,第一個因為演講比賽奪冠而一夕間多了五百多萬粉絲的人。

    其實鐘以秋表現的也不錯,鐘以秋得了第二名,這是華國歷史上奪得名詞最好的一次,并且方茴還是歷史上第一個國際演講比賽的冠軍,當大家了解到這個獎項的意義時,才徹底明白方茴這次奪冠有多不容易,當大家知道她是從3萬多演講者中脫穎而出時,才更發自內心地豎起大拇指。

    之后公眾號都做了科普,說這次比賽有多難得,給大家講述這次比賽的艱難之處,還說我國一直沒有在國際演講大賽中奪冠,是我國很多英語從業者的心頭之恨,可想而知,我們國家的人都是從小學習英語的,從小學考到大學,一直考到四六級,全民學英語,可就是在這樣的情況下,這種英語盛典竟然沒有我國演講者的名字,是我們不配有姓名嗎?我們國家為什么就不能有勝出者?

    方茴的奪冠是第一次,真正讓世人認識到我們國家,也終于讓華國在這種比賽中揚眉吐氣了一次,這樣說起來,方茴簡直是國寶級的存在。

    網上把她吹爆了,方茴自己倒是沒有太大的感覺,不過看到郁氏的股票一升再升,升到老爺子夜里都睡不著時,她才意識到自己經常上熱搜好像真的有點用-

    朋友都發短信祝福,遠在國外的戈雨也發微信來:“我看到你的比賽視頻了,你很厲害,當初我也參加過,只是沒有進前八名。”

    “哈哈,郁文騫給我請了不少老師來指點,能奪冠也不意外。”

    “話不是這樣說,其實很多人都接受了俱樂部的培訓,但是奪冠的只有你,這還是說明你有實力。”

    方茴笑著引開話題,“你跟喻傾怎么樣了?”

    戈雨沉默片刻,又哈哈大笑:“你忘了我已經移情別戀了?我跟現在的追求者在一起了,但是好像總覺得少了點什么,嗯,就是我面對他絲毫不會心動,不過試試吧,就像你演講稿里說的,人生什么階段做什么事,隨心隨性,道法自然嘛。”

    她真的想開了,方茴很替她高興,便笑道:“那正好,最近追喻傾的小姑娘也挺多了,我們公司幾個練習生都很喜歡他,我也就放心給他介紹對象了。”

    戈雨沉默了很久,最終應了一句-

    次日一早,機場忽然多了不少明星,其中以喻傾的出現最引人注意,各站站姐都疑惑,明明沒收到行程通知,這么多明星怎么忽然涌入機場,且進的不是普通的登機通道,好像是包機?

    各大站姐紛紛拍照,明星們卻難得不配合,按理說以前拍機場照大家都很配合,可這次卻都叫他們保密。

    這照片一傳到網上,網友便嗅到了不同尋常的味道,有個賬號發言:“弱弱地問,是不是誰結婚了?大家可以關注一下這些明星的共同好友,還有這飛機好像是私人飛機吧?誰結婚會這么大陣仗直接包機?能搞出這么大的陣仗,國內沒幾人了。”

本文網址:http://www.ceqank.tw/xs/54/54440/18050762.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m.a5xs.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99真人娱乐城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