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5小說網 > 軍史小說 > 大宋的最強紈绔子弟 > 第780章 無賴奸臣術

第780章 無賴奸臣術

推薦閱讀:都市顏值系統我的弟子從地球來高武之我是秦鳳青承包大明我是狗策劃都市狂少法爺永遠是你大爺木葉之最強肉遁不二妃重生彪悍小萌妻

    張叔夜苦笑道:“你知道有些東西不能報賬的,朝廷不可能對這些東西認賬。a⒌Xs.com A5小說,中文閱讀網,免費小說,好看的小說,無彈窗小說你的成長,你的家底,都是大宋給予的,朝廷也在你成長過程給予了支持和幫扶,所以你少和老夫扯犢子,有我在這個中堂一天,朝廷就不欠你什么。至于李清照……那是你的問題而不是朝廷的,欠她的是你,這不關我朝廷的事。”

    “……”

    老張他真的學壞了,他說的這些分明都是我豬‘肉’平的風格和臺詞好吧?他竟然拿來對付我。

    “你到底要不要讓老夫辦公,還是你就打算像個無賴一樣堵‘門’?這影響很不好,看看你像個什么樣子,坐在‘門’口擋住許多人進來了。”張叔夜道。

    “我也要出使。”高方平道。

    “你……”老張遲疑了一下,擺手道:“行行行,現在真沒人管得了你愛干什么,想去你就滾去和童貫一起出使,當做旅游一趟放松放松,完了你給老夫趕緊的,滾去成都府去。然而先說好,你出使的事你自己去找官家周旋,老夫才不會在已經定調的現在去幫你說話,我最多不阻止你。”

    “哎,你這小兒,恁地潑皮!”最后張叔夜又罵道。

    高方平咬著指頭道:“明公的語法有些深奧,所以意思到底是我潑皮還是我不潑皮?”

    張叔夜從椅子上摔了下來,這就是老夫保送的免考進士了?

    張叔夜轉而警告:“所謂君無戲言,關于童貫為出使,乃是蔡相提議后官家欽點的,已經成文。所以所以你周旋起來的時候不能太過分,不能害了童貫。”

    “不害幾個人,顯示不出我的猥……”

    卻是高方平說不完,見張叔夜一只筆飛了下來,就逃跑了。

    張叔夜真是醉了,這小子是個真流氓,他以前真有過威脅童貫的事,另外有小道消息,宋夏國戰期間他不但威脅河中知府張威意,還用刀砍人家。算好他小子維穩能力強,這些事若是捅了出來,那又是無盡的幺蛾子了……

    張叔夜的警告,其實正合了高方平的意思,跟隨出使是可以周旋的。皇帝只是負責欽點正使,其余的,理論上需要派誰跟隨,那是可以挪動的。

    在不整倒童貫的條件下,高方平當然不會有主使和副使頭銜。很簡單的道理,高方平這個相爺在場做副使,童貫是不能做正使的。所以高方平無需任何頭銜,像個閑人一樣的跟在出使隊伍中,就是最終話事人。

    當然出了這樣的幺蛾子,童貫肯定怨氣大要哭瞎。然而大就大唄,斗文小說www.dwxsw.com為一個大魔王,高方平是敢得罪人的一個存在,可以說大宋現在所有的底氣,都是高方平這么如同瘋狗一樣的咬出來的。

    什么時候不咬人了,那不是我瘋狗平轉‘性’了。只會是我老了咬不動的原因。

    這是高方平自己給自己的評價和定論……

    回到高府,來不及去和老婆么么噠,有人來報,禮部‘侍’郎劉正夫來訪。

    是的老劉已經回京任職了,高方平知大名府時候,劉正夫這個‘奸’賊回京。蘇州雖然叫州,但比重很大,乃是“大都督府”級別重鎮,在職務上劉正夫算是平掉,不過在這個時代,也可以算是升官。

    當時高方平判斷,蔡卞朱勔他們是打算動劉正夫,死‘穴’一定是方臘時期、劉正夫聯合方臘這種黑社會‘私’采銀礦的事。

    那個事情只要捅出來,劉正夫鐵定滾蛋。

    當時高方平采取的心態是坐山觀虎斗,不想提醒劉正夫,不參與。

    結果老劉也是個人‘精’,興許他自己看出時局不對,于是他提前撥‘亂’反正,把當時高方平在蘇州的“平‘亂’”,算是地區‘性’黑幫斗文小說www.dwxsw.com‘亂’,然后主動上表朝廷:蘇州及時發現問題并處理,剿滅了以方臘為首的反賊集團,滅賊過程發現反賊‘私’自開采的銀礦。

    是的,不知道出了什么問題,老劉警覺了后反裝忠,主動把銀礦上報張叔夜。

    既然劉正夫主動上報了戶部,張叔夜哪怕覺得他劉正夫有貓膩,卻也懶得過問了,總歸對于朝廷是個喜事。他敢主動上報,大的貓膩應該已經擦屁股擦干凈了,至于小貓膩,在他劉正夫平‘亂’蘇州有功于朝廷的形勢下,也是不疼不癢的,于是張叔夜就此不出聲了。

    當時高方平秘密進蘇州瞎搞的事當然不能掀開,那個太違反體制也太顯得劉正夫無能,所以蘇州平‘亂’還真是劉正夫的功勞。再加上銀礦的上報,那一時期太后劉青菁也出來做事,影響力有點強,于是幾番周旋下,劉正夫升遷進京成為定局。

    這種見面有點尷尬,畢竟他曾經被大魔王挾持過。

    不過略一思考,高方平還是點頭道:“叫劉正夫進來吧。”

    少頃之后,劉正夫進入了書房,沒有絲毫尷尬的樣子見禮道:“下官禮部‘侍’郎劉正夫,見過明府。”

    高方平‘摸’著下巴道:“老劉啊,你表面說這么說,內心里一定指望著我掉茅廁里淹死吧?”

    “不不不,這是哪里話。”劉正夫很忠勇的樣子搖手:“卑職能走到今日,全靠的明府提攜,絕對無不敬想法。咱們之間雖然有過少許小摩擦,然而出來做官,只有利益,哪來的永久仇恨啊。”

    高方平道:“行。我高方平仇人政敵多了去,多個少個的沒什么打緊,但是你能明白大體就行。”

    頓了頓又道:“讓我好奇的是,你一早聯合方臘‘私’開銀礦,養虎為患讓方臘做大。你的大仇人朱勔他們為‘毛’在這個問題上輕輕容易放過你呢?”

    “不不不。明府這說的哪里話,‘私’自開銀礦這不關我的事,乃是他方臘小兒干的,我及時發現并及時處理了。”劉正夫說著一陣郁悶,尋思算好老子機智,否則真被你個過河拆橋的東西給害了。

    哼哼,你不要以為天下只有你豬‘肉’平‘奸’,一向眼睛‘揉’不得沙子的你在蘇州和朱勔當街沖突,卻輕輕容易就過去了不計較,相反很快逃離了蘇州。那個形勢讓我老劉覺得詭異,你分明在躲事,能讓你豬‘肉’平怕的事恐怕也只有銀礦了。

    于是本著安全第一的心態,雖然‘肉’疼,我老劉快刀斬‘亂’麻的放棄了往后利益,迅速擦屁股后,把銀礦的事提前上報了。

    當然這些東西現在只有心照不宣,往以,劉正夫回京一定找上‘門’來大罵豬‘肉’平過河拆橋,然而現在不能了,這個時候的豬‘肉’平牛‘逼’了,這是堂妹劉青菁特意‘交’代的。

    “這么說來你是認真的,你的升遷是我高方平的功勞?”高方平嘿嘿笑道。

    “這是當然的。”劉正夫道,“當時您進蘇州搞那些事,雖然違反規矩,不過總是保我蘇州安穩的良策,并且那成為了我老劉的功勞。原本我擔心信函的事會被您以另類的方式泄‘露’給鄭貴妃,讓我劉家難堪,卻是想多了,您也沒那么做。守住了您的承諾,所以這內心里,卑職總體是感‘激’您的。”

    “行了有些事心照不宣,不用拿出來說。這次你來找我干什么?”高方平抬起茶喝了一口。

    “這個嘛……”劉正夫毫無廉恥的樣子道:“要想升官快,第一得上頭欣賞,第二是累積足夠的政治資本。”

    高方平翻了翻白眼,廢話要你說。

    劉正夫接著道:“明眼人都知道了,自蔡相整倒王祖道后,已經對您全面妥協。您登入青云只是時間問題。卑職想光耀劉家,升遷升職,不想再在地方苦熬,如今的天下風云涌動,正式建功立業時,卑職……想跟著撈取些將來的政治資本。這乃是太后娘娘的提醒。”

    高方平指著他的鼻子道:“你少拿她做擋箭牌,還她提醒你呢,絕對是你提醒的她。”

    “是是是。”劉正夫尷尬的點頭道。

    當然到此高方平也知道他的來意了,他想跟隨童貫出使。這便是他口里的所謂政治資本。

    在古代,特別是在一向弱勢的大宋,出使那真是功勞是政治資本的。一定程度上就代表掌握了一些國外人脈和資源。

    后世外‘交’所產生的政績,比gdp弱爆了。但是在大宋,特別對遼外‘交’那是不同的意義。

    在這個時代出使遼國,別說有所建樹,只要事后被遼國外‘交’口寫信通報大宋朝廷說:某某某懂禮,獲得遼皇賞識。那么這個家伙連升三級都有可能。

    歷史上的童貫、劉正夫這些家伙,還真是因為出使過后就近乎到達巔峰的。

    “明府務必要抬舉啊,以前卑職也出使過遼國,這種出頭的機會,您怎么的也得看在太后娘娘的面子上幫忙的,您還需要人監督童貫。我是禮部‘侍’郎,跟隨著去也無可厚非。”劉正夫急切的道。

    高方平于心里想,別的使者好做,然而跟著童貫這種‘棒’槌出使,一個不好就是上恥辱柱的節奏啊,你老劉果然‘奸’臣的眼光獨到,想來攤這樣的渾水?

    想了想,高方平‘摸’著下巴道:“你識字多嗎?”

    劉正夫不禁傻眼,‘奸’詐如他,真不知道高方平這么問什么意思?難道……

    高方平尷尬的承認道:“不意外的話我也會出使。我讀書少,識字不多,萬一在遼國鬧出不識字的笑話來那很不好。”

    劉正夫這才反應過來,拍‘胸’脯道:“明府只管放心,卑職雖談不上學富五車,不過字還是認識一些的。絕對不會像林攄那個‘棒’槌一樣的,因不識字而被貶官,那也算是奇葩了,他還翰林學士呢,還尚書呢。”

    這話說的,真讓高方平瀑布汗。

    老林之前還真是尚書職務,他還真是因為不學無術,做翰林期間給皇帝讀各種東西,經常讀錯字,‘私’下也就不說了,然而林攄乃是趙佶欽賜的進士及第,有次在公開正式場合也把字念錯了,引得趙佶大怒,就把他貶官去地方了。

    說起來,林攄這個‘棒’槌還真和高方平‘挺’像的,也是依靠蔭補做的官,而不是用考,然后依附了權臣蔡京,又討好了趙佶,就被趙佶免考,賜給了內定的進士及第。

    林攄和高方平不同的在于,他沒啥子干貨,討好皇帝不主要還是靠嘴皮子,加上不會藏拙,最終就半撲街了。

    “所以您要不要答應下官的要求呢?“劉正夫很不滿意他始終遲疑的樣子。

    “不會立即回答,我仍舊要權衡考慮,先回去吧。”高方平把他趕走了……

本文網址:http://www.ceqank.tw/xs/0/462/9722558.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m.a5xs.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99真人娱乐城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