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5小說網 > 軍史小說 > 大宋的最強紈绔子弟 > 第743章 這片土地的主人

第743章 這片土地的主人

推薦閱讀:都市顏值系統我的弟子從地球來高武之我是秦鳳青承包大明我是狗策劃都市狂少法爺永遠是你大爺木葉之最強肉遁不二妃重生彪悍小萌妻

    七月初是一個歷史性時刻,西夏人全然哭瞎。??火然文w?w?w?.?r?a?n?w?e?n?a`com

    依托新材料和軸承的重炮自帶車輪以及減震系統,一匹馬就可以拖著滿世界亂跑,所以機動和運送很簡單,來自江州的首期九十門神武跑正式送達西平府。

    經過了十幾發的試射調整后,九十門125毫米口徑的神武炮正式在一千五百步外,發動了對西平府的攻擊。

    轟隆轟隆轟隆轟隆

    宋軍陣地平有的只是無盡的火光和煙霧,伴隨的一次又一次的猶如戰吼的跑聲,震耳欲聾。

    但西夏的城頭陣地陷入了各種混亂,這已經顛覆了他們的認知,炮彈看似不大,卻不在是那種笨重的投石機拋射、還可以給予守軍判斷躲閃。

    那些二十斤重的鉛球在火光和怒吼中,以那樣的射速到達城頭,不論撞擊任何地方,能爆發出前所未見的能量、火光、濺射,造成各種各樣的恐慌和傷害。

    現在只是初期,九十門炮火造成的傷害僅僅威懾和恐嚇,主要是轟擊他們城頭的各種碉樓和床子弩。但真正的傷害其實是有限的。

    不過可以等,在擺平了遼國的目下,高方平窮的只有時間。李綱說了,初期慢是因為研發,測試,調整等等問題,但是在已經成功,生產線基本定型的現在給他兩個月時間,下批投入戰場的不在是九十門,而是一百八十門。

    他們的猥瑣程度已經讓高方平頭大,媽的那能這么無節制的放縱,現在只是打西夏好吧,又不是和八國聯軍開戰,生產線一但投資了出來就不能浪費,但在不需要的當下,西軍以及朝廷,真的沒那么多錢去養生產線的。

    所以縱使是大魔王,當時聽到時靜杰和李綱這兩狂人的計劃后,急忙去了八百里加急,讓他們不要盲目擴張火炮生產線,保持現有的兩條生產線就行,細水長流,一邊制造,一邊積累經驗,進行技術儲備就可以。

    真正的勞動力和資金,仍舊要從船去傾斜,因為那既是軍用品也是民用品,在大航海時代開啟后,那就是大宋的命脈之所在。

    于是在接到命令后,江州放棄了擴張生產線的計劃,所以下期只有一百八十門送來,否則的話會是九百門。

    每一發炮彈都是對西夏西平府的放血。遠征軍的炮兵們放炮放了個爽歪歪,他們覺得這是放煙火,但是對高方平每一發放出去都是錢。

    當然這些成本在贏得戰爭后都是可以回收的。與此同時,花這些錢可以加速西平府淪陷,保護宋軍士兵的性命損耗,無論如何都是賺了。

    于是摳門如大魔王,也不急于決戰,只是下達了命令:不許西平府得以休養生息,十二個時辰不停開炮……

    李乾順的罪己詔沒有任何卵用,至少現在沒有。

    他要是早在高方平的白池草原會戰前,聽了建議妥協那還有點用。或者最早時間放察哥出來屠殺興慶府權貴,然后下罪己詔安撫百姓,那就真的有點用。

    但是現在他只能在國師那玄之又玄的話語中,看著西夏一天天接近死亡,士氣底下,兵荒馬亂,糧草枯竭,就是西夏目下的局面。

    興慶府的城頭之上,察哥含淚匯報:隨著糧草枯竭,以高方平那些神秘的火器持續攻擊,西平府已經全亂,越來越多的西夏軍士死在城頭,死在炮火中,不但有了越來越多的人懼戰,在這炎熱的七月天,斷了后勤的西平府若是處理不好,那些因戰爭出現的腐爛氣味和尸體、所產生的疫病,最終會讓西平府的每一人死光,然后還會牽連興慶府。

    盡管不知道西平府的真正情況,但聽著察哥的匯報,李乾順已經能夠想見:宋軍士氣如虹,但西平府已經到處惡臭,那些尸體以及活著的人的傷口,應該開始潰爛了。

    對這些,李乾順心如刀割。他之前的罪己詔是真心的,那并不是政治游戲。

    “難道真如國師所言咱們錯了。這是天意對朕的懲罰,以至于讓我西夏百姓遭遇這樣劫數!”李乾順喃喃道,“在咱們做錯后,天意覺得我李家不在是這片土地的主人?只有我李家離開,這片土地才會恢復寧靜?”

    察哥悲憤的道:“陛下!時至今日勿要再聽那人的妖言惑眾,我李家政策當然有錯,但這不是自暴自棄的時刻,我們就是這片土地的子孫,生于斯長于斯。這片土地病了是咱們沒做好。然而就如同一個殘廢的人、縱使我們的身體有殘疾,那些病痛部位也是我們自身的,是我們的血肉。我們需要糾錯,但李家不會離開這片土地,或許我們做的不夠好,但我們就是這里的主人!”

    這些話語氣已經很重,但是鑒于現在的形勢,李乾順也沒有責怪,似乎被喊醒了,于是李乾順苦笑道:“說的對,察哥去吧,不要固執,你帶著咱們最后的力量,離開中部地區,往西往北遷移,保護好咱們的族人和這片土地的最后元氣。早前我犯了太多錯誤,這是對我的懲罰而不是對你們,我的罪孽我來承擔,我留在這興慶府,和即將來到的高方平的決一死戰。”

    察哥險些昏倒,他還是沒被喊醒,只是半醒而已。

    于是察哥抱拳死諫:“陛下勿要這么悲觀,宋人有話說留得青山在不愁沒柴燒,咱們不會離開,這就是咱們的土地,但也不是真的沒轉圜,現在仍舊可以妥協和高方平談判的。咱們先祖依附李唐,為李唐征戰,祖輩居于夏州,還賜當時的國姓李。這就是咱們的血統。所以咱們也效仿李唐,英明神武如李世民照樣有過屈辱、有過城下之盟。陛下您相信我,高方平的目的不是占領、也不是滅國,咱們不能錯誤的理解他的戰略意圖,從而真的抵抗到亡國!”

    頓了頓察哥大聲道:“以高方平的性格脾氣,他進兵我西夏以來暫時還未有宋軍重大傷亡,所以他會接受談判。若真的固執的到他付出了宋軍的鮮血代價、拿下西平府后,那么依照他的話說,他們有怨氣并付出了鮮血,憑啥還要談判。這就是高方平的本質論,這就是戰爭的本質。也此時此番本質。”

    “可是要朕對宋國妥協……這叫他們怎么看朕?”李乾順仍舊在考慮此點。

    察哥道:“再等下去,他們就對您再也沒看法了,因為人都死光了,沒死光的也會在高方平破城后投降高方平,從而忘記您是這片土地主人的事實,戰爭自來如此,這些東西沒有完美,也不會以弱勢一番的意志為轉移。陛下您相信我,李世民妥協簽署城下之盟時,唐朝當然對他有看法有抱怨,但那有如何?此番死不完就是勝利,少輸當贏。”

    “再給朕一些時間考慮。”

    李乾順的語氣已經不那么強硬了,察哥強調李唐也算是一定程度喊醒了李乾順,換別人李乾順自持皇帝身份未必感冒,不過讓他學習李世民的話沒毛病,那應該算光榮……

    興致過后,宋軍的狠人也就對炮火不怎么感冒了,九十門神武炮仍舊不夠猥瑣,論殺人效率和神臂弩集群相比算是很弱爆。

    所以他們現在士氣高漲,正在帥帳內慫恿高方平利用這個西平府士氣全無的膽寒時機攻堅。

    其實高方平也慌了,他們這些家伙是不懂,這樣的持續圍困和攻擊才是真正殘忍的,以這樣的七月天氣,傷害放大到一定時候,持續下去,那真會通過疫病死光西平府的每一個人。

    那真的不是高方平的目的,高方平沒有那么殘忍,可李乾順他們愣是不投降,能奈何?

    面對如此頑強的西夏棒槌,他們目下仍舊有右廂軍司的七萬多精銳防守西平府和興慶府。這種情況下打起來就是硬戰,用大炮當然可以轟開西平府的門,但那樣的兵速流動還是太低,就算配合云車攻城,宋軍打下西平府的代價會太重。

    在手握王牌的現在,高方平不會接受這種傷亡代價,于是高方平雖然不忍心,但要不就西夏投降,要不就持續炮火攻擊,維持到西平府的每一個人被瘟疫吞沒。只有這樣的路了,這就是戰爭。

    高方平現在比任何時候都明白什么叫慈不掌兵……

    “八百里加急!八百里加急!”

    深夜的汴京城外,老遠就有快馬打著西北轉運司的旗幟奔馳,一邊跑一邊大喊:“劉節帥夏州大捷,高方平挺近西平府!”

    汴京的守城軍士屁滾尿流的開城放人進來,連手續都不要了,因為一年多的國戰持續,來回傳遞加急的就那么些人,都熟悉了。而且這種時候這些犢子特別囂張,絕對沒有京城的軍伍喜歡和這些人對話。

    所謂的八百里加急是對朝廷的交代。

    其實民間的戰地爆料人的消息,是早于官方三天就進京的。所以汴京的民間也早就炸鍋了。

    汴京就是這個時代的不夜城,夜市那不是一般的熱鬧,不但是有錢人的專利,也是睡不著的憤青們的專利,他們照樣會通宵達旦的守候在軍事茶館之內等著討論。

    _密_,可愛而不失豐_滿!!:

本文網址:http://www.ceqank.tw/xs/0/462/8759698.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m.a5xs.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99真人娱乐城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