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4章 喜憂參半

推薦閱讀:都市顏值系統我的弟子從地球來高武之我是秦鳳青承包大明我是狗策劃都市狂少法爺永遠是你大爺木葉之最強肉遁不二妃重生彪悍小萌妻

    說起來戰爭是個很奇怪的事。

    不論冷兵器時代還是熱兵器時代,但凡需要血拼的戰爭,士氣都非常關鍵。所以不論古代和后世都有“兵敗如山倒”一說。

    戰爭猶如資本市場上的踩踏式下跌一樣,但凡在初期,都沒人敢“空手接刀”。

    所以軍事上的兵敗如山倒,也是資本市場的“趨勢論”。

    猶如納粹進兵蘇聯初期,那就是趨勢,任何參與對抗趨勢之人都會猶如后世某年的“股市開市就熔斷”一樣、被無情碾壓一空。

    下跌不可怕,可怕的是所有部隊在山頂或山腰時候被套牢,于是絕對反擊時候就沒資產補倉了。

    說穿了這就是老爺爺的“論持久戰”。也是此番大魔王主持整個西北戰區的核心思想,趨勢來的時候不能豆腐擋刀、不能把真正能戰的部隊套牢。于是就有了朱可夫元帥似的“喪權辱國論”,有了劉延慶部撤下去休養生息的戰略部署。

    高方平于石龍關大捷,對于大宋的意義重大,那基本等于資本市場上烏云蓋頂時期、一根沖天而起的放量超級大陽線,那就是扭轉趨勢,正式的反攻就會開始。

    太陽底下沒新鮮事,其實朝廷前三排的老爺、他們主持國戰時候,也是猶如股市里那些追漲殺跌的技術派一樣,下跌的時候別指望他們補倉(派援軍),真的,他們不割肉止損、繼續收縮軍隊保衛軍師就算好的了。

    但隨著石龍關大捷,種師道部和劉延慶部的戰略反攻一片飄紅的時候,那么朝廷也就會很猥瑣的開始“追漲”了。

    早在十一月初、西北形勢一派大好之際樞密院就做出部署:江州軍換防。原江州駐泊司畢世靜部,擴軍整編為一萬五千人,升畢世靜帶禁軍副都統制官銜,由江州開往西北戰區,參與河中府戰役。

    特殊時期,一切人員由畢世靜挑選,馬軍司以及步軍司之軍馬,目下的裝備,全部優先傾斜畢世靜部。

    在戰爭已經深入七個月以來的現在,大宋最不缺的就是裝備,汴京豬場以及江州的許多工廠、在戰時機制下許多產能都轉軍工了。

    之所以挑選畢世靜是陶節夫相爺的主張,老陶說了,打戰打的是人和,畢世靜有過多次跟隨小高作戰的經歷,默契度夠。他還有過“天子廟峽谷大捷”的簡歷,軍事也過硬。

    這就是畢世靜被挑選出征的原因。至于江州的安防,則有殿前司重新部署軍務接替。

    這個決定,是皇帝和朝廷于大觀四年十一月中的部署,而當時的河中府還沒有陷入最危險時節……

    江州。經過臨時整編后、密密麻麻的軍伍正在登船。

    畢世靜將軍猶如奴隸主一般,騎在馬上狂揮著鞭子喝道:“快快快,都給老子快些,必須最快速度投入戰區,若河中府淪陷小高相公陣亡,那就再無希望了!”

    除了旗艦榮德帝姬號,汴京匠作監的“鄆城號”大船也早就建造完畢,一起參與了戰爭的后勤運送。

    非但如此,這段時間戰時機制下,江州大爆生產力,二艦三艦,包括排水量三千噸的巨無霸四艦五艦六艦,都已經造好。在配合無數中船和小船,成為了西北戰場的戰略運輸隊。

    限于特殊情況下,這些船暫時不交付大鯊魚關七使用。不過仍舊算是關七的船只、租給朝廷。同時關七的商隊此番也隨軍出陣了,算是各種物資供應商之一參與協調,除了關七外,奸商西門慶也從各地組織了各種藥材等等一切能用得上的物資、等著去賣給紅頂奸商高方平。

    是的西門慶和關七不是來打戰的,他們是來發戰爭財的。

    小李綱被朝廷委任為畢世靜部監軍,而時靜杰則留守江州這個大基地。

    一切就緒整裝待發,全員配備了新材料裝備的畢世靜部,攜帶兩千七百軍馬,一萬五千新軍,正式開始投入西北。

    一時之間,江面上的船隊尤其壯觀,那真猶如鯊魚群遷徙一樣……

    十二月初的大雪磅礴!

    在已經很不利的情況下,察哥部正式發動了第三十次河中府攻堅戰。慘烈程度比第二十九次更嚴重。

    正式進入寒冬時日,對雙方都是嚴酷的考驗。

    察哥部主力來自兩黑軍司,而兩黑軍司駐扎在最北方的嚴寒地帶,他們能在最嚴酷的環境下作戰生存。但嚴重的在于,西夏四十萬大軍于春季起兵,其設想是在兩個月內吃掉劉延慶部,以閃動戰方式迅速占領部分區域。進而在秋季前,收獲占領區糧食和人口。以便來年再戰。

    所以他們整個戰略計劃是在夏季作戰,屬輕裝上陣,各種御寒物資幾乎處于空白。現在卻被高方平拖在了河中府享受寒冬。這就是察哥部致命的地方所在,也是他急于在最冷的三九天來臨前,打下河中府的原因。

    對高方平而言,有城池依托,寒冷看似不嚴重。但城內的取暖也不是個小問題,糧食不缺,但守城的木材本已緊張,制作神臂弩箭只的竹才也非常緊張,卻要于這個煤炭斷絕補給的時候,供應城內幾十萬百姓的適度取暖。

    這就是高方平面臨的問題。

    城內不能沒有取暖,因為河中府的房屋已不夠了,目下河中府集中了非常多的戰區撤離下來的難民。若沒有取暖,西北寒冬能要了這些人的命。

    還有最致命的一個問題是:進入冬季溫度低,云車被雪覆蓋,這個時候守城全靠硬拼,猛火油的對攻城車的攻擊效果不大了,與此同時第一批研發的“鐵坨坨”有不少缺陷,在這個時節的啞彈率很大。

    于是這便是宋夏之戰開戰以來最嚴酷的一戰。

    從十二月三日開啟的拉鋸戰,目下持續到了十二月六日。

    越打察哥部的攻城車越多,他們幾乎砍光了附近的木材,整個戰地上,進入夜里時候只見到處火光沖天,仿佛篝火晚會一樣,那是西夏人在取暖,坐看河中府攻防戰進展。

    城內戰地醫護隊伍的峰值處理能力早到頂了。大幅傷兵死亡早在十一月就開始,人員密集的目下為了不導致瘟疫擴散,死亡軍士會當即焚燒火化,然后無數戰地百姓圍觀尸體焚燒。

    某種程度上這是節約木材的舉措,河中府形勢危急,已到了需要“焚燒尸體取暖”。但也就是在這個時候,在大宋一向不待見軍人、老百姓對他們有了虔誠的心,大頭百姓這是第一次感受到了被保護,這些人縱使戰死了,尸體仍在“發揮余熱”。

    大頭百姓自來也不知道什么叫英雄,但這個時候,那個喜歡帶著虎頭帽到處走的小蘿莉梁紅玉告訴他們:這就是英雄。

    除了高方平這邊。史文恭部的戰損也在急速擴大。

    永樂軍擔負了阻擊、騷擾、牽制察哥部戰爭作坊的任務。但進入大雪天以來,那些鍛造出來的精鋼鎖子甲不能保護他們和戰馬了,必須脫下來。因為鐵甲穿在身上如同一個大型散熱器一般,會源源不斷把一切熱量傳導在冰天雪地間,別說人受不了,馬也受不了。

    此外需要超機動阻擊察哥后方,雪地就是限制機動力的泥潭,若還帶著沉重的重騎裝備那基本就跑不起來了。至少在新的“神馬”育種成功前,做不到這種戰術。

    所以從下雪以來,原本幾乎無傷害的史文恭部,戰損已經接近兩層了,三百多個精銳已經陣亡……

    時間往前推演到十二月一日,大雪封山之際,劉延慶部以較為慘痛的代價贏得了銀州會戰,殲滅西夏軍滯留于長城以北的最后殘部,雖然比種師道的預計晚了些日子,但是至此正式宣告:收復宋夏之戰以來的所有失地。

    劉延慶部已經不能再打,而種師道部始終算是以逸待勞,于是之前的部署便有了松動。劉延慶部繼續打散,抽調十個整編軍進入秦鳳軍系,參與南下配合種師道部給河中府解圍,其余的劉延慶殘部守衛中部和東部長城防線,順便形成對察哥部的第二層包圍圈。

    獲得兵力加強之后后,種師道親帥五十三個軍,十二萬兵力于晉州和延安府兩路出兵,逼近河中府,最終于永樂縣一代部署,正式和永樂軍部依托永樂縣、河西縣,形成了聯防線,基本完成了對察哥部主力的反包圍……

    “報……史文恭將軍來訪!”秦鳳軍系河西縣行營帥帳,一個小兵慌張的來報。

    “慌什么。”

    種師道這才說著,只見無比粗魯史文恭已經闖入帥帳,有些惱火的抱拳道:“卑職參見老種帥。我三次發文,要求聯合您部進兵河中府的文書為何一直得不到不回應,再拖延下去,小高相公部守不住。”

    種師道大酷吏風范的一擺手道:“瞎咋呼個什么,不用理會,他守得住的。”

    “你!”史文恭繼續道:“好容易等到了北伐大捷,集中兵力南下了,已經擁有一戰的實力,老種帥啊,時機成熟了,必須要打了。”

本文網址:http://www.ceqank.tw/xs/0/462/6376399.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m.a5xs.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99真人娱乐城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