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0章 梭哈戰術

推薦閱讀:超神寵獸店我有一群地球玩家親愛的盛醫生重生錦繡田園敗家導演強寵密愛:重生天后有點拽師妹威武奶爸有植物系統漢闕大國戰隼

    “大觀四年八月初至九月中,西夏軍主力察哥部因戰略錯誤、后勤補給出現簍子、其投入總計二十七萬兵力,圍困西北后勤重鎮河中府,被高方平部鐵鐵牽制住了。”

    “河中府以北之地區,殘留西夏軍十萬左右。但因高方平之戰略戰術應用得當,八月初于石龍關大捷后,西北戰區的戰爭主動權正式易手。利用察哥錯誤戰略、牽制其主力于河中府之際,秦鳳路、永興軍路,投入兵力十九萬,成功切斷了察哥部與北方部的呼應,形成反包圍。”

    “八月上旬,劉延慶部集結兵力七萬發起晉州會戰。八月中旬,種師道部集結兵力六萬發動解州會戰。兩戰役于八月末宣告大捷。”

    “八月末至九月中,秦鳳軍系以及永興軍系,各自依托已收服之解州和晉州,發起對西夏殘部大小戰役十九次,殲滅西夏軍三至四萬間,我兩部軍士損失當在一萬至一萬五間。”

    “目下,劉延慶部依據新的作戰指令已經北上,展開汾州會戰,下一步將取銀州。而種師道部五戰五捷,基本已經收復延安府以北之地區。”

    以上,又是一次大朝議做半年總結時,陶節夫神采飛揚的代表樞密院,對皇帝做出西北軍事匯報。

    趙佶心情大好的笑道:“有老成持重的陶卿于朝廷坐鎮,又有驍勇善戰的小高卿家于前線部署,朕之江山便會穩當,朕就放心。眾卿皆在關鍵時刻為國操勞,都辛苦了。”

    然而這只是好的一面。

    不好的在于,盡管西北之戰略形勢已全盤扭轉,只等汾州和銀州“解放”,那就可以正式宣告收復所有失地。但察哥部主力仍在,集結二十七萬兵力圍困了河中府。

    作為西北的后勤重鎮,西北戰場的主心骨,若河中府淪陷、高方平部被滅,那就又要扭轉局面,成為新的心腹大患。

    到底能否守住河中府?

    以陶節夫的經驗看是守不住的。

    盡管小高驍勇善戰,河中府防御力也不差,但區區兩萬不到的兵力,要抗住背水一戰的察哥部十四倍兵力,那真的很玄幻。

    高方平那離經叛道的想法陶節夫雖然能看懂,他小子是甘愿作為肉盾咬著察哥撕逼,為劉延慶和種師道部收復北方、搶秋收糧食創造戰機。這很重要,因為若不在秋收前收復大部分失地,那意味著手里有糧食的西夏軍雖然被動,卻也接近滿狀態復活了。

    在西夏主力仍在察哥手里的時候發生這事,那真不是好事,真要如同以往幾次宋夏之戰一樣,打成數年的持久戰,一舉掏空國庫,殺滅西北的每一絲生產力。

    所以高方平看似在賭國運,卻也實在不得已而為之了。目下種師道部基本已經完成了高方平下達的作戰任務,同時基本維持住了對察哥部的戰略合圍。

    但是到此,種師道部也不能動彈了。因為他還要謹慎和長城以北的卓洛軍司對持。

    那么最好情況是:劉延慶的汾州會戰、以及銀州會戰,必須在短時期內、小代價情況下完成,從而做出戰略機動,分兵南下、配合種師道部對察哥部主力騷擾,以減輕高方平部守衛河中府的壓力。

    一但做到這樣的戰略平衡,陶節夫就有信心于明年開春之際,擊敗察哥部主力于大宋腹地。

    想是這么想的,但所謂的報喜不報憂陶節夫和張叔夜們也會。

    現在他們只找著好聽的消息說給趙佶聽了,而故意隱瞞高方平部的危險,這就是各位目下各位相公達成的政治協商。

    否則啊,以蔡京為首的相公們早前真被趙佶嚇到了,趙佶不是逃避那么簡單,梁師成有秘報送給蔡京和張叔夜,說官家有撂挑子傾向,想傳位給京兆郡王趙桓。

    媽的雖說趙桓是嫡長子,合理合法的繼承人,此點沒人敢說。但那就是一個孩子啊,真到了哪一步,就是王皇后變太后聽政,以小高那頭鯊魚和皇后娘的關系,又是趙桓的實際師傅。那么就連張叔夜也都當心,那頭小鯊魚在不定性的輕狂之際過早當權,有一群人要哭瞎。

    于是就這么的,以蔡京為首的人的意見就這樣:別在嚇唬皇帝了。別讓小魔王過早的“少年得志”……

    十月初,轟轟烈烈的河中府攻防戰正在進行時。

    看似察哥部已經和高方平部進行了大小戰役二十三次。但是雙方都心理有數,還沒有真正的熱身,沒進行竭撕抵里的大撕。

    雙方都還處于試探階段。

    察哥始終在試探、觀察高方平的峰值防守能力有多大,試探河中府的物資,士氣,軍備充足程度。

    而高方平也在試探察哥部有多想拿下河中府,他的士氣和整體作戰素質如何?他察哥愿意付出多大代價拿下河中府?

    然而試探到此,其實雙方都還沒有底。

    高方平清楚察哥部的士氣有限,作為進攻方,他夾近三十萬兵力圍困,當然可以打下河中府。然而高方平現在的結論是:察哥還在遲疑是否要付出慘痛代價硬啃河中府?

    這個局面對于誰都是兩難。若最終拿下了河中府,但代價太慘痛的話河中府也只是一座孤城,士氣低落到極限之后,意味察哥再也沒能力帶著這只慘勝的軍隊回家了。

    這就是察哥的兩難,目下西夏主力仍舊在他手里,只要愿意部分認輸,他仍舊可以大概率帶著這二十七萬精銳回西夏。種師道和劉延慶的包圍圈,大概率圍不住這股想回家的洪流。

    其實那就是雙方的最好結果。

    但現在看來,察哥、或者說他的屬下們仍舊不甘心,還在猛烈試探。而高方平也正在盡最大努力的做出戰爭動員,以獅子搏兔方式,硬撼西夏人的每一次攻擊。

    這就是打氣勢戰。

    必須要做出手握王牌的底氣來“梭哈”,讓察哥下意識覺得硬啃河中府的代價不可接受,于是雙方才能暫時的取得平衡。

    當然了,高方平的這種沖硬漢的戰法,代價相對較大,防守河中府已近兩月,死傷不輕,最精銳的禁軍部在需要節約火器和神臂弩的戰術下,是用血在拼,折損已經兩千余。

    雖然大多數只是傷,但他們需要休養,已經給戰地醫護團隊帶來了很大壓力。是的,目下僅僅這樣,但河中府的醫護能力已經達到了峰值。若繼續維持這樣的戰法,很快禁軍精銳的戰損就會呈現幾何式增加,會因為救治不利,開始發生大幅死亡情況。

    這是高方平的難題。

    至于察哥,他的第二難題在于永樂軍史文恭部。

    西夏軍圍困河中府兩月,但后方制造攻城器械的進度非常有限,始終未能掌握“峰值攻城”能力。

    什么叫峰值能力呢?就是利用鋪天蓋地的云車圍滿整個河中府,成功形成上千個“兵力投送通道“,才有可能用硬派戰法一舉上城,大幅吃掉高方平的守城精銳。

    否則試探性進攻以來,高方平的部隊簡直是一群戰力爆表的瘋子,在投送能力不夠、不能正式對河中府飽和式進攻的時候,那緩慢的“百通道”兵速流動,完全就是送去給他高方平刷經驗值、增加士氣的。

    最致命的在于,攻城能力值雖然在緩步放大,但進度太慢。因為后方的“西夏戰爭作坊”已被史文恭突襲兩次,造成兩千工匠輔兵傷亡,以及許多的半成品被燒毀的事實。

    無奈的又在于永樂軍是超機動,猶如毒蛇一般看準出擊,通常是攻城戰進入關鍵時刻,最無暇分心的時候他們就出來。他們那種精銳重騎兵,只要一千人出擊,就能對上萬的輔兵造成嚴重傷害。還無法圍捕。

    察哥不能調集主力吃下永樂縣,因為那不可能,就算是縣城也不是一時半會能打下來的,而一但分兵離開河中府,則有可能會有各處的船運進行滲透、開始對河中府輸送戰略物資。

    另外種師道部的部分兵力已經開始南下,就快和永樂縣貫穿了,所以史文恭部理論上也受到“棋盤大龍”的保護了,若去硬啃史文恭,有可能被重演石龍關一幕,西夏軍若再被一次殲滅戰的話,這個戰就沒法打了。

    慶幸的在于,目下察哥軍中的士氣有所回升。因為有了糧食。

    別處的糧食察哥拿不到,但圍困河中府兩月,種師道和劉延慶部又忙于往北方作戰。于是河中府地區的糧食,就都是察哥的了。

    許多人認為這是高方平的失誤,為何不在撤離七縣百姓的同時毀掉糧食?

    然而一是沒足夠時間,二,這是高方平故意的。最終目的就是要用部分糧食把察哥部吸引在河中府,若是他們沒有糧食而強勢退兵,不但破壞了種師道和劉延慶解放北方搶糧的計劃,還會失去戰略合圍察哥部的機會。

    高方平一以貫之的戰略是要全殲此番入境的西夏軍,一舉在十年內解決西北隱患。不是說你想打就打進來,不想打了又帶著主力軍團就突圍離開,以便三年后又來。

    有那么好日的美女啊?

本文網址:http://www.ceqank.tw/xs/0/462/6375041.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m.a5xs.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99真人娱乐城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