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5小說網 > 軍史小說 > 大宋的最強紈绔子弟 > 第658章 上訪黨的殊死一搏

第658章 上訪黨的殊死一搏

推薦閱讀:都市顏值系統我的弟子從地球來高武之我是秦鳳青承包大明我是狗策劃都市狂少法爺永遠是你大爺木葉之最強肉遁不二妃重生彪悍小萌妻

    高方平道:“兩黑軍司什么意思呢,又部署在什么地方呢?他們歷來部署在西夏最北方,處于遼國北方西方的邊境。那么兩黑軍司面臨的是什么呢?是咱們宋人體會不了的惡劣氣候,以及強大的遼國鐵騎。”

    到此,高方平坐了下來道:“黑山黑水的惡劣氣候,是最出戰士的地方,因惡劣的氣候造就了他們堅韌的思維和斗爭的決心。自古以來最精銳的部隊,當然要防備最危險的地區。咱們宋人戾氣不重,不被蠻子看在眼睛里。這就是卓洛軍司在宋夏邊境,而兩黑軍司在氣候惡劣的遼國邊境的戰略意義。”

    聽到這里,劉法和徐寧也聽得微微色變了。

    高方平又道:“所以是的,此番多少大軍伐宋并不重要,但兩黑軍司南下作為察哥部主力參戰,這說明了兩個本質,一,西夏此番志在必得,不在以搶劫為目的了。在這個越來越冷的小冰河時期,他們要強勢吞下我關中作為生存之地。二,既然兩黑軍司南下參戰,就代表咱們的盟國遼國,已經放棄了咱們,他們默認了西夏此番的吞并意圖。”

    劉法色變喝道:“這群遼狗白眼狼,年年收我歲幣卻如此作為……”

    高方平抬手打住不讓他說下去,環視一圈道:“罵什么都沒用,國與國之間,永遠不存在眼淚和同情。咱們必須現在就做好出征準備。相信我,劉延慶能暫時抗住兩黑軍司只是假象。一但守不住長城,以兩黑軍司的精銳和戾氣,那后果不堪設想。”

    頓了頓高方平再道:“目下開始起,北1京禁軍進入強集訓狀態,且必須保持每天進行我的精神貫徹和政治方針學習,這甚至比素質訓練更重要。另外,從各縣調集糧食,生產飼料,作為軍糧供應北1京駐泊司?”

    “飼……飼料?”徐寧也都一臉黑線。

    “是的飼料,戶部侍郎、大名府知府高方平我帶頭一起吃,你徐寧和其麾下有意見嗎?”高方平不懷好意的道。

    “額。”徐寧哭著臉道:“卑職當然知道那可以吃,可終究有些不好聽,不過相公您都帶頭了,加上末將帶頭,應該也說得過去的。”又看向劉法不懷好意的道:“劉將軍你不會有意見吧?”

    劉法想死的心都有了,他在皇宮待了一段時間唯一就是可以吃,現在聽說要帶頭吃飼料,一陣陣尷尬。

    高方平呵呵笑道:“別如同死了爹一樣,相信我,攤烤出來香香的,不難吃,雖然說不上山珍海味,但其實就是餅。”

    “可卑職仍舊不明白,咱們吃飼料和宋夏之戰有什么關系?”劉法固執的道。

    “有的,你們吃了我念頭才通達,我念頭通達了,當然就能更好的策劃。這個理由夠不?”高方平道。

    都知道他又耍流氓了,于是紛紛泄氣的去執行了。

    徐寧還好些,但劉法又想不通的在于,強集訓是對的,但為何浪費時間政治學習,還說這比訓練更重要?劉法也不免認為,他這個家伙混入宰執的話,會把大宋斷送的……

    事實上高方平所做的準備全是認真的。

    政治洗腦當然比訓練更重要。其實他們已經是殿前司系禁軍,基本素質就算不好,也不會差。差的就是紀律和作風。

    這就猶如將后來的禁軍面對金國鐵騎、簡直不能戰,但以岳飛為核心的各路泥腿子義軍敢戰士,卻可以把金兵打的滿頭大包一樣,因為岳家軍有政治,在他們那個群體已經進入了信仰狀態:搶回家園來。

    所以現在雙管齊下,最重要的讓他們都進入狂熱信仰狀態:保家衛國!

    緊跟著,高方平派了原虎頭營老兵,加上讓梁紅玉挑選了一些少年軍里骨骼驚奇的半大孩子出來,現在讓這些人,拿著知府高方平的行文,進駐北1京駐泊司作為各級單位的“政治委員”,督查學習。

    目下的任何一切,都對政治學習讓步。

    別看梁紅玉是個小屁孩,其實她雖然萌,但政治上是很過硬的。加之北1京少年軍已經成立兩年多,用的是高方平的教材。然后最了解高方平核心的李綱,還曾經跟著來北1京了一段時間,那些時間,小李綱主要就是給少年軍講課培訓。

    所以是的,目下的北1京少年軍雖然規模小,十五歲以上勉強堪用的只是五百多人,但這些人真的是高方平的黨衛軍了,他們已經被忽悠瘸,做小集體的政委是可以的。

    這是政治軍事兩手抓。

    至于飼料,其實這么久以來就是個噱頭,除了永樂軍外,沒有真正用飼料做軍糧的部隊,西軍也只是在特殊時候部分混用。

    但其實提升身體素質,這就是最有效的,不輸給強集訓效果。

    說白了飼料就是蛋白質含量很高的全營養素,肉吃多了還拉屎困難,但吃那全是五谷粗糧的東西不會。雖說都是殿前司系的禁軍,他們身高是很高很標準的,但是以大宋的環境,普通士兵廋的和些猴子似的,這在熱兵器時代沒問題,但冷兵器時代,體重和戰力的影響關系還是很明顯的。

    并且所謂久旱逢甘霖,吃飼料的初期效果會非常明顯,以前的永樂軍就是證據。開始使用飼料后,再配合適度的訓練,能把這些家伙在三月內,從空有骨架的猴子,變為這個時代比較精悍的肌肉男。

    永樂軍真是這樣的,他們只是經常帶著甲板、裹著腦袋而已,有時候馬都裹著腦袋,如此會引為笑料。但實際上就算不拿刀,他們僅僅是形體都會給人壓力的。

    所以是的,臨陣磨槍不亮也光。高方平打算利用現在的時間做準備,既然劉法說北1京駐泊司雖不是精兵卻是只軍隊了,那就值得努力一下。

    可惜的在于,北1京的政治戰役尚未大捷,還處于和他們斗智斗勇時期。這讓高方平需要用到禁軍,不能出其他亂子。

    否則,高方平會把駐泊司的軍官也全部開除。立即大換血,派可用的人接管。堅決按住喝兵血吃空餉的苗頭,來一場軍隊內部的“全民戰爭”,戰爭主體就是弱勢被剝削的士兵,被斗爭主體是和地主性質一樣的喝兵血軍官。

    這才是真正能保證信仰和戰力的措施。否則啊,縱使現在空餉和兵血相對不算嚴重,然而一邊讓大頭兵喊著保家衛國口號,一邊剝削他們的軍糧和錢物,那真有些諷刺。

    所以這是核心利益,只要穩定下來,在國戰已經開啟的現在,高方平一定會動禁軍軍官利益的。不服氣就威脅勒索打擊報復,甚至砍他們腦袋。服氣的保留個“為國服役期滿”的好名聲,給予一定經濟補償退下來。就這么一回事。

    所以現在高方平比誰都急,與何足道他們的戰爭斗爭不結束,就必須依靠禁軍系統,就不能現在動軍官改革。但現在不改,所進行的強集訓和政治學習,效果是大打折扣的。

    “道祖保佑,總之快一天是一天了,我等著過河拆橋反手迫害他們呢,給點運氣配合一下。”高方平早把道士得罪的不要不要的,現在卻開始請求道祖保佑了……

    屋漏又遇連夜雨。

    京城蹲點的韓世忠出事了,介于目下上訪黨也進入了最后殊死一搏的境界,維穩難度非常大,小韓在京師捉了那么多人,最終事件還是敗露了。

    聽聞有北1京系的軍人敢在京抓捕秀才上訪,藤元芳怒不可泄,認為這是對天下文人的褻瀆,于是韓世忠和“京城辦事處”的九十五個虎頭衛被抓了。

    對于維穩頭子韓世忠,藤元芳打算對他判處死刑。

    好在高方平夠猥瑣,讓韓世忠進京的時候就想到了這種可能,所以小韓是帶有給陶節夫相爺的書信在京工作的。

    恰好韓世忠被抓時候,宋夏之戰開啟。陶節夫不敢大意,親至開封府威脅藤元芳不許判,把韓世忠和虎頭衛給撈了出來。

    理由是此番宋夏之戰形勢不對,不同于以往,實在酷烈。雖然河東路主力已經開赴永興軍路參戰,但是在陶節夫的嫡系老將折可適戰死的現在,陶節夫情緒很悲觀,認為西北興許會扛不住,那就必須要啟用驍勇善戰的高方平從北1京出兵。

    在陶節夫的眼里韓世忠當然該死。媽的當年這小子打銀州的時候就立了功的,但是陶節夫覺得這孫子就是個流氓,就是不重用。除了種師道和高方平那種混蛋,誰會用韓世忠這種流氓啊?

    但是現在沒辦法,戰爭一開場就進入了白熱化,一切問題都要為宋夏之戰讓路。在有可能啟用高方平從北1京出兵的當下,陶節夫絕對不容許開封府把高方平系的猛將給宰了,若發生那就全亂了。

    所以啊,韓世忠們雖然躲過了一劫,卻是最終也沒有好果子吃,被陶節夫相爺走后門撈出來了以后,全部吊在陶府內打得哭爹喊娘的,可比他們扇秀才后腦勺慘太多了。

    他們此番終于被大魔王害得哭瞎了……

    a

本文網址:http://www.ceqank.tw/xs/0/462/6355007.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m.a5xs.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99真人娱乐城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