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3章 讓你上訪

推薦閱讀:都市顏值系統我的弟子從地球來高武之我是秦鳳青承包大明我是狗策劃都市狂少法爺永遠是你大爺木葉之最強肉遁不二妃重生彪悍小萌妻

    何足道繼續臉皮很厚的樣子道:“明府,您若一意孤行,不顧及同僚面子,下官真會寫折子告狀的。這是您最后一個糾正錯誤、當眾道歉的機會了?”

    高方平湊近道:“告狀我信。但你絕對不會寫給朝廷和皇帝。因為你不蠢,你當然知道皇帝又多寵我。朝廷又有張叔夜坐堂,如此情況下我只是戾氣重了些,但接管府庫還真在我治權內,在官面上我是對的,并且無需理由。于是我敢肯定,你只會對你們梁爹告黑狀對吧?”

    何足道有些尷尬,的確,本質已經被高方平看穿,這是他有恃無恐的原因。戶部侍郎根據需要接管地方府庫這當然無法告。不過哼哼,你還真說對了,老梁在這事里照樣一屁股屎,他沒理由不挺大家的,否則若是捅出了簍子,雖然他不會死,但他還好意思繼續坐在中書門下做“梁中堂”?

    于是就此心照不宣了。高方平不妥協,強勢接管府庫,且繼續派禁軍戒嚴府庫,任何人沒有戶部侍郎高方平的手諭,不能出入府庫,否則斬立決。

    何足道也不妥協,以眼神示意群官不用慌張,意思是你們不要被嚇到,待老子親自寫信進京解決這個問題。媽的咱們還沒輸,怕個錘子。并不是說沒有幾率反手整倒大魔王。他得罪的人多了,一但有理由,跟在后面扔黑錘的群體不要太多。那雖然不是老子們梁中書黨,不過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啊。

    “那么,下官是否已經被停職了?”何足道好整以暇的當眾問道。

    “沒有,何大人您這么牛,誰敢停你的職呢,那我不真得被相公們請回京去喝茶了。”高方平嘿嘿笑道,“我倒是也不怕相公們,但是我的存在不是為了和你斗法,我是要制霸大名府,要盯死你們這些混蛋。都不要懷疑,我火眼金睛,不怕得罪人,我盯死你們,包括你們睡美女時我都盯著。因為我喜歡控制。”

    說完了這讓人大跌眼鏡的話后,高方平揚長而去。

    全部人已經醉了,大魔王他就是理虧了當眾被打臉,都要強撐著,不認錯,想要用另外一個錯誤來彌補這個錯誤,就沒見過這么固執不服輸的狗官。

    北1京的吃瓜群眾們倒也沒多恨官府,主要是老梁雖然是個大貪官,不過維的一手好穩,吃相也沒太過難看,還搞了不少面子工程。加之北1京相對富裕,所以老百姓戾氣不算重。

    不過盡管如此,何足道和高方平誰是忠誰是奸,大頭百姓還是心中有數的,他們甚至不需要太喜歡高方平,只要聽到酷吏咬貪官,其實不論哪個朝代的吃瓜群眾,都會高興的,再不喜歡官府的那家伙,都會高興。

    于是高方平看似無理取鬧、用權利報復官僚的行為,就這么的一致獲得了百姓好評,算是大魔王在北1京名望的第一桶金。大家都知道,敢做事敢叫板貪官的那個魔王來了,興許北1京往后的日子會更好過……

    在內堂里,韓世忠匯報了一下那些碎銀的特點,總結道:“末將也不說不好,但是有感覺,那是來自遼地的碎銀,攜帶有明顯游牧氣味。但是看成色卻絕是我大宋的煉銀工藝,我敢肯定這些銀兩的前身,是大宋官銀。興許就是我大宋每年交遼國歲幣,從而被搶走的那些。”

    高方平淡淡的道:“關于這些暫時不要亂猜。目下和遼國翻臉絕不是我大宋的利益。我只關心,你能確定是游牧的氣味嗎?”

    韓世忠嚴謹的道:“當然無法確定,但以卑職在北方服役多年的經驗看,差不離。這批銀兩正是以何足道為的官員,找遼人街的遼商暫時借來沖門面的,而真實的府庫,早就被他們瓜分得沒有影了。”

    “行,這就好。你對銀兩的判斷,進一步支撐了我早先的判斷,這就是我讓劉法嚴密關注遼人街的目的。”高方平道。

    韓世忠色變道:“難道您打算直接撕破臉,吃了這筆遼商的銀兩?”

    高方平道:“這要到后面看形勢。但他們中我計謀,借來了銀兩忽悠,那我當然將計就計接管了府庫,并且我會很快把這筆錢花出去。聽到消息的時候,那些遼商必然著急,會來找何足道他們賠錢。那以后就是他們的問題了,不是我的。我甚至不介意引政治問題,讓被黑吃了銀兩的遼商去汴京告狀,那可是盟國洋大人啊,若把這事鬧成個大新聞,我正好借用這事,反手弄死包括他何執中在內的官僚,哼哼,走著瞧。”

    韓世忠覺得他真夠陰險猥瑣的,卻也很興奮,舔舔嘴皮,興許很快遼商群體真要鬧事出大新聞,這才是大魔王提前派兵在遼人街維穩的緣故啊。

    “去吧,現在給我盯死他們,有消息及時來報,讓時遷也出馬,何足道乃是重點,貼身監視何足道動向。”高方平擺手道。

    韓世忠就離開了……

    晚間恰好王德旺又來找存在感,纏著大魔王討論問題,還纏著大魔王下棋。

    高方平又輸了棋,便有些不高興,想把攤子掀了。

    好在沒等真的掀桌子,時遷來報道:“相公不好了,卑職親自監視何足道大人,他寫了一封信用火漆封印,交給他麾下一個秀才,讓把信帶進京去。后面的一些話是耳語,卑職不知道要把信交給誰。”

    “果然如此啊……還能給誰,當然給他們老梁爹了。”高方平泄氣的道。

    王德旺想了想惡狠狠的道:“相公必須出手制止,否則若梁中書介入,會把北1京的局面弄的非常復雜。”

    “不用你說,叫韓世忠來。”高方平道。

    少頃,韓世忠來了。

    高方平吩咐道:“韓世忠,立即帶虎頭衛出城,分三個必經之路設卡檢查,攔截時遷提供的那個人,必須攔住。”

    “是。”韓世忠道。

    高方平又指著王德旺的鼻子道:“你也去。”

    王德旺道:“抓個小人物而已,不用下官去,下官在這里和明府一起坐鎮指揮,順便陪您下棋。”

    “下你個頭,給我滾去抓人。你不在場,我的虎頭衛私自抓捕秀才真的好嗎?傳出去又是我魔王統治的黑料。”高方平把他罵跑了,老王只有屁顛屁顛的跟著韓世忠他們去抓人了……

    城外的黑暗道路上,真的分為了幾處地方設卡。

    其中一個關卡是韓世忠王德旺在的地方,不久之后真的迎來了人。只見晚間的黑暗中,城池方向來了三匹快馬,兩個武士保護著一個秀才上路。

    燃起了火把,于是把他們三攔截了下來。

    那個秀才一看他們穿著軍服,便趾高氣揚的道:“何路軍馬敢攔截本秀才去路,真個是沒了王法嗎?”

    于是虎頭營的衛士退后,王德旺走上前來仰著頭道:“殺才,在本官的面前,你那么高高在上的干嘛?來啊。”

    “在。”幾個虎頭衛走了上來。

    王德旺很猥瑣的樣子揮手道:“這小子看著鬼鬼祟祟的,于這入夜、城門宵禁的時分離開城池趕路,必有貓膩,給本官拿了回去查問。”

    我a#¥

    那個秀才一看,乃是王德旺這孫子,卻是如今這家伙鳥槍換炮,有存在感了,不禁急忙尋思著說辭。

    若是王德旺不來,那就有得扯,但既然王德旺來了,秀才又咋地,王德旺懷疑誰還真可以請回去調查一番。

    這是高方平的用意,之所以不在城內抓捕而來城外設卡。乃是因為古代城池晚間是宵禁的,非常規開城門這種重大行為,那是必須有高方平親自批準的,換誰個官員都沒這權利。

    但是顯然,北1京官僚和公務員隊伍是上下一體的,何足道的人當然有辦法讓守城的人放水開門。既然開門了出來,他們肯定沒有高方平手諭,那就是重大過失,當然可以抓捕去調查了。

    秀才正在慌張的想著各種理由,卻是已經被虎頭營的兵痞給拖下馬來,按在地上海扁了一頓。

    “行了不許亂來,不許對秀才過度用刑,他有什么問題,本官自會公事公辦。”王德旺呵斥道。

    “是。”虎頭衛這才停手了。

    不過韓世忠真的是個流氓,他雖然不打秀才了,但一起被抓捕的兩個武士又被韓世忠打了。

    只見韓世忠一邊扇他們的后腦勺一邊呵斥道:“小狗1日的,還敢跳不……讓你跑……讓你上訪……”

    扇了幾個巴掌,韓世忠又一腳踢人家屁股上罵道:還敢不敢隨意進京上訪的?”

    王德旺險些跌倒,哭笑不得,過去也給韓世忠后腦勺一掌,把他頭盔打掉了,叫道:“小韓不許胡說八道,上訪那是人家的權利。本官請他們喝茶絕不是因他們上訪,而是因為他們的出現證明了城門被無故開啟。國朝北方第一戰略重鎮大名府,在沒有知府相公批準的情況下,出了這事,這絕不是個小問題,本官絕不尸位素餐,這個事,必須一查到底,不論涉及到誰都要有個說法。”

本文網址:http://www.ceqank.tw/xs/0/462/6353285.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m.a5xs.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99真人娱乐城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