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5小說網 > 軍史小說 > 大宋的最強紈绔子弟 > 第650章 堂內的爭吵

第650章 堂內的爭吵

推薦閱讀:都市顏值系統我的弟子從地球來高武之我是秦鳳青承包大明我是狗策劃都市狂少法爺永遠是你大爺木葉之最強肉遁不二妃重生彪悍小萌妻

    知府衙門的鼓聲停止前,已全部到齊。

    既然是升帳,軍事優先。

    于是全副武裝的徐寧率先出列半跪地道:“末將徐寧,依據知府相公將令,帶天武軍右廂第三軍進城,特來繳令。”

    “末將劉法,依知府相公將令,帶天武軍右廂第四軍進城,特來繳令。”劉法出列跪地。

    “末將林沖,天武軍麾下第三軍主將報到。”

    “末將楊志,天武軍麾下第四軍主將報到。”

    “等候知府相公將令。”最后,徐寧劉法林沖他們同聲道。

    是的在赴任大名府前,原有的閑置部將們,林沖楊志魯達關勝們、轉掉天武軍系的手續早就通過殿前司完成。現在他們紛紛都是一軍之將主了。

    包括小牛皋,經過這些年的刻苦磨煉,不但武藝高強,人也長成了,還在思想政治上比他們誰都過硬,目下牛皋也是統制官了,也在駐泊司內出任了一軍主將。

    有人上位就要有人下馬,原有的將軍們位置沒了,全部轉掉回京,他們有不有怨氣高方平才管他洪水滔天,高俅這種老官僚有的是辦法安撫節制他們。

    不來就算,一但來了大名府,駐泊司原有的規則肯定要打破,一大群利益者的飯碗肯定最終要砸了。統制官如此,中下級軍官也如此,遲早會對他們動刀。

    反正不換觀念就換人,總是要換一樣的。他們有種就把高方平這個知府和高俅這個太尉給換了,可惜縱使蔡京都沒這個能量,就不要說幾個中下級軍官了。

    yy完畢,高方平起身環視一圈道:“天武軍立即依據本府將領,戒嚴大名府財政府庫,沒本府手諭,任何人不能進出。另,立即嚴密監控遼人街動靜,記住不是騷擾而是監控。再有,監控監押司,這個期間一切事物由禁軍接管,沒有本府批準,監押司上至軍官下至士兵,但凡離開營地者人頭落地。”

    索超出列想要說什么,被高方平指著道:“閉嘴,你的問題慢慢再說。”

    “是。”索超嘆息一聲又退了回去。

    高方平又道:“徐寧作為駐泊司主將,監控禁軍情況總覽。城內之具體事宜,由劉法將軍主導。”

    徐寧微微一愣,不過事實上他歷來也不喜歡這些太過極端的拉仇恨行為,也就只要這樣了。

    “末將遵命。”劉法帶著林沖和楊志離開去辦事了。

    至于文官系統內,除了裴炎成和王德旺外,大家一聽說戒嚴遼人街監視,全部一起色變,紛紛臉頰如同豬肝似的。

    沒人知道高方平是不是知道了些什么,為何會突發奇想的來這么一出?

    于是不少官員不冷靜了,群體性的道:“明府此舉萬萬不可。事關遼商利益,就關乎我大宋盟國遼人的利益,這在政治上乃是敏感行為。若是為此而出了事,誰也擔負不起。”

    “少嘰嘰歪歪的,我下的令當然我負責。”高方平道,“再說本府只是監視,又沒說要干什么,遼商都還沒急你們急個什么?難道這其中也有你們的貓膩?”

    于是他們臉色紅一陣白一陣的,但也沒人說話了。

    何足道適時的出列道:“知府相公,下官有些話不知該不該講?”

    “講吧,我還能封了你的嘴?”高方平呵呵笑道。

    何足道侃侃而談道:“固然明府是有擔當的人,和一般推卸責任的官僚不同。雖然是您主導,您下了命令。但他們也沒說錯,事關遼商利益,事關我大宋的商品貿易利益,又牽涉了強大的盟國問題,它就是一個嚴重的政治問題。您說您負責,這看似是有擔當。但下官不敢茍同的在于,這國家并不是您一個人的,為了您的一時喜好沖動,卻讓整個國朝一起擔負風險。下官不是有意的和您作對,但身為朝廷命官便想提醒一下。”

    “不錯不錯,何足道大人說的乃是正理,明府慎重啊!”全體官員又和稀泥道。

    我@#¥

    高方平昏菜了。

    這個何足道果然是個人物,比一般人難對付多了,他說的問題還真是個問題,從理論上是反駁不了的,至少在大宋很難反駁。

    “說完了嗎?”高方平道。

    “說完了,請明府采納。”何足道說道,“還請書記官,如實記錄在案。”

    “說完就行。然而我并不采納,仍然依照本府之命令執行。”高方平耍流氓了。

    “你……”何足道不禁大皺眉頭。作為一個訴棍他最討厭人家“不講道理”了。

    就連裴炎成也覺得略有不妥,出列道:“其實……明府應該考慮一下這個建議,戒嚴遼人街這的確有些不妥。”

    高方平道:“不考慮。這個問題我一言堂決定。至于理由……王德旺。”

    “下官在。”總算被點名了,老王很高興的樣子,這下有存在感了。

    “你司法口,給他們解釋一下,為什么我可以在這個問題上一言堂。”高方平道。

    王德旺照樣訴棍模樣的念著胡須侃侃而談:“關于明府提及的這個問題,北1京駐泊司不屬政府系統,而屬于皇家禁軍編制,依大宋律和祖宗規矩,禁軍是一人負責制。即是說皇帝在,他們對皇帝負責,皇帝不在,他們對皇帝欽點的守臣負責,而不對官僚集體負責。這不是政務而是軍務。同理,監押司索超將軍所部廂軍,屬于政務系統,除非明府使用他們,我堂上文官才能集體表態。但明府并未使用廂軍,于是不存在需要大家同意之說法。”

    高方平看向裴炎成和何足道道:“現在你們還有問題嗎?”

    “沒了。”裴炎成尷尬的退了回去。

    何足道卻是不會就這么算了,說道:“那便再請王曹官解釋一下,關于裴炎成私自帶人、慌稱知府相公命令,隨意顛覆體制,對我財政口指手畫腳的行為算什么?”

    “這……”王德旺一陣尷尬,其實他和裴炎成關系也不好,但是若咬了老裴,肯定要被酷吏教做人的。

    所以王德旺目下就尷尬了,真要解釋的話要不就是大魔王違規。但顯然依照官場固有規矩,高方平不會有錯,于是只有裴炎成背黑鍋了。

    這個黑鍋不大不小的,裴炎成麾下跟著犯渾的人鐵定死路一條,就算是他裴炎成,也至少是違反體制被記錄在吏部,然后一腳踢飛,滾去吏部待崗再就業。

    所以,王德旺滿頭大汗的不說話。

    “說啊,王曹官你不是能說會到嗎,啞巴了?”何足道說完,全體官員不禁哈哈笑了起來。

    他們就這德行,王德旺自古以來就是北1京的笑料。笑著笑著也就習慣了,加之他沒什么威望和能耐,大家還相反喜歡留著這么一個棒槌在北1京做官呢。

    這下被眾人嘲笑,王德旺臉都憋紅了。

    高方平也微微一笑,總體還是覺得王德旺有些萌的,就不為難他了,開口道:“何足道你別為難王德旺,怎么不沖本府來?”

    “那便有請明府當眾回答,裴炎成這瘋狗的行為算什么?”何足道開始將軍。

    書記官一陣頭疼,沒被特別吩咐,真不知道該怎么記錄這些幺蛾子。媽的這里的幺蛾子越來越多了啊,在這里做書記簡直等于找死。可惜大宋的書記不是官而是吏。

    高方平耍流氓的樣子道:“裴炎成什么也不算。他去府庫,乃是奉我之命而去,服從上級調遣,他有什么問題?”

    “你……”何足道不禁一陣郁悶,意料不到這狗官連遮羞布都不拉,就這么開始裸奔了。

    “我什么我,我對府庫好奇,不能去過問啊?”高方平摸著下巴道。

    “可以的,明府你可以的。”何足道念著胡須道,“然而就算您好奇,也不該隨意顛覆規矩,您可以直接詢問下官。朝廷派下官在這里執掌府庫是有原因的,您不能無理由的情況下繞開我,讓不關事的裴炎成來過問。您看看您瞧瞧,這不就出了大事,死了人,真不知道這些責任該誰來負。下官認為,這便是今天需要討論的第一個問題。”

    高方平道:“書記官記錄如下,本府做官不久,初來北1京不熟悉。于事務繁忙下忘記了規矩,恰好遇到裴炎成,便口頭吩咐裴炎成代理府庫這事。”

    然后看向何足道說道:“何曹官還有問題嗎?”

    何足道道:“這個事務上,明府您不止是忘記規矩這么簡單。根據您在其他地方的不良簡歷,您專門繞開我這個主要財政官員就是不對,甚至讓人誤會您在謀劃什么。作為大名府知府,在您有確實證據、證明下官我不可信任前,必須信任我這個朝廷任命的財政官員,也需要通過我才能干涉府庫,這就是需要有我這么一個曹官的原因。這不是軍事,不是您一人負責制。”

    “然而。”高方平話鋒一轉道:“你似乎忘記了,老子有個戶部侍郎銜?”

    王德旺總算抓住了機會,出列道:“若是如此,那當然順理成章,明府帶中央職務戶部侍郎,就不屬大名府地方體系,可以于任何時候監督府庫而不需要通過誰。”

本文網址:http://www.ceqank.tw/xs/0/462/6352145.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m.a5xs.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99真人娱乐城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