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5小說網 > 軍史小說 > 大宋的最強紈绔子弟 > 第479章 我看好你們的

第479章 我看好你們的

推薦閱讀:都市顏值系統我的弟子從地球來高武之我是秦鳳青承包大明我是狗策劃都市狂少法爺永遠是你大爺木葉之最強肉遁不二妃重生彪悍小萌妻

    高方平又道:“不是說我要矯情,多次提及突顯我,也不是說要在這個時候追究你們不作為之罪。相反我可以既往不咎,也不在朝廷以此為由說三道四,我只有一個要求,不論你們是誰的門生,不論你們的政治立場再哪。這些它一點都不重要,我只關心此番江南東路能否統一陣線,唯一的一個目標是全部災民度過危機,凍死的人越少越好,餓死的人越少越好。”

    這話沒毛病,于是范子夷趙鼎等人帶頭道:“我等響應相公號召,聽候調遣,共赴凜冬。”

    這么說的只是少數,不過到此也基本沒有其他反對聲音。依照大宋的規矩,沉默不是棄權而是認可。當時張叔夜和高方平說方天定是反賊,而方天定不去開封府對此辯駁,于是成為了反賊。

    高方平道:“民以食為天,民為重。這些老話它都在說明百姓沒飯吃的時候,什么事都能發生。大家是明白人,于是我就不在這個問題上多說了。現在我只宣布,基于民以食為天這個理由,基于江南東路此番受災嚴重,于是身為江南東路最高治所長官,我高方平正式宣布,東路進入戰爭狀態。”

    范子夷、趙鼎、時靜杰在內的少數人支持認可了,其余的沉默,沒有反對。

    不反對一是被高方平嚇到,二是高方平越說越真,他們也這才越來越認識到難民的數量比想象的要嚴重,這種情況默認高方平進入戰爭狀態,在政治也有一些好處的。因為進入這個狀態,高方平就集中所有權利于一身了。與此同時也就代表,假如江南東路真的出大事,權利和義務對等,主要的責任人也就是高方平了。

    “很好。”高方平點頭道,“看來大家總算知道現在的局面了,江南東路正式進入了戰爭狀態,那么由此本官宣布,身為皇帝任命的東路最高治所長官,由此時起,本官正式接管所有大權,進入臨機專斷、先斬后奏狀態。”

    人人面色古怪的面面相視,張綿成雙眼發黑的想:媽的大魔王終身變身,進入滅世狀態了,也不知道此番又有多少人遭殃。

    到此,傳說中決定權利歸屬的“常委會議”正式結束,轉為軍法治下的升帳狀態。

    那么也就代表往下高方平的話,不在是建議,而是軍令。

    高方平敲著桌子道:“為今之計就是要有糧食。你們推卸責任耍滑頭,把治下的災民紛紛往江州驅趕,好的很。”

    全部人低著頭,不說話。

    高方平嘿嘿笑道:“專門拿出來說,我不是要怪你們。事實上你們信任我,要把所有的難題都扔給我這個可以有,作為一個能人,我難道害怕扛事?所以我榮幸的說,我很樂意解你們之所難,樂意接受你們的難民,樂意在政治上給你們背鍋。”

    “明府威武霸氣。”這些家伙笑的像是些爛番茄一樣,說的跟真的似的。

    高方平又道:“然而你們也不要以為我不猥瑣,做事是要收取回報的。我現在是巧婦難為無米之炊,就算我想管你們的民,也得你們配合,得你們提供給糧食。”

    全部人呼嚕呼嚕的搖手道:“明府明見,此番大災,我等手里實在無糧啊。”

    高方平怒道,“靠……耍流氓是吧,民你們不要,錢糧也不給,這是要逆天的節奏啊?你們干脆直接告訴我,江南還是不是大宋地盤,是否你們已經起義了?”

    趙鼎頭疼的出列道:“明府你不要老是胡說八道,一定程度上的嬉笑怒罵是可以的,它還能調節氣氛。然而你不要這么幼稚,一言不合就說整個江南造反了,整天亂給人扣帽子。”

    高方平道:“它怎么就是一言不合的幼稚了呢?媽的這些混蛋一言不合趕走皇帝的子民,也就不說他們了,難道安置民眾不花錢糧嗎?哦,不想要的窮人趕走,錢多糧多的土豪留下,卻又不給我錢糧用于安置,原來這官就是這么做的?麾下的官員都這么做事的話,真的讓老子險些以為已經不是大宋治下了。”

    趙鼎道:“我根本不是這個意思,你不要曲解。我也沒說他們對……”

    高方平擺手道:“行了你不要演戲了,我知道你的目的,你在故意打橫,防止我犯渾。”

    趙鼎就消停了,他當然是這個目的,他怕大魔王犯渾又弄死一大群人

    高方平冷冷道:“都聽清楚了,你們不要以為我在開玩笑。災民可以都來江州,事實上我也不信任你們能管好這些災民。但與此同時你們各地的資源,需要進入江州統一調配。不要耍滑頭不要推諉。目下是十一萬沒飯吃的人在我江州城外,隨著時間推移,很快會上升到二十萬,甚至有可能在冬天的時候達到峰值三十萬。”

    “三十萬是什么概念?接近于我江州的原住民數量。也就是說那個時刻沒有糧食,江州就是生死之地。這種情況下我肯定跪,所以這對我就是打仗。”高方平敲桌子道:“所以你們真的不要懷疑,咱們直接說難聽的,這是我高方平的核心利益,天子廟口真不是我生死存亡的時候,我殺了近六千人。各位,那么你們覺得以我的脾氣性格,此番我面臨生死存亡之秋,我會殺多少人呢?”

    全部人低著頭。

    高方平道:“江州的糧商在撤離,根本不鳥我。他們對抗我的底氣來自哪里,誰給他們撐腰、誰慫恿他們的呢?這些根本不是秘密,除了你們這些被蔡京拋棄了卻還在垂死掙扎的混蛋還有誰?但現在我不追究你們這事,我也不恨你們,我只是問你們要糧食就行。為了我大江南工業基地,為了我的官聲,我不能去動撤離江州的那群糧商和資本。為什么呢?因為他們也是‘民’。你們別笑我,我和你們不同,我手握權力但我不敢隨便欺民。不過我敢欺負你們,我敢收拾你們且各種手段齊加一次性搞死,猥瑣的就在這里,你們還別不信,大頭百姓沒其他愛好,他們就喜歡看我收拾你們。”

    “于是現在是一個剪刀石頭布的游戲,幾十萬等著吃飯的災民對我的壓力,便轉化為了我對你們的壓力。各位,能量不會消失只會轉移,你們不要試圖消滅這股壓力,你們仍舊只能把我對你們的壓力轉化出去。那么我問你們要糧,你們問誰要?當然是那群正在響應你們號召,撤往你們根據地的糧商。這是一個循環,叫食物鏈,你們覺得這個理論怎么樣?”

    人人仿佛死了爹一樣的哭訴道:“明府勿要如此,那群糧商的糧食,乃是他們的,而不是我們的,咱們拿不走。”

    高方平獰笑道:“都是一群吃民脂民膏的鯊魚,這個時候少和我裝純潔。你們才是唯一能說動那群糧商的人,他們的利益在平時都是依靠你們保護而得來的。關鍵時候我就不理論對錯了。你們和我不同,你們怕官、怕我,但你們唯獨不怕奸商,媽的說的你們是好人似的,其實什么齷蹉手段你們不敢用?不管你們用什么方法,必須把他們手里的糧食買出來運到江州。商人逐利這沒錯,現在糧食奇貨可居能多賣錢這也沒錯。所以我允許收購價格比平時略高。就這樣定了,記住江南現在在打仗,戰爭機制下,我轉運司負責整個糧草后勤體系。我這些話是軍令而不是建議,糧草運不來江州我就要發飆。”

    全部人眼冒金星的樣子面面相視。

    高方平道:“出來混要講義氣。自古以來的民、特別是災民的問題最難處理,但這么難的事我正在幫你們處理,你們當然就要有所犧牲。又不是要你們掏錢,又不是讓那些糧商免費供應,國難之際沒有誰是輕松的,大家都適當的讓一讓,拉扯著就能過去。原則在于,不許把收集糧食的任務攤派在普通民眾身上,于此危機時候誰要敢這么干,造成民心不穩,造成更多的無糧戶,別以為我不敢殺士大夫。要怎么做呢,用你們各州財政從糧商手里買糧食,然后趕緊的,給我送來。這就是正確的打開方式,這就是多贏的做法。至于怎么說服那些糧商,你們如此陰險滑頭、臉皮又厚,肯定比我強,所以自由發揮,我教不了你們。”

    頓了頓,高方平又道:“好了,此番作戰命令發布完畢。覺得難、覺得做不到的,現在當面提出來。這雖然不好卻至少不會死,我只會派人接管你們的衙門,把你們送回吏部去,往后愛怎么著就怎么著。但現在不提出來而后又出了亂子,影響我江南東路整體利益的,各位,在蔡京不管你們、我如日中天戾氣深重的現在,你們真會被我搞死的。”

    “明府威武,我等已經領悟了明府的精神,有把握做到。”

    說到底,這些家伙當然舍不得官位。他們只能硬著頭皮被高方平坑了。

    話說這就是體制,原則上高方平不能殺他們,但是既然他們阻擋不了,任由進入了戰爭狀態,這個狀態下高方平臨機專斷,提出高難度要求,并且給了他們撂挑子的機會:如果他們坦言做不到,那么等于不適合繼續在江南任上,高方平把他們的組織關系交回吏部,名聲不好聽,有臨陣退縮的嫌疑,不過官銜仍在,遲早還會被吏部在安排實缺的。然而他們不想走這步,說“做得到”,就等于在戰爭狀態下對高方平立下軍令狀了。

    到此高方平一拍桌子,兩手同時指著他們道:“加油,我看好你們哦。”

    ……

本文網址:http://www.ceqank.tw/xs/0/462/404369.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m.a5xs.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99真人娱乐城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