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5小說網 > 軍史小說 > 大宋的最強紈绔子弟 > 第446章 真大宋朝廷

第446章 真大宋朝廷

推薦閱讀:都市顏值系統我的弟子從地球來高武之我是秦鳳青承包大明我是狗策劃都市狂少法爺永遠是你大爺木葉之最強肉遁不二妃重生彪悍小萌妻

    高方平變為了一個徹底的閑人文人,目下已經很少見別人,一般有事都是李綱趙鼎時靜杰劉光世他們處理。

    高方平負責人事、以及大方向上的事務,同時要研究霸雞的進化進度,跟進農業博士丁二的雜交水稻事宜。與此同時繼續執筆,完善《論家國相容,教國之對立》。

    等下一步,這些植入大量唯物觀的東西,必須編入教材制定出2。0版,送去鄆城,送去孟州,送去北1京,讓少年軍的孩子學習。

    是的這些東西必須與時俱進,高方平不是神,不會第一次就做到十全十美,有未盡的地方和紕漏,社會、天下有哪些問題?這些都需要考慮了之后打補丁,3。0版4。0版,一直無窮大。

    這個事業沒有十全十美,只有摸索和學習,只有百尺竿頭。

    等江州的難關過去,也需要成立半官方性質的少年軍,擠壓出財政來教育黃金一代。

    困難當然會困難,為此調撥走安濟坊和居養院的經費也在所不惜。

    媽的高方平早看不慣居養院這類民事“養老收容”機構了,安濟坊作為公立醫院還稍微有點作為,然而居養院經費用了不少,里面卻沒有幾個人,甚至高方平發現,里面被建設的如同后世“私人會所”一樣豪華,然后是一群江州的紈绔子弟在里面娛樂,基本沒苦人什么事。

    我了個去!

    然而也不能怒發沖冠。因為居養院的人前番已經被高方平砍了些,發配了些,另外的全部開除了,還能怎么樣呢?

    這些狗1日的鬼著呢,經費花在居養院上代表關心老人,這在政治上好處相當大。蔡倏以前要敢以其他理由截留經費不繳戶部,張叔夜的“國稅衛隊”早就分分鐘就進江州教他小蔡做人。

    然而小蔡若在報表上做手腳,以居養院的名譽大量使用經費,那就是政治正確,皇帝都會很高興。所以老張一般只能干瞪眼。

    是的,這些混蛋就是這樣變著法子蒙老張的。

    老張最喜歡豬肉平的地方在于,高方平耍流氓通常在明處,說經費用去哪了就真是去哪了,用的地方有些不好聽,譬如什么勞子的少年學堂,張叔夜就沒弄懂是怎么回事,卻是高方平在鄆城最大的一筆支出。當時身在戶部中書的張叔夜最喜歡看高方平文報了,無他,心里踏實。雖然那犢子比大多數縣爺流氓。

    江州現在的財政簡直是個大坑,被小蔡折騰的沒有生氣了,所以此番高方平非常的不厚道,大筆一揮,廢棄了江州居養院制度,不在撥付一毛錢經費,不在為居養院編制養公務員。原居養院位置,打算用于少年軍學堂。

    安濟坊保留,但經費裁剪,里面有三分之一的人被高方平捉去砍了或者開除了。但現在州衙做出指示:維持現有編制,不在補充。

    安濟坊的老爺們曾經上書找高方平哭訴:忙不過來。

    高方平回應:愛干干不干滾,我找一群愿意干的來。經費花了不少,但是在江州平均壽命的貢獻度上,你們這些棒槌為零。要不是把安濟坊砍了會造成民心上的不穩,以及政治上的口舌,你們以為老子會留著你們?

    自此之后,就再也沒人來找大魔王討論忙不過來的問題,他們知道大魔王沒開玩笑。聽說他有個醫療團隊連讀書人都不是,成本很低,卻能力不低,已經在東京都混出了名聲,趙鼎兒子的咳嗽就是那個團隊治療的。團隊的領袖安道全,經過在太醫院深造后現在有了太醫身份。

    總之現在江州的一切仿佛變天,苦人的盛夏來不來誰也不知道,但是固有權貴鄉賢的凜冬,已經來臨,且似乎不能反抗。媽的天子廟峽谷五千人的血,仍未冷卻。高方平越他娘的砍人官越大,這不是當年王安石的趨勢,而是比王安石更加強勢得多,戾氣重的多……

    高方平無聊的撲在桌子上午睡,做了一個大春夢,正在啪1啪1啪,居然是和方琴而不是梁希玟小妞?

    一個黨世雄麾下的士兵經過許可之后走入了內堂,見大魔王在流口水睡午覺,梁紅英微微搖頭,表示讓他睡一下,有事過后說。

    那個士兵急了,媽的過后老子們將主的腦袋在不在還是個問題呢,于是他啪的一下跪在地上,聲音不小,導致高方平醒了過來。

    看了看情況老臉微紅,急忙擦去口水,戴正了帽子道:“怎么了?”

    “相公救命,咱們將軍危矣。”報信小兵擔心的道,“咱們受了樞密令,封閉軍營,然而黨將軍愣是被趙曹官威脅出兵,包圍了摩尼教道場。摩尼教道場拒不接受檢查,趙曹官現場都定為對抗王法,下令攻打,但是道場問題敏感,一向歸屬禮部管理,我等如何敢亂來,于是黨將軍急忙派我來請示?”

    “哦?”高方平漫不經心的茶喝了一口道,“說來我聽聽,摩尼教怎么惹趙鼎了?”

    “有舉報說,他們私刑燒死一個異教徒。證人是江州原住民,良民,一等農戶,且非匿名。所以時靜杰小老爺高度重視,認為這樣的證人有說服力,盡管未取得物證,卻支持查處,于是向司法參軍趙鼎請示。趙鼎大人當即準許行動,且親自督辦,帶差人圍了道場,責令黨將軍出兵。以防出亂子。”小兵說道。

    高方平瞇起眼睛道:“確定是時靜杰說的,江州一等農戶良民的非匿名舉報?”

    “此點確定。”小兵道。

    高方平一拍桌子喝道:“那他黨世雄還等什么?等毀滅證據后來個不了了之?等有良心的證人‘被消失’?”

    全部人嚇得低著頭。

    高方平拋出令箭道:“你告訴黨世雄和趙鼎,一,若是證人出事老子唯他們問罪,到時候我不聽理由。二,普天之下莫非王土,抗拒司法參軍依法檢查,就是對抗皇權,立即攻打控制局面。若過程中死一個軍士,則升級為武裝叛亂!絕不姑息,堅決給予強勢鎮壓!”

    出具命令后,趕緊的,小兵都來不及敬禮,帶著命令飛快消失,去晚了沒有命令導致出事,估計又會死一大群人。

    ……

    “咦,黑山老妖的命令到了,估計要打,這些摩尼教棒槌不作不死,真以為大魔王是來請客吃飯的。”

    “快看,靠,黨世雄真夠猥瑣的,開場就上大殺器,炸藥猛火油都拿出來了?他開什么玩笑,這應該不是宋夏戰爭吧?”

    一些好事秀和百姓的圍觀著,人們紛紛驚詫了,他們已經對黨世雄所部的猥瑣和裝備精良印象深刻,不虧是禁軍啊,雖然不是上四軍,卻真夠豪華的。

    摩尼教眾從墻頭上,看見要動真格的了,媽的黨世雄所部在針對民事調查的時候,居然開始準備炸藥,我了個去。

    于是很快,道場的門打開了,扔出來了一面小白旗。

    汗。

    黨世雄一陣郁悶,原本還以為可以試驗一下炸藥的威力,這下卻是不能了。

    于是,老黨躲在后面,然后讓他的部下猶如鬼子進村一樣的開始慢慢進入。

    趙鼎在旁邊不懷好意的看著,怎么看這都不是一只軍隊,而是一群傻瓜,不過好在趙鼎也相信,這樣的傻瓜是不敢去欺負小方力的。有時思前想后,趙鼎也得承認,高方平那個不良少年有些說法很正確,不添亂他真是一種功勞。

    先期的部隊進入后,聽聞沒有過度的反抗聲,黨世雄的膽子便大了起來,如同孟州那個名將曹忠似的,騎著大馬穿著盔甲,舉著死一個軍士就升級為叛亂的命令,進去耀武揚威了。

    自此后,道場內只能聽到黨世雄一個人的聲音了,到處是他在用鞭子打人的啪啪聲。

    時靜杰和趙鼎面面相視了一番,紛紛都有一種要把黨世雄吊路燈的意思。

    可惜大魔王的奇葩之處就在這里,大魔王允許這種人存在。譬如孟州的那個大宋名將曹忠,就混的風生水起。因為他不給老常添亂,老常經常對朝廷夸獎他呢。

    媽的那貨現在真是大宋名將了,真不是吹的。孟州的土匪被他用錢擺平了,土匪們有的去別處混了,有些投靠梁山大旗去了。大宋現在到處在流傳,高方平的不良友人曹忠調兵遣將有方,上任一年多,就剿滅了孟州全境土匪。這是一個大宋奇跡。

    老常親自寫推薦書給兵部和樞密院,說這樣的名將乃國之重器,孟州廟小浪費了,快些把他高升派個弱些的來,否則他曹忠和孟州快要破產了,有點扛不住,“打仗”是要錢糧的,曹將軍的軍費是個無底洞。

    兵部還當真了。因為老常曾經做過兵部侍郎,這方面有發言權的。加之形成鮮明的對比,江州軍是廢物,闖了禍被定調的現在,曹忠必須作為一種表率和正面形象宣傳。所以小曹他真的要高升了。

    陶節夫當然知道曹忠什么尿性,小曹他爹曾經在陶節夫麾下是個慫蛋,就險些被陶節夫給吊路燈了,然而人家聰明,不在這個節骨眼給朝廷添亂啊,做的事水份很大,然而他也給了大宋希望和正能量。

    所以是的,不添亂它真的是功勞,那貨高升的事宜聽說現在已經在討論。這就是大宋朝廷……

本文網址:http://www.ceqank.tw/xs/0/462/340875.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m.a5xs.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99真人娱乐城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