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8章 禍不單行

推薦閱讀:都市顏值系統我的弟子從地球來高武之我是秦鳳青承包大明我是狗策劃都市狂少法爺永遠是你大爺木葉之最強肉遁不二妃重生彪悍小萌妻

    這個危機的時刻,縣尉和主簿兩位老爺是絕對不會想去的,但是也只有無奈跟隨著小高相公的腳步前行。他們知道這個時候一但有不同意見,是真會掉腦袋的,并不是說士大夫真的不能殺,高方平這家伙怎么看都不想一個會手軟的存在。

    三為老爺踏上堤壩的時候,只見那傾斜的大雨中、水的世界里,大多數人在勞作,然而有個婦女在抱著她死去的十四歲兒子在哭泣。另一邊,還有一個十八歲的少年,在抱著他病死在堤壩上的殘廢老爹在哭泣。

    高方平看到后皺了一下眉頭,遲疑少頃之后一伸手,冷冷道:“鞭子!”

    梁紅英不想給,卻又不敢在這種時候質疑他的軍令,最終只得含著淚的樣子,小心翼翼的把皮鞭遞給了高方平。

    高方平大酷吏術施展之下,揮舞著手臂,幾鞭子就把抱著親人尸體哭泣的少年和婦女抽得哭爹喊娘的亂跳,板子在水的作用下,比平時傷害還尤其大些,鞭子落下之處,只見有點皮開肉綻的態勢。

    楊志當初在西北見種師道這么干的時候,把老種評價為流氓人渣,但是這次,楊志卻也沒有這么評價高方平了,嘆息一聲,把那兩個被抽的人,編入了他的麾下,吩咐他們少說話多做事,又適當的低聲安撫了幾句。

    至此之后,那些打算哭訴親人朋友的全部低頭做事了。

    高方平站到了高處,拿著土制的擴音器,用盡力氣的大喊。介于腦袋中沒有多少墨水,隨便把當初時文濤在陳留縣的訣別書修修改改之后,便拿來蠱惑大家。

    “相信我,堤壩防線一但失守你們會一無所有,你們的孩子留在城里也會一起陪葬!這場災害,無人能可以超脫在外。在鄆城的利益其實我比你們任何人都少,守不住堤壩,我甩手回京坐擁萬貫家財做紈绔子弟,但是你們呢!這絕不是我一個人的戰斗,信心和斗志一定不能丟,勢必萬眾一心,在德高望重的主簿大人王勤飛帶頭之下,誓和堤壩共存亡!”

    “萬眾一心,誓和堤壩共存亡!”但凡附近聽到的,所有人一起大喝。

    王勤飛小腿發抖,雙眼發黑,覺得大魔王已經無法被拯救了,媽的竟然把老子推上了風尖浪口?

    縣尉暗叫一聲萬幸,握著刀柄看著王勤飛獰笑道:“老王,你家老太爺可都被你弄來陪著了,在鄆城的利益也是你最大,你該不會這個時候質疑相公的軍令吧?”

    王勤飛仿佛死了娘一樣的哭著臉。

    之后高方平從高臺下來,把土制擴音器交給王勤飛道:“你留在堤壩上,把本官剛剛的臺詞一遍一遍的念,一直念,務求讓所有流動的人都聽到。拯救鄆城的重任就交給你了,加油,本官看好你哦。”

    言罷,高方平又溜走了,縣尉忠心耿耿的樣子,持刀在安全的地帶護衛著高方平。

    王勤飛拿著擴音器站上高臺的時候,已經沒有了任何的其余念想,尋思:這條老命,終于還是斷送在大魔王的手里了,哎。

    暗暗嘆息后,頭發和胡須花白的王勤飛有了些破而后立的心態覺悟,開始深情淚下的在風雨中,一遍又一遍的對老百姓和軍士們喊話。

    他家老太爺腦子不太清晰了,卻也被人抬了上來在王勤飛的身邊,一直在罵罵咧咧的,也不知道老爺子在罵誰。

    就這樣,八十一歲的爹、六十七歲的兒子王勤飛,白發蒼蒼的在高處誓師,效果還是比較感人的,震撼程度絕對超過高方平那副油腔滑調的紈绔子弟賣相。

    三萬參與民眾的斗志,逐漸的達到了頂峰。

    于高處看去,天地之間始終大雨磅礴,人類雖然極其渺小,卻是也猶如螞蟻搬家一般,漫山遍野的人和馬匹在風雨之中移動,搬運泥石,清理河道,加固堤壩……

    時辰還沒到,等候覲見上朝的官員還不太多。

    張叔夜的馬車徐徐行駛而來,還未下車之際便聽聞一個聲音道:“張相這么早,今年雨水如此充沛豐足,乃是您的喜事。早在幾月前春雨遲遲未來,降下第一場雨的時候,你還特意請陛下主持感謝上蒼呢,嘿嘿。”

    拉開車簾看了看,乃是早來的尚書左丞何執中等候在雨中,攜帶著和諧的笑容。

    “這么早,眼睛發紅看似一夜未眠,不知又和你家蔡相公商議什么重要國務?”張叔夜聽這老家伙剛剛的語氣中有諷刺之意味,便也沒有給他好臉色看。

    何執中是尚書左丞,蔡京的助理,自是和蔡京一個鼻孔出氣的人。正是目下朝局中張叔夜的大對頭之一。

    “怎么樣張中書,您的第一得力助手,那個您口里的好苗子豬肉平,他執政還順利嗎,在您的祈禱下雨量如此充足,戶部乃是您的地盤,今年是否準備好了迎接你家高方平鄆城的大豐收呢?”何執中皮笑肉不笑樣子的道。

    張叔夜不想在這里和這個老棒槌扯這些毫無意義的犢子,冷哼一聲道:“感謝左丞大人關心,某事的確在人,而成事與否關鍵時刻在老天爺。”

    何執中笑道:“前些日子鄆城有消息,高方平他自封豬肉老仙,號稱法力無邊。帶領民意便不說了,這一直都是他的強項,這下好,他連天意也似乎可以代替了,咱們上上下下可都等著敢看豬肉平交出滿意的答卷。蔡相公也非常關心,不知如此充足的雨量下,大豐收的年景,他高方平能拿出什么答卷來。”

    張叔夜瞇起眼睛盯著他那張老臉,有點想一巴掌把這個老頭打死在這里。

    可惜他是張叔夜而不是豬肉平,戾氣還不夠重,行為不夠幼稚,性格也不夠沖動,腦子里的坑也還不夠大,于是最終也沒有出手。

    “咦,又掐起來?”

    “什么情況?張叔夜怎么得罪何左丞了?”

    “被人拿住了小辮子了唄。張叔夜當時就不該對高方平如此寄以厚望,他專門把高方平的財政和各項政策當做標桿、以戶部名譽發文全國鞭策執政官員們。你們也不看看,當時他張叔夜怎么擠兌其余官員的,把高方平抬那么好,帶起那么大的節奏,真是摔了下來會很重的。所以說,做人做事還是留有一些余地的好。”

    “就是,抬舉高方平,用于強壓風頭很強的王黼就是一步臭棋。更夸張的是,張叔夜還效仿當年的王安石,嫌棄雨量不夠充沛,幾月前居然煽動慫恿陛下親自祭天求雨。哼哼,如今求仁得仁,如今的這場多過頭的雨,便是高方平和張叔夜的死穴。”

    越來越多開始聚集的官員,一邊圍觀張叔夜和何執中掐架,也紛紛于小團體內,展開了對單下這場雨的議論。

    真正能在朝中混跡的沒有誰是傻子,這場雨對于全國來說不小不大,對一些干旱地區乃是祥瑞,對一些常規的地區偏多卻不算遭災,在不成災害的情況下,對河道也有一定的正面意義。所以老張當時求個吉祥,請很喜歡這一套的趙佶主持求雨原則也沒什么。但大家都是明白人,不少人都知道八百里水泊是怎么形成的,那么這樣的雨對濟州,尤其是對高方平執政的鄆城乃是第一挑戰了。

    而高方平正是張叔夜一力在抬舉,甚至力排眾議當做宰相苗子在培養的人。

    是的,培養下一代乃是人類天性,總會有一些骨骼精奇的年輕人,被老家伙們當做“未來的好苗子在觀察培養”。

    目下已經有了清流黨這個叫法,只是凝聚力不似蔡黨那么強大。圈子內的意見也多有不同。

    清流黨最大的問題在于腐儒不少。所以張叔夜強行抬舉豬肉平,還真有些力排眾議的意思。畢竟高方平被傳言為“腦子有坑,性格幼稚,行為沖動”等等等,這根本不符合一大群腐儒的價值觀所在。李綱目下還沒有冒頭,所以其實張叔夜們,最為看好的人乃是趙鼎而不是高方平。

    那么在張叔夜的力排眾議力挺之下,如今全部人都看著高方平的鄆城。事實是雨雖然不是張叔夜下的,但介于鄆城壓力最大,新一代之中風頭非常強勁的高方平,這次已經有了政治聲望受到影響的大風險。

    用那些流仙魔鬼怪的話本來形容的話,這場雨,就是高方平一次政治上的渡劫。

    某個時候,張叔夜,以及撐著拐杖在咳嗽的吏部尚書時彥,已經和他們吵的面紅耳赤。

    這個時候蔡京的馬車也到了,蔡京下車之際,許多醬油黨以及蔡黨的官員圍了上去,行為非常幼稚的樣子,就像那樣參與罵架的孩子事后總想得到長輩的認同一般,紛紛詢問:“太師德高望重,怎么評價如今這場雨,以及當時張叔夜的求雨?然后您對高方平目下所面臨的形勢怎么個看法?”

    “暫時沒好評價的,一切皆以最終形成的事實為準。大家勿要過度的猜測和解讀,有一點可以肯定的在于,高方平和所有盡心盡力的地方父母官一樣,總體上,相信他也是想把事情做好的。至于結果,得看老天爺的意思。”

    蔡京說了些四平八穩的廢話。他乃是老奸巨猾的人,不是說不想利用形式給予高方平張叔夜在輿論上暴擊。而是蔡京學乖了,事關豬肉平的一切自來都可能出現神奇的轉折,所以現在的確不適合把話說的太死。

    在官場之上沉浮數十年,見過了太多的東西。蔡京當然關心目下的局勢,卻比他們更清楚的知道,是否能在輿論上、政治上終結高方平的不敗神話,不靠這些家伙怎么說,而最終要看這場雨最終給鄆城帶來什么樣的結果。兩派之間,說的在怎么樣也是沒什么卵用的。倘若最終出事,哪怕不是他高方平下的雨,也可以做文章把他說成罪人。而若是人家真的抗住了局面,任你怎么說,也只能干瞪眼而不能去做點什么。

本文網址:http://www.ceqank.tw/xs/0/462/340533.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m.a5xs.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99真人娱乐城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