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5小說網 > 軍史小說 > 大宋的最強紈绔子弟 > 第161章 知軍老爺的第一次升堂

第161章 知軍老爺的第一次升堂

推薦閱讀:都市顏值系統我的弟子從地球來高武之我是秦鳳青承包大明我是狗策劃都市狂少法爺永遠是你大爺木葉之最強肉遁不二妃重生彪悍小萌妻

    縣尉翻著白眼看天花板,覺得小高大人的性格很不可思議。

    縣丞得大跌眼鏡,但也抓住機會出聲道:“主簿稍安勿躁,若是知軍大人親自作為舉報人和證人,那么程序上……晁蓋現在還真是反賊。”

    “此等指鹿為馬,顛倒黑白之事下官不服。”王勤飛大聲道。

    “不服拉倒。”高方平一拍堂木喝道:“本官高方平親眼所見,親耳所聽,親身指正,晁蓋乃是反賊,就此定性立案。但凡有不服者我不待見,你需要自己去濟州舉證本官陷害良民,或者晁蓋不是反賊的話,讓他自己來和老子打官司,就這樣。”

    全部都是官場老油條,陣陣眼暈,知道遇到流氓了。但也都清楚,大多數人是沒有擔當的,真遇到高方平敢當這個證人,晁蓋又不露面,還真是反賊了。

    王勤飛惡向膽邊生,破壞規矩的大喝一聲:“宋江。”

    “小的在。”宋江出列抱拳道。

    “日前有人看到你奔東溪村去,和晁蓋等人把酒言歡,此中可有什不可告人之處?”王勤飛冷冷道。

    “?”高方平一陣頭暈,弄不明白宋江這是想干嘛。

    宋江早有準備的樣子,不卑不亢的道:“回稟主簿,小的分管刑獄公事,走訪治下的各坊長,各村長,加強治安教育乃是常例。前日街市發生惡性殺人案,于是小的走訪治安案件高發區東溪村,警告村里的民兵聯防措施。好吧小人承認,走訪工作中不該飲酒,此唯小的失職之處。”

    這番話回答的很得體,宋江的頂頭上司縣丞大人聽得頻頻點頭,理論上這是縣尉的工作,但也可以是押司門的工作。

    王勤飛道:“既如此,他們是如何造反的,知軍大人又如何看到的?”

    宋江一攤手道:“卑職就不知道了。”

    “問知軍大人,作為升堂步驟,盤問證人記錄下來,也是下官的工作之一,下官請問,您如何看到晁蓋等人造反?難道昨夜您和宋江一起?”王勤飛問道。

    高方平摸著下巴道:“他早就反了,本官幾月前給大名府梁中書押送錢財的時候,他伙同賊人來搶我。那是梁中書籌備,本官督運,權屬皇帝和老相爺蔡京的東西,你覺得去搶這樣的東西,是不是造反?”

    “那為何您現在才提起此賊來,而之前不說?”王勤飛問道。

    “因為現在才想起來,我貴人多忘事。”高方平擺手打住道,“就這樣,這是最后一次回答你。盤問我高方平的人至少得是時文彬,你還不夠格。”

    這下全部人閉嘴了,既然已經有人負責,出事也是小高相公頂著,那么現在還真就定性了。

    “縣丞。”高方平道。

    “下官在。”年輕的書生起身抱拳。

    “現在整理出晁蓋名下所有田房產,錯漏一處我就收拾你。”高方平道。

    縣丞一陣眼暈,感情是惦記著晁蓋的財產才有的這出啊?

    于是他就帶著手下的押司們開始核算,押司們的算盤一撥動,王勤飛就感覺心驚肉跳,心頭滴血。

    “回知軍相公,反賊名下的田產一萬一千三百畝,鄆1城內房產十三處,該怎么處理請示下。”某個時候,有了結果的縣丞請示道。

    “一處不漏,充作縣產,退堂!”小高老爺的堂木一敲,就此定案了。

    有人想要翻案是可以的,但得去濟州找時文彬主訴,且打贏官司。但有個問題是,高方平沒有收入口袋而是充作縣產,那么這種情況下,了解鄆1城情況的時文彬不可能會判高方平輸。

    真是時文彬腦子發熱的判了,高方平也不執行,那要升級到打御前官司才能定性。御前官司不是上殿對趙佶說話,而是張叔夜處理論。這個先例是包拯開的,自包拯之后,開封府還真有一部分刑部權利了,可審核天下的案子……

    大家必須接受的一個事實是,鄆城來了個有史以來吃相最難看的高方平,竟然一言不合,就謀奪了晁村長名下的十幾處房產和田產。這么殺伐果斷的昏官,那是在任何朝代都不多見的。

    老百姓們正在為此津津樂道,屬于事不關己高高掛起的心態。

    原格來說晁蓋雖然是村長,但不是官吏,也是百姓。晁蓋的遭遇能獲得很大一部分有田產的士紳同情,所以目下鄆1城在有心人的煽動之下,顯得人心惶惶。不怪他們,大家都不會習慣于一個拍腦袋就敢沒收田產的官員。

    可惜耐人尋味的在于,知軍老爺沒把田產收進自家口袋,而是充作縣產。此外晁蓋那群是什么人,有一部分老百姓是相當清楚的,特別東溪村籍、丟了田地進入縣城謀生活的那些苦人都在暗下拍手叫好。對此他們形容為:一物降一物,癩蛤蟆降怪物。晁魔王這次被高蛤蟆咬死了,大快人心!

    更有一些了解內幕的村民知道,前些日子于街市上殺人滅口的兇手,就是東溪村幾個姓阮的亡命徒,似乎叫做阮小一二三四五六七什么的。

    有史文恭這個大腦袋在的時候,梁姐就輕松很多,最近經常得空就帶著小妹逛街,鄆1城和東京相比太寒磣了。

    東西的百姓肥頭大耳,但這里的百姓們灰頭土臉,梁紅英尤其同情,于是走在街市上的她,如同后世超市里的可惡婆娘捏貨物一般,路過誰家的鼻涕孩,她都要伸手捏捏人家的鼻子或者耳朵。大家非常反感這個悍妞,卻不敢得罪她……

    短期內形勢急轉直下,高方平于上任之初,因為霸人田地案,街市殺人案,落到了人人忌諱人人躲避的田地。

    本土鄉紳領袖王勤飛的身望,似乎得到了極大擴張。

    高方平最為擔心的事也在這個節骨上發生了,縣衙來了人,在外擊鼓鳴冤!

    高方平知道擊鼓的人是個刁民,是王勤飛慫恿的,但是沒辦法,既然縣衙有個鼓,那么鼓聲響起的時候,不是尸位素餐的那個昏官,是必須去聽情況的。

    “升堂。”

    換上了官袍,坐上高堂的高方平一敲堂木。

    槍桿子模仿殺威棒,不停敲擊在地的陣勢下,一個明顯混混潑皮模樣的漢子,扯著一個婦女上堂來了。

    “何人擊鼓,所訴何事?”高方平問道。

    那個已經哭紅了眼睛的婦人跪在地上,聲嘶力竭的道:“請青天大老爺做主,民女已經家破人亡……”

    “放肆!”主簿王勤飛起身喝道:“無知婦人你活膩了?你是主訴之人?知軍大人代天升堂,他不問你也敢開口,來啊,給老夫掌嘴!”

    永樂軍的人不動,但原有的鄆城縣公差,上前抓著婦人兩個耳光,打的嘴角冒血。

    雷橫和朱仝兩個步軍馬軍都頭覺得不妥,大皺眉頭,無奈他們地位低下,根本沒有說話的資格。

    高方平猛地把手按在桌子上就想起身,但是遲疑片刻,介于這是規矩也只得忍了,再次一敲堂木,淡淡的道:“誰主訴?”

    “小人牛青,拜見青天大老爺。”那個身穿錦袍的漢子跪地,依照規矩乖乖的磕頭。

    “所訴何事?”高方平瞇起眼睛道。

    “欠債還錢天經地義,此潑婦家,欠下了小人的錢財還不出來,但今日小人依照借據去收取抵押物的時候,潑婦不給,把小人咬傷了,這是證據。”牛青不慌不忙的陳上借據,還拉開手袖給高方平看,只見手臂上真的有一個牙印,咬的很深。

    高方平拿起借據看了頃刻,借據上看不出什么問題,這才問婦人道:“魯王氏,借據可是你所寫?”

    婦女哭著道:“民女不識字,不會寫,是他寫了后,民女按的手印。”

    高方平皺了一下眉頭,遲疑再問道:“那么本官問你,當初約定的可是以五畝良田和房產抵押?”

    婦女哭的泣不成聲,無奈的點頭道:“鄉里找人借錢要有抵押,確是以田和屋子抵押。”

    高方平不禁大怒,一拍桌子喝道:“敗家娘們,那你還哭什么?白紙黑字簽了,你想老子怎么判!”

    縣衙外聚集了老多的圍觀的老百姓,他們看到這一幕雙眼發黑,對高方平這個昏官不在抱有任何希望了。

    “大人英明!”牛青也笑著抱拳拍馬屁,卻是被主簿一瞪眼,又趕緊低著頭。

    “可是民女不服。”婦女哭泣道,“當初的約定是,還不出錢以我家僅有的良田和房產抵押,但前提條件是必須請民女為佃戶,房產也繼續以低價租給民女住,直至我兩個孩子慢十五歲為止。但是實際情況卻不是那么一回事,牛青不但不要民女去種田,相反把民女從僅有的老宅之中趕走,民女的兩個孩子被嚇哭,不想離家,卻被他們抽得滿身血痕,民女護子心切,情急這才咬人的,并非有意撒野。”

    高方平鐵青著臉,揚起手里的借據,一字一頓的道:“但借據上寫的明明白白,以田產和房產抵押,也未對聘你為佃戶和租房之事約定!”(未完待續。)

本文網址:http://www.ceqank.tw/xs/0/462/340265.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m.a5xs.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99真人娱乐城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