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5小說網 > 軍史小說 > 大宋的最強紈绔子弟 > 第102章 真正的高太尉

第102章 真正的高太尉

推薦閱讀:都市顏值系統我的弟子從地球來高武之我是秦鳳青承包大明我是狗策劃都市狂少法爺永遠是你大爺木葉之最強肉遁不二妃重生彪悍小萌妻

    之前快活林這個“小鎮”乃是黑戶,不在朝廷名單中,這次也順便被常維上報朝廷了,黑鍋甩在施恩父子身上:兩奸賊私設市鎮,吞沒朝廷稅收。

    趙官家是個貪財的人,聽聞此種事后,便在朝上不高興的道:“施家父子可惡,貪墨朕的稅費,魚肉朕的百姓,常卿可對他們處罰了?”

    然后聽聞施家父子被斬了抄家,皇帝雖然覺得老常太狠了些,不像個儒雅讀書人,卻也是不是很在意。沒表彰也沒責怪。

    朝中沒人弄懂孟州牢城營到底是怎么叛亂的。這個主謀要套在施家父子身上有些復雜,需要太多舉證過程。所以根本沒誰去關心這事,以趙佶為首的一群大爺膚淺的覺得:勞改犯叛亂乃是正常的,好在被“名將曹忠”路過的時候剿滅了。

    “安得猛士兮守天涯,朕的江山就靠曹忠這樣的猛士來守望了。高卿舉薦名將有功,加賜太尉銜。”

    聽說日前的朝堂之上趙佶心情大好,就這么的給高俅老兒升官。如此一來包括張叔夜在內的大臣們險些昏死倒地,覺得高家這兩害蟲實在太可怕了。

    “額,奸臣老爹現在就是名副其實的高太尉了哈?”

    返回的途中接到家書后,高方平一陣陣感慨,妥妥的昏君啊。但他要不是昏君的話,高家父子早被他給捉去斬了……

    “末將捧日軍第七將黨世雄,奉高太尉之命前來迎接衙內。”

    臨近汴京北門的時候,一隊禁軍早就等候在這里迎接了。這個家伙是高俅的真正心腹,也是個大官,第七陣統制,和徐寧現在的官職一樣了,所以他只能叫衙內而不能叫“高大人”。

    “呵呵,黨將軍別多禮。”高方平很和氣。

    “衙內可算回來了,太尉爺整日思念您,眼睛都哭紅了。”黨世雄說道。

    昏,高俅是奸臣又不是娘們,這個黨世雄人才啊,僅僅依靠說話就能做官的人,可惜他偏偏是個將軍。大宋的將軍就這德行。其實大宋的文人許多都是有些骨氣的,大宋要是武臣和文官的性格顛倒一下就好了,武臣的嘴炮給文官,文官的霸道和骨氣給武臣就有救了。

    “額……衙內能否幫末將一個幫?”黨世雄的狐貍尾巴露出來了,“聽說徐統制在整編新軍,需要人手?能否把末將麾下多轉過去幾個?”

    妥妥的貪官啊。

    在大宋來說手下的兵都是累贅,但凡將軍都指望著把人送出去。最好有一軍的編制和軍費,手下卻只有一個錢糧參軍算賬就夠了。所以不意外,聽說徐寧那邊要人,捧日軍內部都指望著去送人。

    但六層員額,四層空餉,是高俅制定的禁軍規則和底線,就是馬帥步帥不算高俅的下屬,都不敢違背。畢竟這是守衛京畿的皇家禁軍。

    如果是外面的廂軍,五層以下是常事。比如官家口里的名將曹忠,他編制是三千,但現在只有一千二左右。那一千乞丐建完牢城營后,估計老常會關起其中的三百人吊打,剩下的全部編入曹忠那家伙的麾下去吃糧。

    然后曹將軍就變大腦殼悲劇了。于是想靠他剿滅孟州的土匪,那就是做夢。

    但這些情況在大宋很正常,之所以軍隊如此臃腫,十分之七的財政用于養軍隊,廂軍如此混亂,其實就是因為一但什么地方困難,大面積的百姓無法存活的時候,為了不引起嘩變,為了不增加丐幫勢力,朝廷就把他們編入軍戶去吃糧。偶爾也會詔安一些乞丐、土匪進入廂軍去吃糧。

    這些東西要改革,就是王安石那么大的腦殼也要頭破血流,所以還任重道遠。

    yy完畢,高方平道:“黨世雄將軍,你乃是我爹爹的心腹愛將,對高家也忠心耿耿,這點我是知道的,不過關于戰馬……”

    黨世雄一陣心疼,苦著臉沒有回應。

    高方平就不理會他了,媽的這些混蛋想把人全都趕走,卻留著戰馬裝逼,哪有這么便宜的事。

    理論上說戰馬也是要吃糧草的,把馬送出去,他們連戰馬的糧食都可以黑吃,可惜大宋很寒磣,給馬的軍糧也不多,馬都很瘦,然后戰馬在這些家伙的手里還可以出租。

    沒錯,身為禁軍人不敢出租,超過百人調動他們腦袋就搬家了,但戰馬出去卻不算軍隊調動,所以這些家伙會干出租戰馬的事,算是委托別人拉練馬匹。

    “一世人兩兄弟,給你個明碼標價,一個人搭配兩匹馬,這是最低限度。”高方平拍怕黨世雄的肩膀道。

    黨世雄一盤算,戰馬出租的業務畢竟少,而且風險偏大,一但戰馬死的多收不回來就出大事了。而人員的空餉卻是每個月都有,于是拼了,抱拳道:“衙內威武,五百人一千戰馬,明日就轉入捧日軍第八陣。”

    高方平就放心了,一千匹戰馬,黨世雄的底子被掏空了。

    大宋騎兵太少了,就算是最精銳的上四軍之一的捧日,也最多二層騎兵。至于侍衛馬軍司,雖然叫馬軍,但他們有一層騎兵就不錯了。種師道如果有三層騎兵,那家伙就能顛覆勞民傷財的“堡壘防御極限戰法”,和蠻子改玩硬派戰法了,可惜他沒有。

    ……

    府里的時候一派喜氣洋洋,豬頭總管小朵帶著一群高俅的小妾在門口放鞭炮迎接。

    高俅則是在里面破口大罵,因為到此是豬在狂奔著,現在外面都有人叫他“豬太尉”了。

    然后,外面一群等著買豬屎的菜農,被鞭炮炸得到處亂跳。

    “老爺您管管這頭豬,妾身才買的胭脂被它吃了。”高俅最寵的小妾清姨在發牢騷。

    “怎么管,媽的老子貴為當朝太尉,卻住在豬圈之內,都不好意思找人說,步帥馬帥整天看老夫的笑話。就連官家,都把這列為笑談來打趣,皇帝居然說老夫憂國憂民勤儉持家,比名相寇準口碑好多了。至于街市上,都有人把我兒子叫豬肉平了。”高俅在里面吼道。

    “撤了小朵這死丫頭的職,妾身早看她不順眼了,這些都是她搞出來的。”

    “那是小高封的官,老子們不方便謀害小朵的吧?”

    ……

    做人要孝順,回家的第一件事就是給高俅老爹請安。

    去到書房里,高俅開口便笑道:“我兒威武,于千里外指點江山,你新奇的拍賣法居然能把孟州的軍功賣到十萬貫,神了。聽說你這趟北1京之行也順手斂了好多財,接近十萬貫了,哎,老夫真的混不成了,就連斂財也遠遠不是你小子的對手。”

    “爹爹乃客氣啦,要是沒有您這個大奸臣頂著,兒子我是不會有這么順利了。”高方平文縐縐的道。

    高俅捻著胡須笑道:“孟州牢城營之戰,足見我兒驍勇善戰,可惜老夫舍不得把你弄到武臣系列,而文臣一途為父能幫忙的不多,只能看著你自身在其中逆流而上了。加油,為父看好你哦。”

    “恩恩,兒子我會加油的,年底滿十七歲,吏部就要派實缺給我了,我會做出成績來的。不求您幫我,事實上打鐵是要本身硬的,只要您像個無賴一樣的敢犯渾,在朝中不讓人蒙我,就很是可以啦。”高方平說完,被后腦勺被一巴掌。

    高俅被叫做無賴很惱火,然而也知道這小子就這德行,整天神經兮兮的。

    高方平捂著腦殼道:“老爹,最近時局怎么樣?”

    到此高俅嘆息一聲道:“哎,老夫算是盡力了。如今的朝局一日三變,你又不在京中,為父是整日里心驚肉跳啊!”

    見慣風浪的老爹被嚇這么慘,高方平也感慨啊。

    高俅捻著胡須考慮頃刻后道:“前些日子,西夏使節入京前,老夫已經按照你的點子,找了個殿前司例行軍事的借口,請陛下于軍校場檢閱禁軍,禁軍的軍資還行,這些門面功夫老夫自問做的很好。經過為父的讒言鋪墊,自來不喜歡兵事的官家果然問了句‘可否讓他們演練給朕看’。于是,老夫便施展奸計,說大面積演練恐損傷太大,只演練三百人可否?陛下說‘正合朕意’。于是,為父便把徐寧所部剩余的三百人拉上去校閱。”

    頓了頓,高俅道:“官家看后大喜,說‘高卿真乃朕的肱骨,看到朕的禁軍驍勇善戰,猛士如云,朕就放心了’。”

    “……”

    高方平很無語,但是趙佶就這德行,就這么容易被忽悠,否則怎容蔡京把國家搞的一團糟?

    “原本一切都很順利,官家認為大宋兵強馬壯后,信心很充足。正如我兒所料,西夏使節入京之后,于談判之中多番碰壁。盡管談判主官張樞密和童貫蔡京穿一條褲子,想方百計的蠱惑陛下把土地還給西夏。但你想啊,官家這么貪財小氣的人,一但對禁軍有了信心,如何舍得把土地還給西夏?所謂人心也是肉長的,老有一些人整天說官家是昏君,寫文章罵他,老夫首先就不同意,其實官家知道那些土地都是他的子民用血換來的。所以啊,和西夏談不攏的時候官家便很不高興,把張康國罵了一頓,然后對西夏使節不大理睬。正如我兒說的,官家的心里價位是:議和,不給土地。”高俅嘆息道。

    高方平松了口氣,這樣就好。也恰好,官家有這種心態的時候,那么臨時轉為主戰派的趙挺之和劉逵也算是扳回了一城,很簡單,此時的主戰派會自然而然獲得官家一些好感。

    高俅接著道:“但形勢卻因種師道這個老流氓的作為急轉直下。他不但如同釘子戶一樣在西夏的眼皮下、西平府以南建城。而且媽的他老小子見縫插針,找到借口又開戰了。你知道理由是什么?他除了建城,整天派一群兵痞在西平府附近罵西夏人,有次走的過近,一個西夏新兵蛋子手一松,失手放了一箭,射傷一個宋兵。種師道這個臭流氓竟敢綁架官家,大張旗鼓的說皇帝的子民衛士被蠻子射殺,就是對漢家皇權的絕對挑戰!于是他甚至不等制置使童貫的命令,就私自對西夏開戰。兵圍西平府,還派人進入西夏境內‘打草谷’,這時節正是夏糧秋收,西夏農民慘啊,被種師道手下的搶得到處跑,田里等待收割的糧食這么的姓種了。”

    汗。

    小種相公夠生猛的。而高方平慫恿種師道挑起戰火的事是秘密,連高俅都沒有告訴,否則這么大的事還不被剝皮啊。

    高俅惡狠狠的道:“別人不了解種師道,以為是西夏蠻子狂妄。但老夫和蔡京則知道,這就是種師道挑起來的兵事。因為陶節夫被定死在永興軍路上對夏州虎視眈眈,西夏的議和使者又在東京努力,如此一來,種師道兵圍西平府卻不攻,只大肆的在西夏境內搶掠,愣是嚇得卓啰和南軍司和白馬強鎮軍司不敢動彈,只能眼睜睜的看著種師道那頭惡鬼,搶走西夏田地里的每一顆糧食。”

本文網址:http://www.ceqank.tw/xs/0/462/340147.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m.a5xs.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99真人娱乐城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