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章 宋押司

推薦閱讀:都市顏值系統我的弟子從地球來高武之我是秦鳳青承包大明我是狗策劃都市狂少法爺永遠是你大爺木葉之最強肉遁不二妃重生彪悍小萌妻

    六七個時辰的艱苦急行軍,到達鄆1城縣的外圍已臨近旁晚。

    高方平不打算入城,問了東溪村的方位所在,卻是不及趕路,只見官道前方來了一隊十多人的人馬,看形勢和排場是縣衙里的人。

    就這么一條官道也避開不了,高方平不想節外生枝,低聲吩咐道:“帶點笑容,低調些,不要引起注意。”

    卻是無奈,手下這些家伙們悟性不夠,讓他裝兇惡肯定沒問題,裝純潔那真比哭還難堪,各自腰間的兵器盡管經過包裹和遮掩,也還是太顯眼。

    和那隊人錯身的時候,隊伍中的一個黑臉漢子好奇的看了看,便道:“且慢。”

    然后高方平手下這些土家伙當即瞪著眼睛,把一副隨時火拼的樣子。

    “怎么稱呼,什么人?”事到如今,高方平只得仰著頭裝紈绔了。

    黑臉漢子思考片刻,又仔細看看這一群人,還看到了馬屁股上的烙印,那代表這些是軍馬,出自于禁軍。

    于是他抱拳對高方平道:“在下鄆1城縣刑獄押司宋江,敢問幾位是何來歷,為何攜帶管制兵器以及軍馬?我大宋律,帶刀尺寸是有明文規定的。”

    “老子殿前司捧日軍麾下指揮使關勝,帶兵器以及軍馬還要你個黑臉小吏批準啊!”關勝叫罵了起來。

    宋江不卑不亢的抱拳道:“不敢,但身為鄆1城縣吏,宋江職責所在,見到了便要查詢,否則縣爺怪罪下來就是宋江的不是了。軍爺您覺得呢?”

    在大宋來說盡管不是官,但是縣衙的押司,他還真不怕關勝這種小軍官。

    宋江再道:“盡管人數未達上限,爾等是自由身,但在鄆1城縣治下,宋江斗膽還是要問一句,幾位軍爺到我zc縣有何公干,為何需要一人雙馬?”

    高方平笑了起來,下馬道:“久仰及時雨大名,我這有禮了。”

    宋江還是有點得意的,卻不表現出高興來。作為他,什么及時雨呼保義的,被人尊敬納頭就拜的事也不算少,已經習慣了。

    “請問是哪路好漢朋友,說了出來,宋江會好酒招待?”宋江和氣的拱手道。

    “放肆!你個宋黑炭那棵蔥蒜,也配結交我家大人。這乃是東京高殿帥的衙內,官拜給事郎!”關勝這個大嘴巴一激動就說了出來。

    如此導致高方平非常尷尬,媽的這么做真的好嗎,老子們是來搶人的好不好,弄得人人知道我來過,萬一搶劫的過程動靜過大,可就不好了。

    “原來是大人駕到,宋江失禮了。”宋江當即跪在地上,撅起一個老大的屁屁見禮。要多夸張有多夸張。

    宋江就這德行,就有這么肉麻和機靈。

    “宋押司請起。”高方平嘿嘿笑道:“記得我沒有來過,你懂得。”

    介于高方平有文職官身,那就是個貴人,于是宋江裝作懂了,點頭道:“好說好說,既然來了鄆1城縣,就讓宋江略盡孝心,擺酒為大人洗塵,請大人勿要推辭。”

    言罷,清熱的套近乎,故意拉著高方平的手就朝著縣城走。

    高方平想要推辭,甩手一次,卻是被握的很緊,沒甩開。

    強行犯渾拒絕他當然可以,只是說有點意料不到后遺癥有多大。畢竟目下在鄆1城縣地盤,人手也不足,又是來搶人的。真有白勝提及的幾萬貫的話,那要無數的牛車才能運走,速度也會很慢。如果真這樣,又得罪了宋江,那么鄆1城縣之行變數就有些大了。

    換個人高方平會一路犯渾,以紈绔身份頂著蒙混過去了。但是宋江……千萬不要低估這人的膽子、智慧以及陰險程度。他一個小押司或許攔不住高方平,但是他的好友鄆1城縣知縣老爺時文彬,那真是可以從高方平身上切下一塊肉來的。

    多的不說,從鄆1城縣地盤剿賊獲得五萬貫的話,留下兩萬在鄆1城縣此點知縣是做得到了。

    “算了,咱們就進城吃了宋押司的酒,他也是一片熱情和孝心。”高方平給楊志使了個眼色,讓他低調。

    “好教大人得知,咱們宋押司急公好義,熱情好客,最是喜歡結交各方好漢。”一個縣衙的小捕快拍宋江的馬屁道。

    “知道了。”高方平給了個詭異的笑容,之后陪著宋胖子朝縣城走。

    “感謝大人抬舉宋江。”

    宋江也呵呵笑著,不經意的扭頭看了一眼鼻青臉腫的白勝。這人宋江有印象,除了做些違法事外,也似乎和東溪村的晁保正混跡在一起。

    這么想著,極其聰明的宋江從白勝臉上的傷痕猜測:估計晁蓋他們犯事了,引來了禁軍一系人捉拿。

    “晁蓋啊晁蓋!算好你個莽夫遇到了我宋江!以后你會感謝我的!哼哼,就算是禁軍,要捉拿人也必須通過鄆1城縣衙,所以不敢不和老子去吃酒!”宋江不動聲色的想著……

    入城后來至一間最大的豪華酒樓前。

    “吆,是宋押司來了,快請,今個又宴請好漢啊,您真是錢又多,又急公好義。”店掌柜的見到便出來招呼。

    宋江的臉更加黑了,想一腳踢飛這個掌柜,媽的這種情況下夸獎老子錢多,不是抹黑找事是什么?

    宋朝的小吏錢的確多,收入會比縣爺還高。原因就是一個死囚扔牢里,縣爺都無法放人,但這些個心黑的小吏只要錢給夠了,他有能力把死囚變活。真的,這種事知縣不敢,但是這些縣管就敢。縣爺判處殺威棒,在這些人的手里那也是可以折算成錢的。這個年景的行情是一棍一貫。

    通常聽著二十殺威棒不算什么,但真有家人被判二十棒,不送這二十貫的話,基本上人抬回來就殘廢了。除非是楊志這些人,否則一般人真扛不住二十棍。

    小吏的錢就是這樣來的。所以造成了越是清廉愛做事的縣爺手下,小吏就越富裕,就是包拯也跳不出這個怪圈。

    而通常一個縣衙之中,最吃香的人不是什么牢頭啊財稅節級啊。最吃香的就是這些押司。這些押司就是真正的縣管,宋江是刑獄押司,那就是分管鄆1城縣刑事方面的“副秘書長”。根據縣的大小,還有各種戶籍押司田地土產押司什么的。這些人在縣丞這個“秘書長”的麾下,形成了管l縣城政務的簡單構架。

    主簿管理錢稅事宜,縣尉是公安局長。武松那樣的都頭嚴格來說是縣尉手下的刑警和特警支隊長。

    yy完畢,高方平不得不承認,宋江其實是個在鄆1城縣呼風喚雨的人,并且他是個非常會利用自己優勢的梟雄人物。無奈的是他野性太重,若是不沖動殺人,時文彬知縣別那么負責的話,他會慢慢的變為這個地方的土皇帝,前途無量。

    是真的,押司做得好的話,官做不大,做主簿是妥妥的。主簿就不是吏了,而是真正的官員,最小的官員。

    就這么的站在酒樓前方,宋江和高方平各懷心思,都在考慮什么。

    隨即,宋江湊近一個心腹捕快耳語幾句,之后那個捕快微微色變,卻見宋江眼睛一瞪,捕快遲疑少頃轉身快步離開了。

    “大人,咱們往里請。”宋江很有些土豪氣勢的拉著高方平。

    高方平看著遠去的那個捕快略一思考,當然知道那人去給晁蓋報信的。不過在當場發飆和沉默間,高方平選擇了沉默,攜帶著笑容往里走道:“押司的弟兄干嘛不一起喝酒?”

    “好教大人得知,卑職有些私事交代他去辦理,不方便對外人提及。”

    宋江的確是又聰明又大方的一個腹黑胖子,腦容量不夠的那些個混混,自然很容易就送給他及時雨的綽號了。

    這次他的宴請也很粗放,一盆又一盆的豬肉堆放的如同山一樣,加點醋和醬油、蒜末或芥末,僅僅是一頓涼白肉加菜湯,就吃得全部人舔嘴不止。

    酒過三巡后,宋江呵呵笑道:“不知大人此番前來鄆1城縣辦什么事,有宋江可以幫忙的地方,盡管開口便是了。”

    “小事小事,是我的一些私事,不方便對別人提及。”高方平把他剛剛的話,原封不動的還給胖子。

    “哈哈也是,宋江多嘴了,來,宋江敬大人一碗。”黑臉胖子大口的喝酒中。

    算算時間差不多了,肉也吃光光了,高方平起身道:“感謝宋押司接風,將來高方平必有報答,這便別過了。及時雨宋江果然名不虛傳。”

    宋江客氣的道:“若是酒肉不夠,再開些出來便是,大人何故如此匆忙?”

    “你的私事可早就差人去辦了,然而我遠道而來為了辦事,卻還在這里吃酒,那就不適合了。”高方平一語雙關。

    宋江想想也是,這個大人已經極其給面子了,于是起身拱手道,“既如此,大人走好。”

    告別了傳說中的宋押司,出得門來騎上戰馬,出城朝東溪村狂奔而去。

    高方平如果不是“大人”的話,這些馬就肯定會被宋江招待一頓巴豆什么的,無奈高方平有官身,宋江就不敢了。

本文網址:http://www.ceqank.tw/xs/0/462/340126.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m.a5xs.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99真人娱乐城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