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5小說網 > 軍史小說 > 大宋的最強紈绔子弟 > 第91章 把他們放了

第91章 把他們放了

推薦閱讀:清穿葬禮王爺很快樂和校草聯姻之后穿成反派boss的妹妹秋焰他先動的心穿書后我有了四個BOSS發錯告白短信后放開女主讓我來gl霸總的反派人生[穿書]被反派暴君逼婚了

    高方平背著手走來走去的在猶豫,不是裝逼,而是吳用說的是真的。

    這時代人口還沒有爆炸,人員結構相對很簡單,官府雖然懦弱不敢去絞兇悍的土匪,但也多數還是負責的,人員那就是稅費,有人消失或者被殺,是真會嚴查的。對于大宋的地方官來說,老百姓不嘩變,殺人案子少,就是最大的政績。

    理論上說,高方平真想快刀斬亂麻的把這些賊人做了,免去后患。

    不過理由不足的時候殺那么多人,不是個小問題,或許林沖關勝等人都不會同意,特別索超以及梁府的護衛那可不是自己人,這等于被梁中書抓住了把柄。

    這時代敢稀里嘩啦殺人的不是官員,而是打家劫舍的山賊,以及那些不是官員的牢頭小吏。

    《水滸》之所以是名著,不是因為故事情節好,老施也真不是在宣揚那些個好漢,而是揭露了當時的社會背景和現象。

    大宋的反賊土匪真有那么多,真有那么狠,膽子真有那么大。類似董超薛霸那樣的牢頭小吏也真有那么黑。類似孫二娘那樣的人也真真實實的存在于世。

    真的,除了被蔡京亂政導致老百姓水深火熱外,其實大宋官府膽子雖小,總體還是負責的,或許沒有明初那么廉潔奉公銳意進取,但真和施耐庵在書中描述的也出入不大。作為地位不低的公務員殺個人需要患得患失跑路的,這在五千年的歷史長河中可不多見。因為那真會被父母官揪著一查到底。

    自漢朝后,這些現象就伴隨著整個漢人的王朝歲月。最腐敗黑暗的恰好不是官,而是賊和吏。而這個現象在大宋也最明顯,因為大宋的官員從某種程度上來說膽子相對較小,較懦弱無能,所以就反面助長了吏和賊的滋生,讓他們膽子更壯,形成兩個極端。

    高方平走來走去的思索了許久,這些人只是“意圖”,從技術上說就這么干掉他們,今日今時的地位到不是害怕誰個縣令來查,而是一但落下亂殺的昏官名聲,代價太重,對往后的計劃負面影響太多。諸如梁紅英這一大群人,她們可不是富安,真不會喜歡跟著一個魔王。

    “把他們放了!”想定后,高方平不猶豫的下令。

    燕青林沖等人這才略微的松了一口氣,很明顯,他們可真不想跟著高方平胡亂殺人。

    “死罪可免,活罪難逃。楊志。”高方平道。

    “末將在。”楊志抱拳道。

    “以攜帶蒙汗藥為由,狠狠的打。”高方平道。

    梁紅玉含著指頭道:“大人,蒙汗藥可不是違禁品,聽說那是獵戶以及傷科大夫生存的工具呢。”

    “額好吧。就以……老子看他們不順眼為理由,殺威棒伺候!”高方平道。

    林沖尷尬的道:“大人又弄錯了,您這不叫殺威棒,只有公堂升堂、代天執行的那才叫殺威棒,禮節不可廢。”

    “靠……總之你們拿著棍子給我上,揍他們個獅子滾繡球,媽的富安不在就是不方便,廢話忒多,打幾個地痞要什么理由?”高方平大叫道。

    富安的確沒有跟來,留在大名府幫助小梁維持保護費的業務。

    “喂喂有話好說,狗官你……”

    吳用等人被吊著、慌張的呼喊還沒展開,就被一群如狼似虎的人沖上來亂打,比公堂里的殺威棒也不遑多讓。轉眼就打得鬼哭狼嚎。

    片刻之后,他們身上的汗比血還多,皮開肉綻的樣子,筋疲力盡,聲音也小了。

    “看什么!你在村里不信會比我溫柔,咱們之間無非是大流氓和小流氓,誰也別說誰,只講誰的拳頭大就行。作為流氓就要打人,不服氣就去你家鄆1城縣告狀,就說我高方平在黃泥崗毆打你們。”

    見吳用晁蓋等人仇恨的看著自己,高方平也堂而皇之的大罵了起來。

    “狗官……流氓……土匪……”

    阮氏兄弟幾人實在很受傷,惡狠狠的在心里這么想著。

    書生吳用虛弱的樣子道:“大人……結束了嗎?可以放我等回去和家人團聚了嗎?”

    “你等老子想想還有沒有借口收拾你們。”高方平繼續走來走去的。

    “對了,我沒收了白勝的酒賣給他們,他們付錢了沒有?”高方平停下腳步道。

    牛皋這孩子不喜歡誣陷別人,于是從懷里掏出兩個大銀兩顯擺道:“付過了。”

    “好,讓他們滾,別讓老子在黃泥崗上在看見他們!”高方平下令。

    于是,就看著晁蓋吳用一行六人,一瘸一拐的帶著棗子離開了黃泥崗。

    之后高方平湊近楊志低聲道:“帶上沒死的那人,快些離開黃泥崗。”

    楊志低聲遲疑道:“放過他們真的好?”

    “問題不大,他們還有用處。”高方平道……

    舉著火把開始走夜路了。

    高方平不但穿著盔甲,連頭盔也戴著,因為不知道還會不會有賊人來?

    運氣不好,還真碰上了這些人賊人。專門叫上索超,把燕青也拐了跟來,就是為了防止意外情況。

    其實不找李成借用駐泊司的禁軍,實在是因為大宋的軍隊口碑太壞了,面對強敵的時候,那些家伙多半就瞬間就跑路了。

    大宋就有這么蛋疼,有軍令在身的軍隊也會跑光。

    甩甩頭,高方平騎在馬上皺了一下眉頭,早先派人在河1北地上散步江南百萬貫大錢綱的消息,不知道會有多少用?

    晁蓋他們這個時候還不成氣候,主要是村霸地痞身份而已,在這里出現的話,不知道還會不會前往京畿路謀奪大錢綱?如果他們就這幾個人幾條槍,難說就不敢遠行去搶大錢綱。

    必須找點理由讓他們去京畿路謀奪大錢綱才行。

    高方平是這么認為的……

    “衙內專門找借口把他們吊起來打傷,真是因為不順眼嗎?”梁紅玉縮在高方平懷里道,“小玉覺得此舉太拉仇恨,既然不殺,這樣得罪亡命徒不劃算。”

    高方平點頭道:“是有點不劃算。不過我們押送巨款,他們是賊人啊。所以要摧毀他們短期內的戰斗力。把他們打傷了,至少我們進孟州前他們沒有戰斗力,我想過就這樣把他們掉在樹上,但這樣光身吊一晚上,明日他們就被蚊蟲吸成干尸。現在這些人還不能死。”

    “恩恩,衙內仁慈,小玉真為姐姐高興,遇到了您。”小家伙乖乖的說完就打個哈欠在高方平懷里睡覺……

    下了黃泥崗接近凌晨了,一直前行,二更天之際才到達一個縣城外圍。

    和城頭的軍士吵了一架,他們也不敢開城門,于是就在縣城的旁邊扎營。

    縣城晚上是不可能開城門的,高方平和他們吵架的原因,主要是把他們的瞌睡吵醒,這樣一來他們就會在城頭上站崗,相當于車隊的免費保鏢。

    于是就可以很安全的在城墻邊上休息。

    叫楊志把白勝提了過來,按倒在地報以一頓老拳。

    白勝這家伙沒多少骨氣,書上書他被吊打一頓就賣了晁蓋等人,實際上也差不多呢。

    “求求大人別打了,您有話就問,小的知無不言。”白勝實在扛不住了求饒道。

    高方平摸著下巴道:“早前我問你可有證據的時候,你目光閃爍,像有隱情,從實招來,我不但放過你,還給你一筆錢隱姓埋名,否則你知道的,你當場賣了晁蓋,回去后肯定就變一具尸體了。”

    “小的招了。”白勝惡狠狠的道,“晁保正其實還有點良心、有點義氣……但是他的手下們都心狠手辣,我所知道的人,被他們已經殺了三人了。”

    “可有證據?”高方平瞇起眼睛道。

    “已經被他們毀尸滅跡了。”白勝攤手道。

    “沒有尸體就沒有命案,媽的你耍我啊?”高方平不禁大怒。

    “但小人知道晁蓋家里有大筆官銀。”白勝語出驚人,“他不過是草民而已,擁有官銀本身已經是罪,而超過幾萬貫的財富就算不知道來源,也是死罪了。”

    此點是真的,有大批官銀的話在盧俊義身上不算罪,但在一個地痞村長身上,那是可以不需要其他理由就斬了的。

    “細細說來。”高方平舔舔嘴皮,既然有錢又有借口,那當然就可以用另外的手法收拾他們了。

    想了想,生辰綱梁中書那是每年都送給蔡京的,書中似乎也說,就因為往年丟失了生辰綱,才需要楊志這樣的猛人來押送。

    當然,年年送,不可能年年十萬貫,梁中書送不出那么多。今年十萬貫是因為今年是蔡京的六十大壽,意義特別大一些。

    “原來如此,晁蓋吳用他們還真是老司機了啊。”高方平喃喃道……

    黎明時,車隊開進了縣城內。

    燕青留下來照顧賈氏、小蘿莉、牛皋以及弟弟妹妹們。另外留下三十個梁府的親衛讓燕青指揮。他們帶著梁中書的帖子,直接停留在縣衙里等候。

    高方平則帶著林沖楊志關勝索超,以及二十個梁府親衛,匆匆忙忙的用過早飯,便壓著白勝,一人雙騎,人人眼睛發亮的朝鄆1城縣急行軍!

    路不算近,不過對于一人雙騎的配置來說不算難,但是對于高方平就苦了,屁股都被摩出血來……

本文網址:http://www.ceqank.tw/xs/0/462/340124.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m.a5xs.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99真人娱乐城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