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5小說網 > 軍史小說 > 大宋的最強紈绔子弟 > 第72章 小子你瞅啥

第72章 小子你瞅啥

推薦閱讀:都市顏值系統我的弟子從地球來高武之我是秦鳳青承包大明我是狗策劃都市狂少法爺永遠是你大爺木葉之最強肉遁不二妃重生彪悍小萌妻

    次日燕青又準時來報到了,不得不來。

    好在燕青生性灑脫,盡管這樣下去不知道命運如何,他卻也不愛糾結,既來之則安之就是他的心態,守好不背叛盧俊義的要點就是他燕青的底線,其他的愛咋地咋地。

    現在高方平還沒有起床,對此燕青很好奇,為什么會有這樣的懶豬?

    “小子你瞅啥呢!”

    在門口等候在高方平起床的空檔,大胡子關勝不懷好意的斜眼看著燕青。

    關勝就這德行,或許是祖宗就傳下來的基因,他就是看高方平也喜歡斜著眼睛瞅。

    燕青一副升小白旗的樣子,表示投降。

    關勝走過來捏捏燕青的肩膀,捏捏四肢關節,拉開燕青的手袖,顯露出了白皙似女人的手臂。

    一團口水吐在燕青手臂上,用袖子擦亮后觀察一下,關勝嘆道:“可惜了,你小子骨骼精奇,是一塊上好的練武材料。可惜盧俊義沒有把你教好,又過了練武的最佳年齡,可惜了,盧俊義真蠢材也。”

    燕青整個臉漲紅了,有種被非-禮的感覺。以往他也經常被非-禮,不過那是被女人,被關勝這樣的大胡子這樣對待,此生第一次。

    “盧俊義不是教不好。而是沒打算真的教燕青。”高方平走出來的時候道,“燕青是這樣的嗎?又聰明又有武藝的人總讓人不放心。盧俊義只教了你相撲之術,卻見你越來越厲害,所以都開始防備你了。你這么聰明這么忠心的人,從小在他家長大,但來了沒幾年的李固卻比你受到重用,別告訴我是盧俊義的不經意行為?”

    燕青當然知道盧俊義是這個意思,卻不卑不亢的抱拳道:“好教大人得知,員外怎么對我都正常,燕青是孤兒,乃員外養大,有口飯吃已經不錯。”

    “你也就這個優點了。”高方平笑笑坐下來喝茶。

    關勝不服氣的道:“大人,他小子優點還是有的。雖然錯過了練武的最佳時機,練死也無法進入頂尖行列,但還是可以調教成猛將的。”

    高方平道:“你看走眼了,他燕小乙永遠不會是沖鋒陷陣的猛將,這取決于思維和性格,武藝再好也無用。”

    燕青微笑道:“還是大人了解小乙,我胸無大志,能在員外身邊出力,此生便不做他想。”

    “出哪方面的力?”高方平好奇的道,“比如昨日北門的大火嗎?”

    燕青臉色微微一變,十分尷尬。他不認同盧俊義的此舉,卻無法多說。

    “燕青,今天跟我去街市上,看看那些失去家園的街坊,你敢不敢?”高方平故意道。

    燕青一副破罐子破摔的樣子道:“你殺了小人吧。”

    “你似乎還有些良心。”高方平道。

    “小人沒心沒肺,眼不見心不煩,只想喝酒彈琴,留戀風月和女人。”燕青道。

    “聽說你家主母是個超級大美女?”高方平嘿嘿笑道。

    “……”燕青更加尷尬。

    “你覺得以老子的家勢地位,才華長相,去勾引盧俊義的老婆成功概率大不大?”高方平很直接的道。

    “你……”燕青雙眼發黑。

    高方平道:“你八面玲瓏,看人很準。我這么說你就急了,那說明你家主母的確很容易上勾對不對,所以你非常不看好。然后從你的情緒間我感覺到一絲嫉妒,你對你家主母也有意思對嗎?”

    “大人乃是燕青見過最聰明的人,但這種話不可亂說。”燕青臉色慘白的跪地道。

    高方平嘿然道:“好看的東西多看兩眼沒關系的。一個男人喜歡美人也很正常。心里怎么想毫不重要,重要的是做了什么。所以你別忙著撇清,想睡你家主母乃是正常的男人想法,不想才是有問題。”

    “我……”燕青扭開頭,發誓不理這家伙了。

    “然而,你有顧慮我卻沒有。來一趟不容易,不把盧俊義的老婆調戲調戲,有損我花花太歲的威名,你認為呢?”高方平很衰敗的樣子。

    燕青雙眼發黑的想,為什么不落下天雷劈死這小子?

    “……”林沖低著頭,覺得和他在一起太丟臉了,然而也知道他就這德行。

    燕青把脖子貼在大胡子的青龍偃月刀上,閉著眼道,“大人您留著我干嘛,干脆殺了我不是更好?”

    “殺了你難道不犯法?”高方平覺得很奇怪。

    燕青苦笑道:“大人眼里若真有律法,何故還有剛剛那些奇思妙想?”

    高方平摸著下巴道:“濫殺罪名我背不住,但私通盧俊義老婆這種罪名我高方平扛得住。是的,就像盧俊義放火燒人房子他覺得正常一樣,我霸人妻女也是差不多的心安理得。我們都是壞人,都有著古怪的嗜好不是嗎?”

    “我真的……不理你了!”燕青一字一頓的道。

    這時,梁紅玉拿著一個破損的風箏跑出來,哭著道:“小乙哥,昨日你給我做的風箏破了。”

    燕青拿著風箏架子,抱起梁紅玉走開道:“不氣,我重新給你做。”

    “哦。”三秒之后,小蘿莉就不哭了……

    帶著關勝和林沖走在街市上,目下的“高方平保護區”見不到混混了,次序較好。

    “想必混混們集中到了盧俊義的保護區去了。”高方平喃喃道,“老盧固然是教父,但東京過來的地痞也是要吃飯的,他們怕我高方平,不代表也會害怕盧俊義。就看東京地痞和盧俊義之間的沖突什么時候起了,烈度又會有多大?”

    這就是當時高方平不許對待地痞太過分的原因,若是把他們剿得膽寒,他們會再次離開北1京,而不會去和盧俊義沖突。

    辦了石秀是有原因的,要不是石秀弄死一個人,威懾太強,估計現在大量的地痞已經在盧俊義的地盤上生事了。

    一但那些東京來的過江龍,和盧俊義手下的地頭蛇起了沖突,就有得瞧了。盧俊義只有兩種辦法,一是忍氣吞聲,那么自此之后他玉麒麟的名聲就不值錢了,他籠罩下的商家不會在信任他。

    還有一條路是開戰,但面臨著很多問題。盧俊義的手下都沒經驗,分寸也很難掌握。并且盧俊義不是官,這些種種壓力下,看似那個早對盧家不滿的知縣裴炎成很難說會容忍盧俊義多久?

    從火場的現場看,裴炎成幾乎已經對盧俊義忍無可忍,如果再有其他的事,或者弄出一些人命來,那么梁中書只是拿了盧俊義一些錢、而不是盧俊義的爹,那時就可以看著裴炎成所有怨氣總爆發了。

    窮不與富斗,富不和官爭,這是鐵律。

    一但裴炎成把盧俊義的爪牙日-得不要不要的,盧俊義卻不敢吭氣,那么除了燕青外,盧俊義就不會有手下效忠了,威望掃地,玉麒麟于河1北地界上的名望就此走下神壇。

    而這個契機,或許能提前引發李固謀奪盧俊義家產的步伐。

    李固應該感謝我高方平才對。

    以上,高方平就是這么認為的。

    思索間轉過了街口,見到米糕小娘子在街市上叫賣:“米糕,香香的米糕吆……”

    “來個米糕,多加點糖。”高方平走過去扔下了兩文錢。

    米糕娘的眼睛有些腫,看來是昨夜哭了一夜。

    高方平也沒問她們現在何處落腳,因為問了白問,自己解決不了,顯得假惺惺。

    吃了幾口,高方平好奇的道:“人家花多少錢買你們的宅地?”

    “二十貫。”米糕娘低聲說著眼睛就發紅了。

    高方平也不知道這算是什么價格,看向了關勝。

    關勝湊近道:“這錢只是四分之一的價格。”

    又聽米糕娘哭著道:“前些日子有中間人來牽線,說給八十貫。但好多人都不想搬離北門刀立坊,現在他們以房子燒毀不值錢為由,只給二十貫了。此舉嚇壞了好多人,今天聽說已經有一半以上的人,去大1名縣衙完成地契的轉讓手續。”

    “你打算賣嗎?”高方平問道。

    米糕大蘿莉紅著眼睛道:“現在不想賣也沒法,我娘說就算重新建房子起來也要花費幾十貫,還有再次被燒的可能,下次起火說不定就會死人了。于是讓我也去縣衙辦理土地轉讓手續,大人,您說小菁該怎么辦?”

    高方平遲疑片刻道:“大多數搬了,那你隨波逐流好了。釘子戶即便在一千年后也不會有好下場,如果所有人都死扛到底那就有戲。但僅僅是你,扛不住北1京豪強。”

    “我們家現在什么也沒有了,小菁好沒用,沒法很好的照顧娘親。”米糕大蘿莉還是在哭泣。

    “會養豬嗎?”高方平問道。

    “會啊。俺們家以前也養,但在北1京養豬掙不了什么錢,被屠夫幫壟斷了。所以俺們家只養一兩個豬,過年的時候殺了自家吃,原本有兩頭豬,但火災的時候豬被燒死了。”米糕娘傷心的說道。

    高方平走開的時候道:“先撐過這段時間,以后跟著我養豬,就在你們土生土長的那片地上養豬。等你們的地被盧俊義搶了后,我以同樣的手段搶他的。到時建個豬場,我聘用你們為終身長工。”

    “?”米糕娘好奇的看著這個神人離開了。

    本來打算去盧家的翠云樓聽聽曲,找機會調戲一下盧俊義的美女老婆,卻在半路被留守府的人給截住了。既然這樣只有跟著去了,想必會有比較正式的商談,先聽聽老梁有什么餿主意……

本文網址:http://www.ceqank.tw/xs/0/462/340086.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m.a5xs.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99真人娱乐城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