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十字坡

推薦閱讀:都市顏值系統我的弟子從地球來高武之我是秦鳳青承包大明我是狗策劃都市狂少法爺永遠是你大爺木葉之最強肉遁不二妃重生彪悍小萌妻

    徐寧取下頭盔抱在側面,跟隨高方平步入大堂后,單腿跪地道:“禁軍捧日第八部麾下徐寧,參見上官。”

    “徐將軍免禮。”三縷胡須的孟州常大人微笑道。

    “下官高方平參見大人。”高方平官位和徐寧差不了多少,卻不用跪,拱手了事。

    常維笑道:“承務郎少年英雄,乃將門之后,本官觀你骨骼驚奇嫉惡如仇,乃傳言中的棟梁之才。”

    高方平聽得兩眼發黑,什么將門之后又是嫉惡如仇的,估計躲不掉,要被點將出陣緝拿兇人武松了。

    不用問,現在孟州本地官吏被嚇破膽,各種捕快什么的聽說要擒拿武松,不出意外就全部請病假回家了。廂軍不能請假,但用于鎮壓農民或許有點威懾,對付少量的高手根本沒用。

    正巧殿帥府的精兵路過孟州,不用白不用,換做高方平知孟州,也要狠狠利用,不是說句“我只是路過”便能放過的。

    想定,高方平也不廢話,抱拳道:“下官懂了。只需大人一紙委任書下達,下官立即領軍出陣,此等驚天血案天良淪喪,是可忍孰不可忍,便去拿了賊人前來交于大人。”

    常維瞇起眼睛給了個抹脖子的手勢,冷冷道:“若能追上則無需請命,就地正法,帶回首級就可。凡與之交往、包庇、隱瞞不報者,同罪論之。”

    “得令。”高方平很賴皮的道,“然而我有條件。”

    老常非常惱火,無奈正是用人之際,只得道:“道來叫本州知曉?”

    “錢莊,保護費。”高方平開門見山的道。

    常維不是白癡,汴京的傳聞早就聽過了,其實作為父母官,往日他也研究過高方平的模式,覺得很有用。而既然在汴京可以實行,朝廷不過問,張叔夜敢同意,那么常維當然也敢。

    想定常維起身道:“這有何難,你只要敢立下軍令狀出陣,老夫同意了又如何?”

    當我傻啊,我一文官才不受你忽悠立什么軍令狀,萬一拿不到武松不是栽了?

    想著,高方平裝傻沖愣。

    換徐寧這么干就被殺威棒伺候了,但老常卻拿高方平沒有辦法,最終只得擺手道:“罷了,盡力而為,去拿了武松的人頭來,一切好談。”

    高方平親眼看著他寫下了文書,簽押知州大印,拿過來確認一遍收在懷里,帶著徐寧轉身就走。

    如果沒有這份文書,又偏離殿帥府押運路線,那么這隊人馬就人頭落地了……

    出了州衙,有個三十不到的美婦跪在地上哭泣。

    他是張都監的老婆蔣雯,蔣門神的妹妹。想不到是這么標致的一小娘子。

    “高大人!”蔣雯不顧禮節的攔住高方平,雙目仿佛要流血的樣子:“可憐我的兩個娃,小女兒僅九歲,兒子只十歲,就被那畜生殺死在家里。我弟弟蔣忠的娃也死了。血債血償,高大人此番出陣,一定得為我張家蔣家討回公道!”

    言罷跪在了地上一直磕頭,磕出了血來。

    州衙的周圍有一群小乞丐孤兒,也在跟著流淚,對此高方平頗為奇怪。

    徐寧皺眉道:“軍令在身休得打擾,一切事宜自以國法論處,婦人不得攔截官路。”

    蔣雯就是跪在地上攔著,不理會徐寧怎么說。

    “起來。”高方平扶她起來道:“高方平食君之祿,剿賊乃是分內。張家娘子等待我的消息便可。”

    “帶回賊人人頭,我給您做牛做馬!”她一字一頓的道。

    “盡量吧。那家伙不容易抓。”

    高方平驅趕開阻攔的人群,在徐寧的護衛下,快速出城趕到軍營,點齊一都人馬披上戰甲,跨上戰馬道:“出陣!”

    ……

    戰甲有些重,但為了預防暗算,高方平只得穿著,這真不是為了裝逼。

    關于騎術高方平不如親軍,不過在現代的時候,騎馬就是高方平的愛好,不說技術優良,僅僅趕路還是沒問題的。

    一人雙騎,往東南方向急行軍!

    原本以為只是做做樣子,徐寧現在疑惑了,怎么衙內好似專門知道要去哪里尋找賊人?但徐寧不敢問,扭頭喝道:“快快快,不用節省腳力,追賊要緊!”

    一百人兩百馬猶如戰陣沖殺,塵土飛揚,黃沙蓋天,聲勢頗為驚人。

    此種輕裝上陣的奔襲,一人雙騎陣容,要做到日行軍三百里有是可能的。當然高方平細皮嫩肉的,沒有經過磨練,三百里的話屁股就顛廢了……

    之前是荒郊野外,跑了幾十里能看到一些炊煙,前方有荒涼的村寨。

    勒馬停止下來,高方平很流氓的問田間勞作的一個老農:“老頭,這里可是喚作十字坡?”

    “正是十字坡,不知你要尋找哪家哪寨?”老頭態度很彪悍。

    大宋和一千年后不同,大宋的老百姓不怕當兵的,他們只怕官府的“吏”。軍籍人士敢騷擾百姓會被斬的人頭滾滾。因為百姓是皇帝的子民,皇帝只信任文官,所以武臣無權決定百姓命運,只有中央派出來的文官有這權利,也就是說最小要成為知縣,才能決定百姓的命運。

    是的,大宋的知縣不算地方官,是中央派去的特派員。

    “是十字坡就好。”高方平道,“在問,張家小店在哪?”

    老頭聽到張家小店時神色大變,不敢說話,只偷偷的往某個地方看了一眼,就低頭勞作了。

    高方平已經明白了,指著前方十字口、山坡上一間門庭冷落的小店道:“距離三十步圍起來,沒有本官命令不得冒進,弓弩禁戒!”

    塵土飛揚!

    轉眼飛馳上山坡,把那間小店給圍了起來。

    小店院子里豎立有高高的桿子,布幡上寫著“大肉包子”四字。

    這就是傳說中的那間黑店,菜園子張青、母夜叉孫二娘的人肉包子就是這里出來的。

    有過往的落單旅客進店去,就被美女藥翻掉,拿走財寶,把人殺了制作人肉包子出售。殺人奪財就不說了,這么干的人很多,做包子也未免太重口味了,如此一來物以類聚,所以這兩家伙是武松的結拜兄妹,武松犯事后應該會來投奔他們,打扮為頭陀什么的,混上二龍山,最終就混進了梁山。

    估計宋江鼻子大了壓著嘴,為了詔安二龍山的人馬和錢糧,只得接受了這三個壞蛋。

    追擊來這里,其實高方平也沒把握能否抓到武松,但只有來碰碰運氣了,否則上哪找人去?

    “吆,是禁軍的軍爺?光臨小店何不下馬歇腳,好教奴家伺候軍爺們吃酒。”

    被大軍圍困后,小店里面有些慌亂,隨即,絕美的婦人孫二娘媚笑著走了出來,扭動顯擺著令人噴血的身材、胸口處衣襟半開,顯露了些非常動人的色彩。

    她一邊攜帶魅惑的笑容,不斷的走近高方平。

    高方平又不是軟腳蝦,喝道:“但凡靠近本官二十步者不用請示,格殺勿論!”

    “遵命!”

    大吼如雷,一百口弩箭抬起,對準了孫二娘的心窩。

    孫二娘嚇了個臉色慘白,急忙后退至門口,知道出問題了,肯定是害人精武松露出破賬,這才引來了官軍,看來這次是插翅難飛了。

    面對如此精良的精銳,團團圍住,派兵布陣有序不亂,基本不可能突圍。就算突圍,人家一騎雙馬的豪華配置,是跑不掉的。

    “怎么了,這是怎么了,嚇得人家心口撲騰撲騰的?”孫二娘故做冷靜的道。

    高方平冷冷道:“奉知州大人將令,緝拿兇人武松就地正法。其結交者、隱藏者、知情不報者,同罪論處!”

    “奴家從未聽過武松此人……”孫二娘強撐著狡辯。

    “不識抬舉!”高方平懶得再說,揮手下令道:“殺!”

    我了個去~

    除武松外,孫二娘發誓從未遇過這么決斷的人,在她的思維里,當官的都是蠢貨,特別男人更是蠢貨中的蠢貨,只要自己穿低胸一露面,基本會眼睛發直,然而這個小流氓,如此簡單就下了殺令!

    算好孫二娘武藝不是等閑,箭雨齊射之際,她一腳踢得身前的推車翻滾起來。

    突突突——

    推車頓時被射滿了箭。

    孫二娘肩膀中了一箭后,臉色慘白,卻也成功退入了店里,關上了們。

    “狗官殘害忠良!不識好漢!你不得好死!”

    小店內人聲鼎沸,聽似有五六個人,的確有武松的聲音在其中。他們開始了破口大罵!

    高方平不予理會叫罵,揮手道:“一隊警戒,二隊上箭。”

    頓時有序不亂的進行,另外五十口弩弓抬起警戒,其余人開始上箭。

    等里面的人罵累了,高方平道:“聲音大沒什么卵用,限十聲,主動出來投降的給予全尸,保留其尊嚴,算是敢作敢當的好漢。十聲過后亂刀分尸,亂箭穿心,死后鞭尸。擂鼓!”

    命令下達之后,第一聲鼓敲響……

    咚——

    第十聲停下。但是不見有人出來投降。

    高方平沒有再勸降,大聲道:“知州大人有令,但凡窩藏者和其同罪,放火!”

本文網址:http://www.ceqank.tw/xs/0/462/340029.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m.a5xs.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99真人娱乐城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