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5小說網 > 軍史小說 > 大宋的最強紈绔子弟 > 第43章 金眼彪施恩

第43章 金眼彪施恩

推薦閱讀:都市顏值系統我的弟子從地球來高武之我是秦鳳青承包大明我是狗策劃都市狂少法爺永遠是你大爺木葉之最強肉遁不二妃重生彪悍小萌妻

    “要見見這人,咱們走。”

    高方平帶著大隊人馬踏入了快活林。在某個角落,看到一間官兵的值守班房,內中是一群駐扎這里的兵在喝酒劃拳。

    高方平皺了一下眉頭,班房的外面沒有懸掛“某縣巡檢司”的牌子。

    大宋的制度中有許多類似這樣的市鎮,形成市鎮后又達不到建誠立縣的地步,那么縣衙會派人設立一個堂口維持次序以及收稅,那便叫做“巡檢司”,歸屬縣尉管理。巡檢司的便叫土兵,不是廂軍也不是禁軍,乃是縣衙的“協勤”編制。

    “衙內,有何不妥,不過一群土兵而已。”徐寧好奇的道。

    高方平道:“施恩太貪財,難怪會被蔣門神收拾。這里沒有懸掛巡檢牌子,卻有土兵坐鎮,說明快活林不在大宋編制中,施恩聯h縣衙在吞黑錢。”

    徐寧并不奇怪,因為這樣的事其實在大宋真不少。

    高方平也覺得別說大宋,在一千年后類似的事也有。

    但這么做是有代價的,導致酒樓被蔣門神搶了也只有悶聲。這便叫黑吃黑,縣太爺照樣鼻子大了壓著嘴,不方便吭氣。所以明明一個官二代,施恩卻只有慫恿武松去搶回來,而不是去打官司。

    然后蔣門神除了是蔣門神,他還是孟州兵馬都監的人。

    如果真是知縣大人依照規矩報稅,他張都監有幾個腦袋敢和知縣對著干?

    的確是都監官大些,但知縣乃是文臣,中央來的特派員,找個借口在治下把張都監斬了在往上奏報屁事沒有,不會有人多問一句。

    但是反過來,張都監要是敢欺負知縣老爺,朝廷諸位相公一定讓張都監全族都死的很難看。

    見外面大隊人馬停下來,班房中的那群土兵停止了喝酒,拿著火把出來巡查。

    舉起火把,見如此精悍的一隊軍馬,再看清楚兩面旗幟上分別寫著:捧日軍第八部,殿前司轉運局。

    他們當即屁滾尿流的拍馬屁,卻愣是不敢自稱是巡檢。

    “這位官差兄弟。”徐寧對他們巡檢頭目道,“我等奉命押送軍資前往大名府,人多馬多,入住酒樓多有騷擾,就于此處安營扎寨你看使得否?”

    “使得使得,禁軍大爺們盡管自便!”那個巡檢小吏笑著大拍胸脯,卻馬上扭頭吩咐手下:“去叫小管營施恩得知這事。”

    接下來,他們愣是不敢承認是巡檢司的人,低調的回到了班房內。

    徐寧安排了兩個都頭,吩咐諸多事宜,讓他們安營扎寨生火造飯,不許喝酒。

    依照慣例就算不入住酒樓,禁軍也是要享用酒樓美食的,但無奈高方平嚴令,行軍期間除了不許喝酒外,不許吃別處的飯食。這也是一條鐵律,必須養成習慣。

    否則hb路上綠林賊子如此之多,半斤蒙汗藥便可讓禁軍栽了跟頭。

    除了自己造飯,兩都人馬也必須輪換著來。一都造飯的時候另一都禁戒,等吃飽喝足又安然無恙,輪換另一都吃飯。

    這是鐵律規矩,如果違反命令,都頭的腦袋會被徐寧砍下來。然后徐寧的腦袋也會被高方平砍下來。

    這也是大宋的優點,管軍就是這么容易,軍官的腦袋可以隨便砍。但是換做文人,哪怕只是個秀才,他不但見縣老爺不跪,你還真不敢殺他……

    進入最大的酒樓后頗為熱鬧,不但擁有各種胸口碎大石的表演,還有盛唐比較流行的皮影戲可以看。

    “好!”

    一個紋身肌肉男表演噴火后,下方的商旅紛紛拍手,不少人開始往臺上扔銅錢打賞。

    高方平也笑了笑,臺上的那個混混有印象,最早在汴京做地痞,后來被富安k了一頓,離開汴京來這里混吃食了。

    除此之外注意了一下,這里那些所謂“看場子”的有幾個面熟,估計也是汴京被趕出來的。

    他們看到富安進來坐下后,面色大變的扭開頭,裝作看不見。

    富安頓時一陣優越感爆棚,拍桌子道:“好酒好肉快些開出來。”

    店小二過來用白布利索的掃兩下,邀請坐下,白了富安一眼,尋思你個賊配軍牛什么牛,去了孟州牢城營還不是要被老子們的施大掌柜收拾。

    一會兒,兩大盆堆得如同寶塔的豬肉抬開了出來,富安董超薛霸三人便開始開頭了大吃大喝。

    “盡管吃,這頓我請。”富安嘿嘿笑道。

    董超薛霸兩家伙媚笑道:“多些富爺賞賜照顧。”

    有錢人啊,如今富安也算是有錢人了。

    當然富安在有錢,錢也是用血汗掙來的,其實他在街上砍人也不容易。所以他和那些依靠搶劫為生的梁山好漢沒法比,不敢一坐下來就吩咐開出“十斤牛肉”來。

    大宋又不準隨便殺牛,雖然有牛肉但屬于違禁品,既然違禁那當然就是天價。比汴京城的高端的羊肉還貴。真個是除了晁蓋那類隨隨便便敢搶運鈔車的反賊,誰敢坐下來就開出十斤牛肉來?

    其實后世搶銀行也不見得能搶多少,但晁蓋一伙強盜出手就搶十萬貫,按照現在的米價計算,購買力相當于2016年的4000萬人民幣。

    最讓高方平最想不通的在于,晁蓋一沒吸毒二沒被高利貸追債,三他乃是村長大地主,日子已經算是大宋非常好過的人了,他居然想出去搶劫運鈔車的主意?

    后世往往有那么些人總習慣把“逼上梁山”掛在嘴邊,不知道這是不是誰在故意誤導?其實梁山賊寇中,高方平基本沒找到幾個符合“農民起義”要素的人。他們根本不是沒飯吃了鋌而走險,大多數是做下案子的殺人犯之類的跑路,躲避官司,然后慢慢聚集在類似金三角這么一個地方繼續殺人放火。

    yy完畢,高方平看到進來了幾個人。

    為首一人是練家子模樣,長的也還周正,卻做文士打扮,拿著一把折扇在手。身后跟著幾個隨從。有手下在他旁邊耳語幾句后,他便換了一副和氣的笑容走過來,對高方平和徐寧抱拳:“在下乃孟州牢城營都管之子施恩,看得起的人都叫在下金眼彪,敢問幾位是哪路禁軍兄弟?”

    他的禮數也還算周全,高方平卻不太禮貌的道:“哦,聽口氣你認識多路禁軍?”

    施恩一陣尷尬,連連拱手告罪,說先前多喝了兩杯,以至于失言了。

    “呵呵,小管營請坐。”高方平讓他坐下了。

    邀請坐下就代表要談話,徐寧這才很懂事的介紹:“這位乃是東京殿帥的衙內,官拜承務郎。”

    施恩臉色唰的一下就慘白了,我了個去,他喜歡結交各路人馬好漢,自身也有些小聰明和江湖習氣,聽聞巡檢房的人說來了禁軍,便趕著來認識一下,本著多個朋友多條路的原則,還備了些財禮。

    但一聽乃是正二八經的官員,又是大宋第一武臣高殿帥的衙內,十足嚇了一跳,抬著的財禮遲遲也不敢送出去。

    若是一般情況,來的頂多是個指揮使,結識一下,打點二十貫錢財讓他們不要在快活林鬧事影響生意,這點禮數也就盡到了。但現在乃是高殿帥公子,送二十貫給這樣的貴人,難說當即就被人家砸在頭上。

    好在施恩也機靈,在這里應付南來北往的人也有很多經驗,笑著道:“施恩失禮了,實在不知乃是大人親來,今日已晚,權且在此歇腳,待得明日隨小的一起入孟州城,家父自會備有厚禮送上。”

    高方平直接得令人發指:“老子乃是一貪官,胃口奇大。”

    徐寧險些聽得把酒噴出來。從未遇過這么直接又心黑手狠的人。

    遇到此種小人,是注定要被搶的,施恩無奈的拱手道:“請說個數目?”

    高方平伸出兩個指頭道:“百抽二,成年累月的拿。則我保證你施家越做越大,否則我夜觀天象,你這么撈錢不帶腦子,眼紅這里的人太多,后臺又不硬,大禍恐怕就在不遠處。”

    施恩吃了一驚,此太歲看似草包紈绔,實則卻有見識。

    遠的不說,快活林做大做強后,的確眼紅之人不少,孟州大人倒是頗有官聲,但是孟州兵馬張都監早盯上了這里的財路。此外最近東京過來、在快活林地界活動的混混卻越來越多,而知縣老爺設立巡檢房于此卻不作為,根本不惹那些混混。

    想著,施恩臉上的汗越來越多,疑惑的看著高方平。

    “答應還是不答應,若不答應,我告訴我老爹,說你們私吞關稅,私設巡檢司卻不報備。我老爹一進讒言,你們就栽了。”高方平直接又心黑的大聲道。

    施恩直接被嚇得跳了起來,這輩子就沒遇過如此直接衰敗的家伙啊。

    可惜他偏偏就是有這么牛,自己等人伙同河陽知縣私吞朝廷稅目,這種事很常見,但可大可小。真被高殿帥捅了上去,朝中又無人的話,滿門抄斬雖然夸張了些,但殺得人頭滾滾那是最起碼的。

    “衙內饒命啊。”施恩也算個人才,演技不錯,就像他蠱惑武松一樣,眼淚說來就來,跪在地上裝可憐。

本文網址:http://www.ceqank.tw/xs/0/462/340019.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m.a5xs.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99真人娱乐城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