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5小說網 > 軍史小說 > 大宋的最強紈绔子弟 > 第31章 這次怕是栽了

第31章 這次怕是栽了

推薦閱讀:都市顏值系統我的弟子從地球來高武之我是秦鳳青承包大明我是狗策劃都市狂少法爺永遠是你大爺木葉之最強肉遁不二妃重生彪悍小萌妻

    留守司簡單說是和知府衙門一樣的權利,不過地位比權知府更尊貴,中樞大員出去地方任職的情況下,就不是知而是“判”,那么去到四京之一的北1京大名府,通常就會兼任留守司。不兼任也沒事,有留守相公在,知府衙門就被架空,沒有實權了。

    這種蛋疼的情況就屬宋朝最多,好比有樞密院在,兵部就是花架子,最多做點文書工作。同樣的道理,以前有三司在,戶部也就成為了擺設,沒有什么權利。不過元豐改制后三司撤銷,財稅權利還給了戶部,這也等于大幅加強了宰相權利。這也是戶部侍郎張叔夜可以批準錢莊的依托。

    張叔夜目下也只是權知開封府,沒有東京留守司銜。而趙相公一黨氣數已盡,所以可以這樣說,目下依舊滿狀態的蔡黨大官,就屬大名府的梁子美風頭最勁。

    童貫乃是閹人,高俅老爹乃是武官,這些都排不上號。

    不過張叔夜倒是借助此番開封府的政績,加上怒批蔡黨弊政名聲大起,隱然成為可和梁子美爭鋒的狀態……

    想了想,又不可能是盧俊義,第一盧俊義乃大土豪,喜歡發財的人,一般不喜歡做刺客親自下場的。而且現在官場還有規矩,特別文臣中更有規矩。蔡京梁子美遠遠不到出此下三濫手段的時候。話說歷史上,由政治斗爭帶來的暗殺宋朝也幾乎沒有,這是個很奇葩的王朝。

    那么到底是誰能讓楊志有此壓力呢?

    思考間,張貞娘的家到了。只見她在院子里散些米,院子里有幾只土雞追著吃。

    “貞娘最近可好?”高方平在院外拱手道。

    “不怎么好,請求衙內別在來了,草民不恨您,但也不想接受您的恩惠。”張貞娘總是這樣的不溫不火。

    “不是什么恩惠,就是一點吃食果干,帶來給你娘嘗個新鮮。”高方平道。

    “既然不是錢財,那么代替我家郎君謝謝衙內。又請教衙內,我家郎君什么時候能回來?”張貞娘道。

    “我更比你還想他早點回來,因為我危險了,需要高手。”高方平道。

    張貞娘諷刺的語氣道:“不做虧心事就不會有鬼叫門,衙內還需保重自己。”

    “你這娘們好生無禮,衙內以禮相待,動之以情,你就是不給點臉色。”身邊的楊志大叫了起來。

    張貞娘道:“婦道人家不會說話,不會做事,常被叫做敗家娘們。我也不想的,無奈咱家男人都被衙內害得不在家了。所幸家夫還有機會,青面你休要欺負一個女人家,待家夫回來你再去找他討教如何?”

    楊志很無語的看著高方平。

    高方平攤手道:“她就這德行,我也辦法沒有,否則早搶家里去暖床了。”

    “嘿嘿……”不知什么地方傳來笑聲,跟著像是遠去了。

    “哪路好漢,為何不現身相見?好教楊志得知厲害?”

    楊志大聲叫陣,卻是沒人理會。許久后才由某處屋檐徐徐落下一些灰塵來。

    “人去灰才落,此等武藝造化還真有人能做到!”楊志心里駭然,卻為了不讓高方平擔心,沒說出來。

    所謂的踏雪不留痕,檐走灰不落就是這個境界。來去如風,灰塵不是不小心踩下的,而是對方踩過后,屋檐灰塵松動,等對方已經走了很遠,這才被自然的微風把松動的屋檐灰塵吹落……

    開始往回走。轉過一個巷子口,進入了僻靜的地方。

    只見前方一個穿黃衣服的女人攔住了去路,身段很好很優美的樣子。然而她卻蒙著面。

    高方平一陣眼暈,蒙面大俠出現的時候一般乃是殺人越貨的,可一個女人面對著長相這么嚇人的楊志,她為毛不擔心呢。

    這種疑問出現的時候,讓高方平感覺很壞。

    “宵小之輩不敢以面目示人,楊志替你拿下遮羞布,好教我家衙內瞧瞧到底是誰!”

    楊志才管她是不是女人,山賊狀態的蒙面大俠,沖上去打了再說。

    一步兩步。

    楊志沖到第三步的時候寒山一閃,寶刀卻只出來一半。

    突——

    蒙面女跨前一步走,腳尖一挑,一顆石子從地上激射而出,撞擊在楊志即將出手的刀柄上。

    石子粉碎,濺在楊志臉上竟是隱隱生疼,出了一半的刀也硬生生被合起來了。

    “刀是好刀,人卻不過如此。二十合,頂得住,奶奶我便走。”

    嬌斥聲中,黃衣女人猶如幻影一般閃身,在狹窄的巷子里和楊志展開了密集彈打。

    僅僅開場,楊志就已經知道此賊厲害,連刀都出不了,那種每一個動作都被提前壓制的狀態,有點讓人想吐血!

    知道不是對手,楊志聲嘶力竭的大叫:“賊人兇猛,衙內快走。”

    高方平何需他提醒,感覺不妙的時候早就轉身跑了。

    “這等廢材要是能跑了,奶奶我混什么?”

    賊人一邊周旋楊志,步伐旋起,又是一顆小石子從地上打出。

    噗的一下,命中高方平的腳跟。

    “我了個去!”高方平不跑了,捂著腳坐在地上哭了起來。

    為什么會哭高方平也不知道,總之很疼,很沒面子就是了。

    噗噗噗——

    簡直是貓戲老鼠。

    第十七回合,楊志實在支撐不住,被黃衣女賊一招鎖骨擒拿手捏住脖子,整個的被舉了起來。

    “留他性命!否則小爺和你沒完!”

    高方平大叫著。心里那個震撼無法形容。總之電視上史文恭二十回合敗秦明的震撼感,也就這個樣了。這是君臨天下的統治性完虐!

    聽著高方平的呵斥,黃衣女到也略一遲疑,還是把人砸地上了,卻是留了手,楊志只是重傷,沒有殘廢。

    她也不管楊志了,大步流星的走來道:“你個小賊有說話的地嗎?還敢威脅奶奶?”

    高方平眼睛轉了轉,說道:“你且聽我說……”

    “不聽。”

    竟是個殺伐決斷的角色,她一拳把高方平打得眼里全是小雞,跟著一個麻布口袋罩了下來,然后兩眼一抹黑了。

    高方平在麻袋里面亂動,大叫救命。

    “叫什么叫。”

    黃衣女賊很暴力的把麻袋摔在地上,把人摔暈了,然后扛著大搖大擺的走了。

    高方平沒被摔暈,只是為了少點皮肉之苦,裝作被摔暈了,暗暗覺得,老子這次怕是栽了。

    高方平快速冷靜了下來,想憑借感覺,學習電影上的特工辨別一下方向什么的,增加存活幾率。

    然并卵。讓高方平忽然又想起,自己睜著眼睛,也不知道汴京的路啊……

    恍惚間被當做貨物一般的翻來倒去,最終被扔在了一架牛車之上。

    似乎到達城門口了,有官兵盤查。

    如同電視上一樣,那些個官差用槍桿子胡亂在車上的貨物中撥了幾下就算是檢查了。

    高方平沒有出聲呼救,叫了沒有用,相反會造成自己危險,讓官兵送了性命。

    黃衣賊人那種殿堂級的攻擊力不是開玩笑的,大宋的城門環節非常薄弱,別說黃衣賊人了,李逵就能輕易闖過去。

    不久后出了城門,也不知道方向。

    高方平所有心態都有,卻唯獨不怕被干掉。

    不是高方平不怕死,而是此賊若要殺人,自己早就死了二十八回了,且看此賊要拿小爺怎么辦?

    “鮮花開滿山吆……青草綠油油吆……”

    吆吆吆的,高方平聽到幼稚的女童坐在牛車上唱山歌,很悅耳。

    “不許唱。”隨后聽聞黃衣女賊呵斥。

    “嗚嗚……”女童音想是想哭泣,“爹爹教的,我想爹爹了。”

    “不許哭!”黃衣女賊的聲音冷冷道。

    “靠!太過分了!小孩子唱個山歌而已!這也不許那也不準的!將來你要是能嫁出去我就不姓高!”高方平在麻袋中大罵起來。

    “叫什么叫!”

    嬌斥聲中被錘了一拳,疼得忒死,高方平就不說話了。

    “大哥哥你少說兩句,我阿姐脾氣很壞的。”小女孩感同身受的說道。

    “死丫頭!你也不是好東西!”

    聽聲音,像是小女孩被一個暴栗打哭了,到此高方平對黃衣女賊很無語……

    晚間,荒郊野外燒起了火堆。

    高方平在麻袋中聽到了悠然的簫聲,簫聲意境柔和,像是一種懷念情結。

    “我要拉屎,放我出來!”高方平叫道。

    坐在小河邊吹簫的黃衣女人停下,想了想道:“小玉,把那賊人放出來,別讓他的屎尿污染了咱們的糧食。”

    小蘿莉怯生生的道:“啊姐,會不會放出來的時候他忽然把我綁做人質?”

    “不會。”黃衣女人淡淡的道。

    小蘿莉卻是這么小就顯示出了機智來,遲疑著不過去。

    “死丫頭,讓你去你就去。此賊該死,然而他不會對小孩子下手。他若下手也沒用,我馬上治了他,一切在我掌控中。”黃衣女賊道。

    “恩恩,姐姐威武。”小蘿莉就放心了。

    “不許學此賊說話!”黃衣女賊又冷冷道……

    終于出來了,高方平坐在牛車上仰頭看著星空,也不知道這片天距離汴京有多遠?

    “你不是要出恭嗎?”黃衣女子在河邊看也不看他。

    “難道不應該是你怕我跑了,從而在旁邊看著?”高方平好奇的道。

    “你跑不了!就是你手下的好漢也躲不過我的追蹤。其次這里到處是毒蟲猛獸,離開我身邊會死的很難看。”

    被她這么一說,高方平真的不敢走遠,就在附近方便了一下。

    轉眼,高方平狂叫著,朝著河邊的黃衣女賊飛跑來。

本文網址:http://www.ceqank.tw/xs/0/462/339999.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m.a5xs.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99真人娱乐城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