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5小說網 > 軍史小說 > 大宋的最強紈绔子弟 > 第485章 離開前的交代

第485章 離開前的交代

推薦閱讀:都市顏值系統我的弟子從地球來高武之我是秦鳳青承包大明我是狗策劃都市狂少法爺永遠是你大爺木葉之最強肉遁不二妃重生彪悍小萌妻

    高方平繼續在燭火下看著小h話本,一邊yy著大宋的這些特有文化。

    書桌旁邊等候的方琴,則是好奇的看著他眉飛色舞的模樣。絲毫也不知道他心中的腦洞有多大。

    這幾日以來,方琴著急著蘇州那邊的局勢,一直催促上路、謀劃,然而大魔王卻如同草船借箭前期的諸葛亮一般,也不急,也不透露任何消息,就是這樣的穩坐釣魚臺,整晚整晚的看書。

    方琴發現大魔王是個奇人,這些書本之中,他有好多字不認識,偶爾要問方琴“這是什么字”。但是他閱讀量驚人,比任何人都要快,并且看過之后通常都會給予一定的批注,給出了另外角度的解讀和見解。

    那些離經叛道的見解,以及那些腦洞,徹底征服了方琴,方琴覺得這人不是個文青,但是他讀書的時候比任何文青都要神采飛揚。

    方琴不是被大魔王的顏值和魄力所征服的,而是被學問。

    偶然,高方平放下小h話本,看著方琴遲疑道:“哇,你那么入神的看著我,難道有什么餿主意嗎?”

    方琴趕忙回神,有些臉紅,不敢直勾勾的偷看他了。

    “方姑娘,本官對你一見傾心,我發現我已經有點管不住自己了,若能現在拉開你的衣袋帶摸摸你的奶,而你不反抗,真是平身所愿也。”高方平文縐縐的說道。

    方琴猶如被潑了一盆冷水,栽倒在地上了。

    話說在大宋的市井文化里,風流才子直白的對女子求愛是可以理解的。然而此君的說辭,這已經不是直接的范疇,該算什么方琴一時也想不明白。

    “你什么意思,難道你對我的態度都是裝出來的?”高方平好奇的道。

    “不是。”方琴慌忙否認,否認后卻又覺得不妥,于是臉都急紅了。

    高方平瞅著她那很強勢的胸脯道:“說起來呢這是有典故的,叫投名狀,表忠心,明心智。”

    “這都能讓您這么說?”方琴深切的體會到了官字兩張口的厲害。

    高方平道:“我查閱過非常多的摩尼教典籍,上面禁止很多東西。所以沒有事實作為依托,很難讓我相信你的逆反,很難讓我相信你不認同教義。這真不是吹牛,我摸著你的心口,我便可以感應到你的情緒,然后我就會知道你是追求情,還是追求你們的教義。”

    方琴已經徹底無話了。要說吧這事雖然很羞人,不過目下月黑風高的,假如他這個有魅力的男人不用嘴說,而是直接走過來拉開衣帶,那便假裝從了也沒什么大不了的,然而他公然這么流氓還找理由,這讓現場的形式尷尬得只能聽到方琴激烈的心跳了。

    若是梁希玟的話就給小高一拳了,然而方琴不敢這么干,最終起身捂著臉跑了出去。

    身邊的梁紅英摸摸小高的腦袋道:“你又捉弄人,為何老和方琴姑娘過不去?”

    高方平道:“此番事務涉及太大,我實在不敢隨意相信她啊紅英,她可不是對我不離不棄的你。她也不是弱小的武人,而是一個政治領袖。盡管已經確認了此番蘇州大亂將至,但是我依舊有擔心擺平蘇州事件、把她推上位后,她的心態是什么?”

    梁紅英恍然的點頭道:“難怪你這樣捉弄她,還是試探她的本心?”

    高方平點頭道:“是的。好在讓我放心的在于,她真的是個女人,有羞恥之心。她的確對我傾心,這違背她的教義。與此同時她跑了,進一步的證明她的女人心思。對我傾心卻又拒絕了我,這是人性的矛盾。若是相反,她對我傾心的情緒不濃厚卻又答應我,那么蘇州之行就存在變數,真可能扶持起一個比方臘更難對付的存在。”

    梁紅英道:“大道理我不懂,不過加油,我看好你哦。”

    高方平點點頭又道:“那個馴獸博士馬俊,他把我要求的那群狗、牛,馬、鳥,調教得怎么樣了?”

    梁紅英點頭道:“進度不錯,但是大家都不明白你為什么浪費這么多人力進去,這是要開雜技團表演嗎?”

    高方平道:“的確是表演,卻也是打仗,我此番進蘇州和方臘的決戰就要依靠這些。哼哼,不要以為我豬肉平不猥瑣。”

    梁紅英不明覺厲。

    “總之你以后少捉弄方姑娘,不要讓她冷心。還有時候不早了,該洗洗睡了。”梁紅英沒收了他手里的小h話本,把他送進去睡覺了。

    回到房間里,賈曉紅很風騷的模樣在床上擺了個大開大擴的造型,笑道:“相公怎么來這么早,妾身以為此番你怕是要在方琴那個狐貍精的身上,奮斗到天明呢。”

    高方平賊賊的觀察了一下她的造型,嘿嘿笑道:“咦,我制作給你的胸罩呢,為毛不戴?”

    ……

    次日睡了個大懶覺,熊貓跑進來咬開了被子,這才讓溫存在一起的兩個裸奔者起床來。

    昨晚戰況空前,也不知道這個不良少年從什么書里學習了些“破女式”,導致現在賈曉紅頭發散亂、走路捂著腰歪歪斜斜的非人造型。

    然而賈曉紅也十分的留戀,因為這是近期之內和大魔王的最后一次戰斗。

    是的今天之后,高方平就要帶領秘密工作組前往蘇州,親自主持對方臘朝1圣活動的狙擊。

    這關系到整個東南的穩定,需要臨機應變的地方太多,所以必須高方平親自前往,任何人都不能代替。

    相反來說,目下江州雖然超過十七萬難民聚集,雖然沒有軍隊,但是在現在的氣候下,只要高方平在,民眾、以及麾下能吏們的信仰就仍在,江州它就亂不起來。

    賈曉紅一副美滋滋來送的模樣,要求跟隨大魔王上路,然而高方平拒絕了,讓她留下來監控麾下的許多事宜,包括肥皂工廠的組建,江南造船廠的組建。江南冶金局在籌備事業等等,這些都需要自己人盯著,不能出現亂子。

    這些方面,恰好張淑清和賈曉紅是奸商似的能人,能比時靜杰那些人干的更好,富安,則會成為紅三娘清四娘的助理。

    真不是吹的,大江南工業基地的構架,并且以國企方式起步,這已經被提出來了。高方平寫往朝廷的信,已經得到了回應。

    媽的高方平做生意那是根本不用多想,想入原始股份是找不到地方的,兩年左右就把汴京的豬場發展成為一個朝廷直轄的工業縣城,這么猥瑣的賺錢手段別處是沒有的。這下好,他竟然愿意拉國朝入股。

    所以張叔夜、張商英,包括皇帝在內,對此都非常高興。

    這些東西趙佶不懂,然而他信任小高,聽說可以賺錢,國庫一但豐足他內藏庫也就會豐足,所以趙佶現在都不怎么喜歡花石綱了,答應以國家之名譽,組建自負盈虧的江南造船廠,以及財政全補貼的“江南冶金局”。并且,責成中書門下全程把關參。

    蔡京這個時候是不敢逆反皇帝意思的,此外高方平吃相也不算太難看,以朝廷主導,怎么的也比他高方平自己搞要強,組建了“江南冶金局”,好歹還勉強的在工部的掌控下工作,有好處也可以大家一起分,于是在這個事務上,就變為了張叔夜主持工作,蔡京簽字認可。

    總之來說不同意也沒有辦法,別的土豪不能打造戰船,不能玩高端的冶金行業,但是高方平是士大夫,還有皇帝給的制造牌子,他真是自己干誰也阻止不了。

    就這么的,蔡京和皇帝都簽字后,目下江南造船廠、以及江南冶金局在江州的設立,就變為了國家意志。張叔夜一紙文書到達工部和東南,主持東南應俸局工作的朱勔就被打殘了,因為張叔夜說了:現在僅有的漕運,全面用于支持大江南工業基地的第一個三年計劃,已騰挪不出船運給你應俸局。

    言下之意,你應俸局現在是掉毛的鳳凰不如雞,皇帝最近天天在宣德樓找靈感,醞釀我大宋傳世作品《清明上河圖》,已經不愛玩你應俸局送來的花石了。雖然官家沒說裁撤應俸局,然而并無卵用,你朱勔有能力就用馬車送來京城。

    同時張叔夜的文書也警告工部,目下的運力,除了保首都的各項物資運輸外,已經實在沒有余地給其他奇技淫巧,必須全力支持煤炭和鐵礦通過河運,打通京城和江南之間的生命線。

    是的,老張的執政文書上用詞就是大宋生命線,意思就是工部漕運司一但拉偏架,把緊張的船運名額,分撥給無關痛癢的地方,那就是阻礙大宋前進的步伐。

    “關于江南造船廠,以及冶金江南局的組建。這是朝廷主導下的國家意志,是我江州具體執行。”

    高方平高坐上方,進行著離開前的最后交代:“各位,群策群力的時刻到了,江南造船廠,乃是我江州衙門投資、且自負盈虧的國家機構,那么江州的錢又是從哪來的呢?是從我高家的錢莊貸款的,也就是說玩脫了,直接就是我大魔王損失。媽的我總不能讓富安帶著一群打手去朝廷收賬去吧?所以我不許你們本地的官員去參與吃喝卡拿。與此同時,你們這些官員不參與經營,卻要全面支持,要解決造船廠面臨的一切難題,諸如用地的審批,就業人群的選拔推送,這些,全部都是可以采取積極態度的。”

本文網址:http://www.ceqank.tw/xs/0/462/1216094.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m.a5xs.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99真人娱乐城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