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5小說網 > 軍史小說 > 大宋的最強紈绔子弟 > 第903章 兩方都是有授權的秘密行動

第903章 兩方都是有授權的秘密行動

推薦閱讀:都市顏值系統我的弟子從地球來高武之我是秦鳳青承包大明我是狗策劃都市狂少法爺永遠是你大爺木葉之最強肉遁不二妃重生彪悍小萌妻

    整齊、裝備精良的五千甲士們在急行軍。Α5XS.COM Α5小說,中文閱讀網,好看的小說,更新快小說網

    因早前緊張的局勢,部署于宋遼邊境的劉法部,在接到代理宣撫使高方平將令后,從河間府緊急出兵,以騎兵姿態晝夜兼程的趕往滄州。

    徐寧性格和劉法截然相反,有點像個官僚,基本沒戾氣。但是劉法戾氣深重是個火藥桶。從調軍命令上解讀,此番高方平點將劉法而不是徐寧,就能知道,此行滄州絕對不是一般任務。估計真要打仗,所以點了劉法去殺人,而不是讓徐寧去嚇人。

    依照命令,劉法將軍進滄州時候乃是深夜,距離公雞報早還有好一陣子。

    夜間的城池都是封閉的,但依照高方平命令必須突擊,不能讓地方守軍有時間準備和泄露消息。

    于是劉法將軍下令,首次采用了“翻山虎特種突擊戰”突擊滄州城。

    這個特種突擊戰術的原型,就是最早根據虎頭玉麾下的那四個丫頭的封號提出的,有過這些年發酵,也慢慢的成熟了。

    人數也無需多,無需殺人。雖然高方平預測滄州守軍和差人都已經腐了,但政治層面上還是不能有太大動靜。于是特遣隊依托先進的裝備,短時間突擊上城后也沒有殺人,猶如土匪一般的把刀架在那些打瞌睡的守軍脖子上,亮明腰牌,挾持打開了城門。

    也就是說,在毫無征兆之下的深夜,精銳系的禁軍之一就開進了滄州,接管了一切防務和政務。包括州衙在內都失去了權利。宣撫司宣布:這里的文官系統都已經不被信任,列入宵禁的行列,不許走動,不許出門,等候排查。

    制置使和都裝運使什么的沒有民政權,就像當時主持宋夏之戰的高方平,也只有軍權和財權,但管民的權利仍在張威意那些知府知州的手里。不過作為規格最高的皇帝特使宣撫使,是有這個權利的。

    于是滄州就真的被瞬間接管了。

    除了滄州地方軍被依據宣撫司命令限制在軍營內部宵禁外,劉法帥其主力陣容最快速度包圍了柴家莊。

    麾下將領們感覺壓力很大,仰頭看著柴家莊那龐大的規模,以及那仿佛門神一般、擁有太祖皇帝題字的牌坊,遲疑著不敢行動。

    “不要猶豫,本將命令已經下達,所謂捉賊要拿臟,一但行動不利,有時間差被反賊利用,銷毀了他們內部那些不可告人的東西,咱們才是危險。所以必須快狠準,強勢突擊,最快控制住形勢。”

    作為一個歷史上有過屠城舉動的狠人,劉法將軍這么解釋道。

    “可太祖皇帝的……將軍,此番到底是哪來的軍令?咱們的行為,基本可以和造反相提并論了。”

    在早前的時候出兵滄州當然是機密,屬下們只聽劉法的調遣。然而現在進了滄州后,欺負地方軍也就不說了,忽然性就包圍了柴家,說要突擊拿賊。于是許多軍頭都是有疑慮的。

    劉法道:“乃大宋中書侍郎、資政殿大學士、北方代理宣撫使高方平授權的此番行動。你們這些軟蛋有什么不敢的,作為軍人,聽朝廷命令行事就行,既有高相授權,也未被樞密院撤銷命令之際,宣撫使的命令就代表朝廷和皇帝意志。再說柴家只是紙老虎,有什么可怕的。高相又不是第一次和他們交鋒,當年高相區區一個縣級永樂軍知軍,照樣擼得柴家沒脾氣,那個柴繼輝現在還關在刑部呢,你們誰見天塌了?就算真的塌下來,自有高相頂著,怕個鳥。”

    “命令。立即突襲柴家莊,不許讓其有準備時間。行動宗旨原則上以控制為目的,但進入之后需要表明身份,若遇到抵抗可以有限反擊,若我部軍士發生傷亡,則自動升級為軍事平亂行動,沒有死亡指標。需要注意的是保護好自身,對手是狼,已有畢世靜部的五十軍情密探犧牲在了滄州。”

    大狠人劉法發布了最后的作戰命令……

    種師道帥一個廂的精銳,接到高方平命令后已從真定府開進河東,進行威懾,配合宗澤實行河東軍內部宵禁。

    不過作為放長線釣魚的一個環節,整個河東軍都被解除了防御權,限制在軍營了。然而卻唯獨留下了駐防相州的平海軍的行動權。

    于是呢理論上呼延慶率領的平海軍,就可以在相州境內任意行軍、而無需專門找誰報備。

    平海軍的麾下們苦大了,嚴格來說他們雖然是禁軍,卻并非精銳系,平時大多時候是養尊處優的。然而此番,呼延慶忽然下命令說是進行為期三日的野外拉練。

    于是哭天喊地中,大家就卷鋪蓋開始急行軍了。

    行軍方向竟是無限靠近大名府轄區,朝間河口的移動。

    畢竟是朝廷的部隊,出了問題是要有人掉腦袋的。所以到接近間河口的時候,有許多麾下指揮使覺得不對了。在前往就是河北路范圍了,這次所謂的拉練行軍越來越不對頭。

    于是三個指揮使一起抱拳道:“呼延將軍,咱們不能在往前,別說離開河東進河1北,就算在河東境內,咱們也只能在相州地界行軍,在往前移動若被人看見,那是要掉腦袋的。”

    到此,身形魁梧的呼延慶才哈哈笑道:“之前是機密,其實咱們此行的任務是捉拿國賊,正需要在間河口,狙擊一伙心懷不軌的大宋國賊。”

    兩個指揮使皺眉道:“河東之軍隊,進河北路拿賊?這似乎有些說不通?”

    呼延慶罵道:“什么說的通說不通的,有那么多的規矩?只要有命令就可以行動。這是上面考慮的事。這事在軍中雖然不常有,卻也可以理解,興許河北路軍系存在嚴重問題,已經不被樞密院高層信任了呢?”

    “卑職等無意冒犯,想請問此番要拿的是誰?又是那個衙門授權的行動?”許多指揮使一起問道。

    類似的軍事暗殺行動在后世也是有的,當然不能公布要狙擊的是誰,因為知道了要狙擊誰之后,真會導致行動的軍隊跑光的。

    “要拿的賊到底是誰本將也不清楚,但是命令就是命令,此番行動乃是機密,已經獲得了樞密院高層授權。”說著,呼延慶真的掏出了一份文書在手里,的確是樞密院的文書。

    于是屬下們強勢要求:查閱授權文書。

    呼延慶覺得這些人廢了,如此膽小,一點擔當都沒有,如何成大事。然而罵了也沒用,他們就是要看授權文書。他們就不敢進河北地界。

    他們是禁軍,高俅調教出來的部隊就這德行,不作為,極其膽小,安全第一,不愛闖禍。

    因為只會裝逼的高俅老兒,就是這么要求他們的:老夫不要求你們有大作為,都給老夫機靈些,少給老夫捅婁子就是功勞。

    既然如此穩定就是功勞,熬到了年限就升職,誰他娘的喜歡做事啊?

    于是無奈之下,呼延慶只有把樞密院命令交給他們查閱,真的沒有辦法,沒有命令的話,呼延太了解這些奸賊的尿性的,他們鐵定一起捂著肚子說要拉屎,然后采用尿遁大法做逃兵。

    高俅的麾下怎能有逃兵呢,于是就算真發生了也處理不了這些人,高俅會出來維穩,大事化小的。因為人家有理由:這和朝廷體制不符,和殿帥爺的要求不對口。

    是的大抵上,高俅老兒這個陸軍部長就是這么管理軍隊的。大宋軍隊沒有戰力但是忠心,就因為高俅老兒這種人比較多。建制派都這德行。

    就此情況下,許多安全第一的小軍頭們都來參與審閱文件了,的確是樞密院文件,的確是樞密院高層授權,乃是大宋樞密都承旨鄭居中大人授權的這次行動。

    原則上,若有建制派文官在場監軍的話,就會發現這種文件通常需要簽樞密院事授權轉發,而不是樞密都承旨。

    無奈這些人是老粗,不太懂得大宋政治細節,而樞密都承旨在職級上也基本和簽樞密院事平級,一個負責督查的政治部主任、一個秘書長的區別而已。

    再加上大家有印象,此番從滄州開進河東換防也是鄭居中大人授權的,并沒出幺蛾子,在北1京換取排票的時候,北京駐泊司批準了,那么大家理解為:現在的政治形勢,鄭居中基本主持樞密院日常工作,畢竟簽樞密院事是空置的。

    這些和稀泥的兵痞最深刻的印象是,老早以前張叔夜相公是簽樞密院事,于是幾乎所有的這類文件都是張叔夜簽押、然后執行的。張叔夜如今貴為軍相,這種小事當然忙不過來了,那么鄭居中負責也說的過去。

    于是最終這些家伙才同意繼續行軍,開往間河口拿賊,希望趕緊完成了任務,回相州燒烤去,什么勞子的拉練,真是苦死人了。

    到達間河口,正巧一艘大船因河道上有阻攔,在這個半夜時分停止了前進,看模樣明顯是官船,然而并未懸掛旗幟。

    “這就是咱們的目標,傳本將令,開始攻擊,用神武炮轟沉這艘大宋國賊所乘坐的賊船。”

    呼延慶一看得來不廢功夫,覺得此番高方平死定了,老子們呼延家的委屈也算是可以報了。

本文網址:http://www.ceqank.tw/xs/0/462/11543001.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m.a5xs.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99真人娱乐城真人游戏